觀點投書:柯P有出路,娼妓沒活路!

2018-09-24 05:20

? 人氣

作者認為,柯文哲應拿出推動公共住宅、社子島開發案一樣的魄力與決心,針對落實性交易合法化,拿出積極的具體作為。(資料照,林韶安攝)

作者認為,柯文哲應拿出推動公共住宅、社子島開發案一樣的魄力與決心,針對落實性交易合法化,拿出積極的具體作為。(資料照,林韶安攝)

2015年6月15日,8位中高齡的婆婆媽媽,以10萬元的代價,藉觀光名義赴泰國企圖運輸海洛因回台,在桃園機場當場被警方查獲。她們多半都是先後在台北市工作的中高齡流鶯,而其中3位6、70歲的是日日春所熟識的。本案歷經三年多的訴訟,在今年8月底定讞,她們被判了八到十五年不等的刑期,即將入監服刑。

回到案發時間點,當時的法務部長羅瑩雪才剛批准並執行6名死刑犯槍決。按一般社會期待,執行死刑應該能夠嚇阻犯罪行為,那為何沒有阻斷她們運毒賺錢的念頭?重要的是,為何老流鶯會為了10萬元鋌而走險當運毒車手?我們認為,本案深刻反映社會的結構性問題!那就要問,這是誰該負的政治責任?

2011年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法,地方政府得因地制宜合法管理性交易,但是至今快七年卻沒有一個地方首長敢落實。社維法91-1條形同具文是藍綠的歷史共業,當時執政的馬政府以「地方自治」的美名包裝,實際上卻是把燙手山芋丟給地方。2014年底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在日日春與流鶯十數次抗議後,柯市長去年終於表態性交易應合法管理,但至今仍無積極作為。因此,面對本案台北老流鶯的處境,尋求連任的柯市長當然是難辭其咎! 

老流鶯為何鋌而走險當運毒車手?

提及從娼賣淫,一般人可能無法理解好手好腳,為何一定要做這行?也很難想像台灣社會發展至今,居然還有人窮到要去賣淫,甚至為了區區10萬元跑去運毒?台灣的性工作者中,流鶯是最低檔、最底層的,且通常需要長期靠當流鶯維生的,多半都是中高齡者。在主流勞動市場中,她們普遍是快被淘汰的勞動力,賣淫因而成為貧窮處境中的求生管道,老流鶯的存在正反映長年台灣社會階級與貧窮的根本結構問題。

這趟運毒行的八人中,日日春熟識的三位都是為了當車手的10萬元酬勞鋌而走險。其中年紀最大的是今年71歲的阿桂,不識字的她早年在西門町一帶擺攤賣吃的,因經營不善賠錢,進而下海還債、養家活口。長久以來的操勞,使她罹患乳癌,她為了救命而切除一邊乳房,因此生意及收入一直以來都不好。即便如此,她還是勉力負擔植物人老公的醫療直到他往生。但是近年競爭越來越激烈,性工作所得已不足以支應生活,在幾乎沒有客人的情況下,踏上運毒這條路。阿桂的刑度是同團中最高的,因為她主張運送的是犀牛角粉,被查獲才知道是海洛因,法官認為阿桂不願認罪,所以判了15年多。面對即將入監服刑,阿桂心中很清楚將老死在監獄裡。 

20170906文萌樓留有公娼館時期鐵窗(謝孟穎攝)
文萌樓於公娼館時期鐵窗(謝孟穎攝)

第二高齡的是62歲的小玉,早年弟弟家意外失火延燒到三戶鄰居,弟弟和爸爸因而需負擔民刑事責任。面對家中經濟無法負擔300萬元的民事賠償,小玉念及親情和弟媳幫忙照顧女兒的情分上,決定一肩扛起家裡的債務。單親媽媽的她,為了更快速賺錢並兼顧晚上要照顧小孩的需求,從卡拉OK店工作,轉為從事私娼當流鶯。

多年以來,因為性工作是非法職業,無法合法貸款,小玉在面臨經濟周轉不過來的時候,就會向非法的高利貸「日仔會」借錢。然而,隨著年齡越大,靠性工作收入償還就越加困難,原先僅為周轉的「日仔會」就變成債務越欠越多,直到2015年實在入不敷出,債務也從三萬元利滾利變成十萬元。小玉不願每天望著債務往上翻倍加成,且獨生女是基層勞工,早已自顧不暇,小玉也不願開口讓孩子擔心,為了償還債務,因而走上運毒一途。

對流鶯而言,長年戶外街頭候客的形式,加上經濟負擔與非法勞動的壓力,都造成很大的身心耗損。阿桂跟小玉這些老流鶯,都沒有當年廢公娼的劊子手、前總統陳水扁所擁有的條件、資源與特權─14次保外就醫不斷展延、連年除夕在家圍爐,還可以接受媒體訪問。縱然法官已盡可能減刑,但八到十五年對她們而言幾乎就是站著進去、躺著出來!

小玉自十年前就與日日春一起並肩,為爭取性交易除罪合法化努力,因為她充分經驗非法勞動的代價,也是少數願意挺身而出爭取合法的性工作者。如果從娼被視為一份合法職業,她會有多一點正式的借貸選擇,不必往高利貸去借錢紓困,也不至於陷入目前的處境。

柯市長,面對階級問題,落實性交易合法化

從階級與解放的觀點,性交易合法化雖無法根本解決貧窮,但因為從娼是在各種利害衡量下,因應現狀的務實選擇,所以落實合法化的重要性,是讓他們在貧窮處境中至少能安身立命。合法管理能夠化暗為明,性工作者可獲得基本職業保障,也能夠組織起來爭取較好的勞動環境與條件。

20170906文萌樓「我本善良,何需從良」特展-前公娼白蘭於檳榔攤與姐妹見面(謝孟穎攝)
前公娼白蘭於檳榔攤與姐妹見面(謝孟穎攝)

本案發生在柯文哲上任第一年,而她們也是在台北市討生活的底層人民,我們認為柯市長無法置身事外。柯文哲去年8月終於因為萬華文史工作者高傳棋的詢問,公開對媒體表達「性交易應合法管理」,且今年在網紅呱吉的直播節目與議員童仲彥的議會質詢,都再次重申此立場。 

然而,面對底層人民的生存問題,只有口頭表態夠嗎?柯市長,要連任就拿出推動公共住宅、社子島開發案一樣的魄力與決心,針對落實性交易合法化,拿出積極的具體作為。否則柯市長白色力量的進步價值就淪為空口說白話,只顧自己連任的出路,卻讓底層娼妓沒有活路!

*作者郭姵妤、蕭怡婷為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秘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