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之窮難道是前世命定:《窮人》選摘(2)

2016-08-08 05:40

? 人氣

為了脫離貧窮,甚至要遠赴異國從事性工作者?(圖/截取自Youtube)

為了脫離貧窮,甚至要遠赴異國從事性工作者?(圖/截取自Youtube)

如今每當我想到蘇妮,都會想起她用手碰胸部和甩開雙臂的動作,彷彿她上氣不接下氣。我腦海中浮現的是一個呼吸困難的人的模樣。

我不必像總理那麼有錢;她哀怨地說。假如我有錢,我只要給我小孩……

那年一美元可兌換四十五泰銖,所以蘇妮的盤算相當於兩百二十五美元左右,這個錢要我出毫無困難。但這麼做會有什麼幫助嗎?

我媽說我沒教養,不過老實說我很聰明……——她接著傾身向前,把奶子往我這邊擠過來。我女兒在銀行工作;她有車,可是她什麼也沒給過我。我倒也不想給她添麻煩!其實她有時候會給我五百銖,多多少少啦……

簡言之,蘇妮這個號稱供養者的人搞不好其實是個吸血鬼。老母親目光低垂,難為情地摸弄著地板。

我沒喝醉的時候是個安靜的人。我已經醉了二十年了。如果不把自己灌醉,我就睡不著。威士忌比男人更尊重我!我媽從來不喝威士忌……

妳認為為什麼有些人窮,有些人富有?

她張手比劃了一下說:我們相信佛家的看法。有些人有錢是因為他們上輩子付出很多。他們給出去的東西會在這輩子回到他們身上。

共產主義認為人會窮是因為有錢人把他們的一切全拿走了,妳認為呢?

對,因為以前我在日本的時候——

別聽她胡說,老母親說。她從沒去過日本!

可是通譯很確定她去過。最可能的情況是她真的去了,只是從沒告訴過她媽媽。好些年來,我都會在帕蓬看到一群鶯鶯燕燕站在YOUR’s HOUSE的大招牌下,其中十來個會穿紅、藍或粉紅色的低胸長袍,站在最邊邊的燈光和門廊底下,她們身後的門幾乎從來不會打開;在曼谷辦護照的地方,我見過差不多一整輛巴士的女孩子,跟帕蓬那些小姐像得連身上的粉彩長袍都一樣;一名東洋男子正出錢幫她們辦前往日本的簽證,毫無疑問這是因為他有顆純潔的心靈。在東京的紅燈區歌舞伎町,前前後後有一些蘇妮的女性同胞幫我斟過酒;有一次我問三個穿低胸長袍的小姐,她們的媽媽知不知道她們現在人在哪個國家;她們一聽,都笑得合不攏嘴,趕忙抬起手往嘴上輕拍。

無論如何,我們的國王很好!蘇妮充滿愛國情操地叫道。他總是在給予。

我問她母親,她是不是也認為有錢人、公司企業或國家可能至少也該為她的貧窮負責(喔,抱歉,她並不窮)。她以典型的泰國方式表示同意,但事實上那不代表任何意義。她跟女兒一樣信佛,她知道她的前世決定了今生。

這麼說,如果妳這輩子窮,就表示妳上輩子做了不好的事?

當然,蘇妮幫她回答。不一會兒,她把短褲往上拉,讓我看到她皺巴巴的大腿。

外頭一個身上有刺青的鄰家老頭剛好經過,從窗戶瞄了進來。進來坐!她用快活的英文向老頭尖叫道。老人走進來時,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蘇妮十七歲就嫁了第一任老公。(八旗提供)
蘇妮十七歲就嫁了第一任老公。(八旗提供)

可是她連暫時忘掉雇用她的那家非法清潔公司都沒辦法,那家公司等於占有了她,從不讓她休假,所以她只好自己放假,比方說現在,任何她需要借酒澆愁的時候。她就這樣在她選擇的住所坐著,沒錢領,喝掉的半瓶威士忌已經讓她的血液甜甜膩膩,但她依舊擺脫不了她的工作!沒有自我表達,就沒有自我,想必這就是為什麼暴行的受害者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返恐怖現場,無論善心人多少次建議他「忘了那一切吧」。蘇妮的工時是從早上八點到傍晚五點十五分。由於公司付給她的是八小時的工錢,所以照理說她有一個小時的午餐時間,還有某個時候可以休息十五分鐘。「從早上八點到傍晚五點十五分」這句話我聽得熟爛了,因為每次我見到蘇妮,她都會反覆說上三四次;那已經成為她的生活標竿。大部分人應該不會認為一天工作八小時很過分,所以我們不如現在就斷定蘇妮其實沒什麼好抱怨的;但她竟然需要這樣發牢騷,以至於她顯然正設法(透過酒精)追求的那種愉快的忘卻狀態卻因此遭到荼毒,這真的會讓人瞧不起。總歸一句話,在我們期待窮人會選用的治療藥方中,維多利亞時代的知名處方「安靜克己」至今依然是銷量最廣的神效瓊漿。可是不知何故,蘇妮就是不肯閉嘴。每當她又老調重彈說起她那份工作——她提這件事的頻率就跟一條拚命朝前撲的獒犬因為自己的鍊條反彈、不斷被往回扯的情形不相上下——她就會開始伸手拍打空氣,聲音也變得尖銳而粗嘎。她實在太恨她的老闆,太恨她的公司了。簡直是勒索!她不斷大聲嚷嚷。

妳的話太多了!一名婦人隔著三棟房子叫道。 

蘇妮把貓抓起來,沒來由地拍打她,不過不算太用力。貓逃跑了。她對我說:也許我可以重回餐館工作。我可以當服務生!來,我表演給你看:你要哪一種咖啡?濃的還是不濃的?我老闆喜歡我的特調。我幫他泡咖啡的時候會加一匙半的糖。

鄰家老頭對我眨了眨眼,然後說:妳的意思是一公斤半的糖,加上大量威士忌!

大家都說我很聰明,蘇妮繼續說。當個布爾什維克不成問題!早知道就留在俄國……

才怪,最好妳是留在美國,待在他們昨天炸掉的那棟世貿中心!然後他們就可以把妳轟下來!

大家聽了都笑了起來,連一本正經的老母親也不例外;蘇妮一邊咯咯笑一邊揮手擊向空氣,差點笑岔了氣……

 

威廉.福爾曼(William T. Vollmann)新著《窮人》(八旗文化)。
威廉.福爾曼(William T. Vollmann)新著《窮人》(八旗文化)。

威廉.福爾曼(William T. Vollmann)著有多部長篇小說及故事集 ,當中包括批判暴力的七冊巨著《暴起與沉淪》(Rising Up and Rising Down),探索美國「火車扒客」地下文化的《行向無窮處》(Riding Toward Everywhere),記述性別跨越經驗的《朵蘿瑞絲之書》(The Book of Dolores)等等,本文選自作者新著《窮人》(八旗文化),為探索「你為什麼窮?」他走遍世界各地,歷時二十五年,完成這部作品,直視貧窮,並引人反思貧與富的真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