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雄觀點:如果我是醫生,要怎麼診斷台灣的困境呢?

2018-07-31 07:00

? 人氣

作者從六個角度來診斷台灣的病,而唯一的解方是要認清,強大的中間力量跟經濟實力,才是台灣民主的保障。圖為總統蔡英文。(資料照,龍德成攝)

作者從六個角度來診斷台灣的病,而唯一的解方是要認清,強大的中間力量跟經濟實力,才是台灣民主的保障。圖為總統蔡英文。(資料照,龍德成攝)

台灣目前的處境非常為難,對外不斷地受到打壓,對內不斷地遇到陳抗。如果我是一個醫生,我會如何診斷台灣目前的困境呢?
 
在精神方面,台灣現在的本土價值有點人格錯亂,既要正名建國,卻又不敢去找攔阻他們的老共,美國,以及民進黨政府抗議。這些人說起捍衛台灣主權的話來勇氣十足,但要叫他們去天安門拉布條,去AIT丟雞蛋,去總統府撒冥紙,卻膽小如鼠。所以既然貪生怕死,只好拿油漆去羞辱一個死人。因爲潑漆只會易科罰金二仟元,法院還會再加送每人一幅「台獨英雄」的匾額。
在心靈方面,台灣現在的轉型正義有點情緒障礙,嘴巴講公義,心裡卻充滿仇恨;表面說和解,背後卻趕盡殺絕;說要忘記歷史傷痛,卻不斷挑起分化對立。他們的支持者最擅長的是網路的集體霸凌與謾罵,因為那些不願意向歷史的仇恨告別的掌權者, 從來不是為了正義,而是為了害怕失去權利。
 
在理智方面,台灣現在的執政黨有點精神分裂,想獨立,又怕死;想嫁給美國,又沒條件;想做日本小三,又不夠漂亮;想賺人民幣,又嘴硬。「要吃不討賺」,只好關起門來,欺凌自己小孩出氣。因為打哥哥,旁邊憨儍的弟弟還會鼓掌叫好。
 
在體質方面,台灣現在的經濟有點外強中乾,表面的數據看起來肥吱吱的,可是投資的衰退,內需的減緩,再加上物價的高漲,卻讓感受最切身的庶民經濟,產生一種嚴重的失調與落差。政府想南向,沒市場;想西進,沒膽量;想叫外資和台商回來,沒本事。只好硬著頭皮搞前瞻,讓台灣成為軌道王國。因為錢灑下去,多少還有點油水可以撈。
 
在體力方面,台灣現在的能源有點長期透支,想增加電量,又不聽專業;想天天吹冷氣,又不要便宜乾淨的核電;想開發綠能, 又不願面對再生能源的侷限與不穩定性。只好多燒碳,叫人民慢性自殺。因爲誰會得肺癌,只能看每個人自己祖先的庇蔭與造化。
 
在人際關係方面,台灣現在的當權者有點自欺欺人,想要交朋友,又四處挑釁;想要出去跟別人玩,又不願遵守規則;想要跟人家對幹,又沒有本錢。只好有事没事到外面膨風,刷一下存在感,再回家討拍拍。因爲支持他們的選民,再笨,再壞,再没出息,也要寵愛自己的小孩。所以只要哭喊一聲:「台灣人被欺負了!」就可以讓支持者同仇敵愾,槍口一致對外。這種八點檔連續劇的民粹戲碼,20年不變,因為悲情牌跟同情票,永遠有收視率。一個國家,領導人沒有智慧,支持的羣衆理盲,那最後就一定是找所有的人民一起陪葬。
 
我慶幸自己不是一個醫生,因爲台灣這病只怕有點為難。其根本的病因乃在於統獨的紛爭,不過那都是假議題,只是政客用來騙選票的工具。現在唯一的解方乃是要認清,強大的中間力量跟經濟實力,才是台灣民主的保障。然而上若有蠹政病民,下必有枯魚病鶴。台灣人民若還要自甘受唬弄,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志雄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