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中國式科學─霧霾原來是救星

2018-07-24 07:10

? 人氣

中國研究指稱霧霾可以促進森林快速生長。北京霧霾。(美聯社)

中國研究指稱霧霾可以促進森林快速生長。北京霧霾。(美聯社)

《中國青年報》報導,最新有關霧霾的研究結果稱,森林在霧霾天長得更快。霧霾屬於大氣「氣膠」的一種,而氣膠會影響全球森林的光合作用效率,濃度越高、光合作用的效率越高。

相關論文二0一八年六月發表在《氣候變化生物學》期刊上,論文第一作者是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的博士生王欣。王欣和指導老師、中國科學院植物所研究員劉玲莉的研究表明:霧霾越嚴重,森林越是加快生長;反之,霧霾侵襲減少,光合作用會減弱,森林的生長速度必將變慢,為人類承擔減碳任務的能力將下降。

中國官方對此一「研究」結果如獲至寶。報導稱,王欣的觀察將幫助人類進一步認識霧霾。「過去,科學家對霧霾的研究多半集中在對人體健康的影響,鮮少關注霧霾在整個生態系統中引發的變化。」換言之,雖然霧霾對人體健康有所損害,但它卻可以在推動植樹造林方面做出有益的貢獻,中國民眾應當以「大局」為中,犧牲小我,成就大我,用自己的健康來換取「全國山河一片緑」,這是何其光榮的犧牲和付出。

當然,中南海裡的諸君擁有高級的空氣凈化機器以及經過提純處理的空氣,號召人民學雷鋒的超級富豪陳光標也將推出販賣「瓶裝空氣」的商業計劃。受不了霧霾的中國人,要麽「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努力上進,躋身為中南海中的一元;要麽拼命掙錢,買得起高價的「瓶裝空氣」,就能保全性命於霧霾肆虐的盛世了。

北京霧霾。(美聯社)
去年耶誕節前的北京霧霾。(美聯社)

王欣博士的研究成果,即便不能獲得諾貝爾化學獎,至少也能獲得中國自己設立的「孔子和平獎」吧——這種研究,顯然不僅僅是科學,更是政治,它能改變中國民眾對霧霾的看法,也能改變中國民眾對製造霧霾的元兇的看法:竭澤而漁的經濟發展模式及其背後專制獨裁的政治模式乃是「新時代的中國特色」。

王欣博士洋洋灑灑的論文堪稱「中國式科學」的典範。科學有很多種,科學不是普世的,「中國式科學」跟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一樣,無疑是獨一無二、獨樹一幟的。中國式科學,讓人不禁想起當年納粹德國倡導的「日爾曼人的科學」。因為愛因斯坦是猶太人,所以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被排除出「科學」的範疇,愛因斯坦本人也被驅逐出國。納粹只允許那些血統純正的日爾曼人的科學家,研究那些支持納粹意識形態的科學項目。對此,因反對納粹而流亡海外的作家托馬斯·曼指出:「在我眼裡,任何從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五年德國印刷到書籍比毫無價值還嚴重,任何人連碰都不想碰。它們充滿著血腥和恥辱,應該化為紙漿。」這句話也可以用來形容王欣博士的研究成果。

氣溶膠的散射光施肥效應示意圖(左),王欣在野外觀測(右)。(新浪網)
氣溶膠的散射光施肥效應示意圖(左),王欣在野外觀測(右)。(新浪網)

王欣博士的仕途未來一定順暢,未來有可能成為當年在蘇聯生物學界一手遮天的「科學家」李森科那樣的權威人物。李森科是一個沒有受過多少教育的農夫,卻成為最高蘇維埃的代表,並且躋身三個學術機構的會員,還擔任蘇聯科學院遺傳學研究所的所長。他曾三次被授予史達林獎,獲社會主義勞動英雄稱呼,還八次獲得代表最高榮譽的列寧勳章。李森科掌控蘇聯的生物、農業和醫藥等領域,時間超過二十五年。李森科事件是政治干涉科學的代表事例。其間蘇聯有良知的科學家幾次試圖反對他,都被以政治手段打擊,或勞改,或處刑,使得蘇聯的生物遺傳學落後世界至少兩代人的時間。而中國的生物界由於蘇聯的影響,一度也以李森科的理論作為遺傳學的正確理論。

王欣的「霧霾就是好」的研究表明,在今日中國,科學完全走出政治強權的陰影,仍然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控制論的創立者諾伯特·維納説過:「科學是一種生活方式,它只在人們具有信仰自由的時候才能繁榮起來。基於外界的命令而被迫去遵從的信仰並不是什麼信仰,基於這種假信仰而建立起來的社會必然會由於癱瘓而導致滅亡,因為在這樣的社會裡,科學沒有健康生長的基礎。」習近平及中共暴政不倒,中國的科學研究不會好。

*作者為旅美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