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青龍觀點:從蔣月惠效應號召全台失業青年從政

2018-07-24 06:50

? 人氣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爆紅。(張祐銓臉書)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爆紅。(張祐銓臉書)

日前屏東縣政府執行拆除公勇路拓寬工程的牴觸戶,衍生縣議員蔣月惠咬女警、在警局前道歉卻放聲大哭的花絮新聞。原本大概就是一件供人茶餘飯後的八卦談資,但卻在一位深入地方報導的記者筆下,帶出了蔣月惠議員投身政壇背後的辛酸,以及她持續不斷關心地方、協助弱勢的努力,加上現代網路傳播的無遠弗屆,致使新聞事件急轉直下,蔣議員由黑翻紅變成全國炙手可熱的媒體新寵兒。就連有些基層員警都公開貼文支持她:「原以為蔣月惠是白目,但沒想到是政府利用警察鎮壓抗議者。」

這幾日來,各大媒體追著蔣議員跑新聞,讓她感受到從未有過的禮遇與關注,甚至有人把蔣議員比作台北市長柯文哲,拱她出來選市長之類的傳言。但是人紅有是非,在網路上也開始有網民酸言:「原來咬女警就可以暴紅啊!」,雖然此言欠缺思考,沒有真正了解蔣議員「咬女警暴紅」事件的背後,其實是她過去四年的問政態度、為弱勢發聲、甚至是過去35年來為肢障孩童努力募款的結果。之所以暴紅,乃是因為事件前後的落差太大、超乎我們的想像所致,並非只是咬女警一端而已。

作為一位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可謂民代中的孤鳥,沒有任何顏色的黨派色彩,也沒有有力人士或財團的奧援,其在議會上不受重視程度,根據蔣議員的說法,議長在議會上會直接跟她說「蔣月惠你不要發言」或「我們議員沒有人會跟你連署」、「你不要講話」、「你不要提案」之類的話。但是,這些都不礙於她為弱勢發聲的努力和決心,甚至她覺得這樣反而比較好做事,因為「他們」很喜歡「摸頭喬事情」,反正她是孤鳥,也不會有人來摸她的頭,她想講什麼就講什麼。

20180722-屏東縣議員蔣月惠22日上午出席時力議員參選人張祐銓競選辦公室開幕,與立委黃國昌擁抱。(截圖自張祐銓臉書影片)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出席時力議員參選人張祐銓競選辦公室開幕,與立委黃國昌擁抱。(截圖自張祐銓臉書影片)

相較於蔣月惠議員這樣的政壇孤鳥,我們實在很難不去想當前台灣政治,的確是被一些所謂的政治家族或利益團體所把持著,以致於長期以來台灣的民主發展,就像是一場又一場的政治利益分贓版圖的消長而已。近幾年來,這樣的政治甜頭,竟然開始出現所謂的「政二代」(甚至有些已經是「政三代」),所謂利益的世襲罔替,大概也不過就是如此了。

請看2016年的立委選舉中,竟然就有一半的候選人是政二代,再看今年2018年的縣市議員選舉,也有近三成的政二代候選人,加上老的政治勢力尚未完全退去,台灣的政壇,看來看去,幾乎就是同一批人以及他們的下一代或接班人。政治成了權力與金錢的家族或團體,不斷自我複製的最佳工具,「選賢與能」的選舉口號在台灣早已成為不可能的神話。

或許筆者不該貿然貶低了政二代參政的能力或熱情,也或許他們之中真的不乏有政治理念與熱情的年輕人,但是他們一旦進入地方選區,仰賴上一代人那種「傳統窠臼」、「樁腳政治」的操作手法,那麼,即使他們搖著青年參政大旗,但實際上他們能說的、能做的,卻永遠還是老政客的那一套東西。更不要說,大多數的政二代,說穿了,也不過就是「肥水不落外人田」的心態而已。

陳明文(左)向民進黨新竹縣黨員及幹部力推鄭朝方(中)代表黨參選年底新竹縣長大選。(圖/方詠騰攝 )
前新竹縣長之子鄭朝方(中)將參選年底新竹縣長大選。(圖/方詠騰攝 )

這樣的民主發展,真的是我們台灣人民的福祉嗎?由現任或前任議員把持樁腳、形成地方政治勢力的現況,最直接被衝擊的,無疑是那些沒有背景、沒有財團支持的年輕參選人,而他們恰恰卻是台灣政壇目前最需要的新血與活力。蔣月惠議員的這一波新聞效應,它所突顯的不就是敢講敢衝的政治素人或孤鳥,它不受以往政治利益版圖影響,也沒有傳統黨派的政治包袱,講出她真正想講的話而已嗎?

筆者從蔣月惠議員的現象中,看出了台灣政治發展的一線曙光,那就是台灣的民眾其實是能分辨與判斷「誰才是做事的人」!

以往老一輩人總是勸那些有理想革新政治的年輕人說:「政治是那些有錢人在玩的東西,我們沒有錢、沒有人脈,憑什麼跟人家玩?」於是大家眼睜睜地看著台灣政治不斷向下探底,但卻只能在臉書上或朋友之間私下埋怨而已,對於改革、對於未來,我們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期待和希望,只因它永遠把持在少數手的手裡。但是,台灣政治真的只能這樣而已嗎?不是的,因應新興媒體的崛起與民眾素養的提升,筆者發現:號召有政治理想與熱血的青年參政的時刻到了!

或許會有人潑冷水說:「別傻了,沒錢怎麼參選?」是的,選舉要錢,根據統計,在台灣選議員動輒要千萬起跳,一場地方的選舉就可以燒掉七座小巨蛋(聽說,選總統更在百億的價碼)。有人甚至說:「要進入議會,要先通過這一條用錢鋪出來的黃金路!」、「台灣的民主政治最大問題,就是政治人物要有家族、背景和關係。關鍵是,沒有錢,怎麼選?」

金錢真的是阻礙嗎?是的,金錢的確是阻礙了台灣民主政治的進步,因為我們能想像那些花費鉅額金錢選上的民代們,他們真的只是為了「為民喉舌」和「熱心公益」嗎?難道他們不會想在當選之後「回收成本」嗎?對此,金錢的確是阻礙。

李柏毅認為,政二代優勢在於知道要如何跑選舉區,不管是不是政二代,都會有支持者,但政二代如果單純要靠長輩加持,「完全沒用」。(取自李柏毅臉書)
已故市議員李新的兒子李柏毅認為,政二代優勢在於知道要如何跑選舉,但政二代如果單純要靠長輩加持,「完全沒用」。(取自李柏毅臉書)

但是,金錢真的是年輕人參政的阻礙嗎?恰恰相反,筆者認為:金錢可以是年輕人參政的動力。因為台灣所有的民意代表都是有薪水的啊!想想看,目前有多少優秀的台灣青年被困在這個低薪高工時的社會結構裡,他們有參政的能力,也有革新政治的熱情,為什麼不能以當議員作為他的職業,甚至是志業呢?

以非六都的議員為例,每月研究費就有7.3萬元、為民服務費(實報實梢)每月最高可9000元、出國考察每年10萬(檢據核銷)、出席費每次2450元(平均95次)、還有過年過節的慰勞金,總共年薪就有142.6萬元(如果是六都議員,年薪更在257.6萬元左右)。對於那些競選時耗費千萬的政治人物而言,這一點點的薪水,當然不夠他們看的,但是對現在正在失業或還在苦苦繳學貸的青年看來,這難道不是一份豐厚的工作嗎?

目前全台失業人口激增,年輕人在失業與低薪之間徘徊,忍受政府的失能及慣老闆們的欺壓,但是年輕人除了忍耐及私下的抱怨外,你們還可以做什麼?改變台灣政治的版圖,不再讓藍綠兩黨洗腦民眾及控制全台灣民眾的前途,讓「政二代」一詞失效,讓新一代政治素人上場。你們除了能改變台灣的命運外,還能為自己找到一份穩定薪水的工作。號召全台失業青年從政,也請網路所有媒體與網民們,大力地推動這項運動,讓每一個真正想做事與有理想的年輕人進入政治,改變我們自己的未來。

想想看,蔣月惠議員在2014年參選屏東縣議員,在屏東縣第一選區得票數僅有4,792票,是該屆最低票當選。在屏東縣議會的官網上,蔣月惠議員的簡介沒有名校學歷,也沒有動人的工作經歷與政治背景,有的只是35年「羅騰園」志工經歷。她當初為了一票30元的補助毅然參選,當選後把議員薪水幾乎全數捐出,誰說金錢是青年參政的阻礙呢?其實,這筆金錢能幫助我們做更多的事啊!就像一位基層員警所說的:「沒想到這次一個無黨無派沒背景、靠山的人,讓你們(當秘書長的、當院長的、當署長的、當局長的,這些當大官的)踢到鐵板?」

柯文哲當選台北市之初,有評論家分析說:他當選的原因是他敢說真話、誰都敢嗆,掀起政壇說真話的「柯文哲效應」,而今又有一位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也是真性情的政壇孤鳥。對此,筆者以為,這正反應出台灣民眾對欺瞞造假、利益分贓的政治文化已然厭煩,我們需要的是能「戳破國王新衣的小孩」的政治素人。今天這個局勢已經開始了,年輕人,您們還在等什麼?

*作者為南華大學通識中心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