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直視恐懼、處在精神緊繃狀態創作 李隆杰連取材都在測試自我極限

2018-07-18 08:10

? 人氣

在描寫鄭成功攻打熱蘭遮城的《1661國姓來襲》中,李隆杰持續著不能塗改、不用網點、不請助手的堅持,整個作過程都處在精神緊繃狀態,而對於複雜的史料蒐集工作,他更測試起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裡。(陳韡誌攝)

在描寫鄭成功攻打熱蘭遮城的《1661國姓來襲》中,李隆杰持續著不能塗改、不用網點、不請助手的堅持,整個作過程都處在精神緊繃狀態,而對於複雜的史料蒐集工作,他更測試起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裡。(陳韡誌攝)

患有「魚類恐懼症」(Ichthyophobia)的漫畫家李隆杰,上回與恐懼正面對決,畫出每一頁滿滿都是魚的半自傳漫畫《怕魚的男人》,彷彿過了這一關後已無所畏懼,在描寫鄭成功攻打熱蘭遮城的《1661國姓來襲》中,李隆杰持續著不能塗改、不用網點、不請助手的堅持,整個作過程都處在精神緊繃狀態,而對於複雜的史料蒐集工作,他更測試起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裡。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沒請助手,是因為不想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不用網點,一開始只是想調整風格,後來則是希望作畫過程越簡單愈好,只有鉛筆線跟墨線2件事情,李隆杰的畫風彷彿源自於性格,單純卻又硬派,正如他愛畫的硬漢角色。

20180715-漫畫家李隆杰接受專訪,並展示出海戰手稿。(陳韡誌攝)
不用網點,一開始只是想調整風格,後來則是希望作畫過程越簡單愈好,只有鉛筆線跟墨線2件事情,李隆杰的畫風單純卻又硬派,正如他愛畫的硬漢角色。(陳韡誌攝)

抱著下筆後不能回頭的心情 堅持不用白顏料塗改

硬派作風下,李隆杰要求自己即便畫錯了,也不能用白色顏料修改,只能用刀片把顏料刮掉,就算送件印刷後,有沒有塗改根本看不出差別,他依然認為,「原稿還是可以看到塗改的地方,顏色跟旁邊的紙不一樣。」見到工作室角落的立可白,他說,那罐已經好幾年沒開過了。

李隆杰說,這樣的要求到了後來,就變成要求自己絕不能畫錯,一直抱持著下筆後不能回頭的心情,才形成現在的畫風,「當你覺得作畫過程可以回頭,筆觸也會不太一樣」,整個創作過程,都是處在精神緊繃的狀態。

神仙打鼓有時錯,畫到熱血激昂處,李隆杰還是出過亂子。《國姓來襲》故事尾聲,國姓爺與熱蘭遮城長官揆一決戰時,國姓爺前一格脫下了上衣,下一格的出拳動作卻畫成還有袖子,最後也只好果斷刮掉,還好這是個有速度感的畫面,可以直接當成魄力線處理,李隆杰說著拿出原稿,展示畫紙上刮過的痕跡,「雖然這也是修改,但還是對用白色顏料不能接受。」

20180715-漫畫家李隆杰接受專訪。故事尾聲,國姓爺前一格脫下了上衣,下一格的出拳動作卻畫成還有袖子,最後也只好果斷刮掉,還好這是個有速度感的畫面,可以直接當成魄力線處理。(陳韡誌攝)
《國姓來襲》故事尾聲,國姓爺與熱蘭遮城長官揆一決戰時,國姓爺前一格脫下了上衣,下一格的出拳動作卻畫成還有袖子,最後也只好果斷刮掉。李隆杰拿出原稿,展示畫紙上刮過的痕跡。(陳韡誌攝)

比起跟人比較 更愛和自己競賽

呼應著對漫畫的態度,李隆杰在《怕魚的男人》裡畫宛如日本浪人的漁夫大叔,在《國姓來襲》裡則把揆一畫成怒髮衝冠、個性執著的彪形大漢,他認為,這樣的角色在表現上可以少一點束縛,畫起來也比較痛快。翻起過去在月刊上的舊作,他說以前還會畫美型角色,後來就覺得美型角色大家都會畫,不想花太多力氣跟別人比。

20180715-漫畫家李隆杰接受專訪,並展示出鄭成功(左)以及揆一(右)手稿。(陳韡誌攝)
李隆杰在《國姓來襲》裡則把揆一(右)畫成怒髮衝冠、個性執著的彪形大漢。圖為李隆杰手稿,圖左為鄭成功。(陳韡誌攝)

比起跟人比較,李隆杰似乎更愛跟自己競賽。《怕魚的男人》全書沒有任何一句旁白、對白,《國姓來襲》的旁白數量卻遠超先前所有作品。對於旁白,他認為因為這段圍城戰的故事,過去用漫畫來描寫的人太少了,所以需要大量旁白來解釋背景,全無旁白跟大量旁白2個都是挑戰,尤其是寫旁白,更讓他無奈坦言,自己處理文字的能力其實很弱,「以前當學生時,寫作文都沒辦法在一堂課裡寫完。」

需要大量旁白解釋故事的漫畫,向來容易被認為是失敗的作品,然而李隆杰將目光轉向海洋的另一頭,在歐美漫畫中找到了解方:以《萬惡城市》、《三百壯士》等作品聞名的漫畫編劇法蘭克‧米勒(Frank Miller),擅長在漫畫中加入大量的旁白以烘托氣氛,連改編電影也直接挪用這些旁白,這便成為李隆杰學習的範例,他更提到,像《萬惡城市》第一集的故事,也是以硬漢作為主角。

自己挖掘史料 「測試自己最大力氣能做到什麼地步」

作畫過程硬派、角色硬派,李隆杰連史料也是自己慢慢挖掘,沒有求助歷史學者,他說一方面是沒管道,另一方面則是想測試自己的極限。曾參與中研院《CCC創作集》計畫、由中研院提供史料當漫畫素材的他,當時認為不是永遠都有機會跟CCC團隊合作,總是要靠自己蒐集資料,「所以想測試在自己一個人的情況下,最大力氣可以做到什麼地步。」

《國姓來襲》全書共8話、總和約300頁的故事,李隆杰光是畫分鏡就用了1年,完成作畫再用了1年,加上複雜的史料蒐集,沒有助手協助、全程一個人奮鬥到底,也讓他直呼:「之後的作品很難用這樣的力氣去完成。」

20180715-漫畫家李隆杰接受專訪。(陳韡誌攝)
《國姓來襲》全書共8話、總和約300頁的故事,李隆杰全程一個人奮鬥到底,也讓他直呼:「之後的作品很難用這樣的力氣去完成。」(陳韡誌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