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天龍國選戰亂局,禍起黨中央調度失能!

2018-06-30 07:10

? 人氣

黨中央無謀略,真要讓民進黨撞冰山?圖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秘書長洪耀福於中常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黨中央無謀略,真要讓民進黨撞冰山?圖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秘書長洪耀福於中常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台北市長是登上中華民國總統寶座的必經之階嗎?答案如果是,那麼現在已浮上檯面的藍綠白三色候選人,有哪位候選人最具未來總統像?

藍營推出的候選人丁守中像不像是未來要爭大位的賢智者?不分藍綠白,大概有99.9%的人會搖頭說:沒想過這問題。即使說,老丁丁為選台北市長前後已經有5次投入爭取被推薦提名的紀錄,並且也敲鑼打鼓宣誓說自己已經做好「十年拔一劍」的選戰布局,但如果要問他更久的未來如何邁向總統之路,多數人會認為他大概會回答:從未做過這等重要的千秋大夢。

要終結藍綠,只好朝總統府勇往邁進?

至於千呼萬喚才終於被推上場的綠營候選人姚文智,也是等在牛棚練球練到都已快手折腳軟了,歷經折磨才好不容易博得寵信而蒙受徵召,而且還不忘情地公開喊話說「自己是開低走高,勸大家逢低買進」。

不過你要是認真去問他是否曾做過總統大夢,他大概不會像柯P一樣回答「只想了3秒鐘」,而是會斷然說「沒有」。因為他向來就沒被認定是民進黨的「儲君」。

現在只剩下柯P這大嘴巴了。從三年多前他大敗連勝文那一刻起,未來將會出馬選總統的各種傳聞即已不脛而走。再從他創造「一日雙塔」而捲起的全國超級大漩風,在臉書上擠爆了的瘋狂按讚量,都隱約在對世人宣布更上一層樓的未來走向。延至世大運的風光閉幕式使柯P聲勢再度鵲起,而當時柯P表演出洋洋自得的那番神采,讓所有人都能意會到他所已暴露出來的雄偉企圖:目標就在正前方--總統府。

因此,藍綠白三人之中,似乎只有大嘴巴柯P才較具「望之像似人君」的扭曲影像囉?

v台北市長柯文哲29日上午前往「台北數位產業園區digiBlock Taipei」開幕典禮。(方炳超攝).jpg
台北市長柯文哲必將遭向總統之路?(方炳超攝)

這當然是個假議題,卻是選民茶餘飯飽的熱門議題。在台灣過往的選舉經驗裡,太多假議題多的是經過媒體興風作浪,結果是假戲成真的;也有太多假議題,因為民間耳語擴散開來後久久不散,而也似乎總就水到渠成竟然就成真的了;現在則又加上網路鄉民所熱衷分享的真真假假巨量垃圾新聞,其中也會有極小部分被信以為真,而造成社會極大困擾。

綠營對探長久攻不下反遭嚴重內傷

新北市是全國大票倉,許多人每天都必須進出台北市上班營生,所以雙北本是同命生的雙子城。因此我們不妨也來側觀一下新北市長這一局選戰:蘇侯大戰,是否也寓意著:登上中華民國總統寶座的必經之途?

高舉藍旗的侯友宜,警界大亨出身,藉助於警方行政系統在人民基層所永續經營的各路人脈網絡,自有其隱而不彰的選戰組織原動力。侯友宜只要懂得善加應用並巧妙地進行有機串聯,就很可以將之轉換成超強且堅實的選舉作戰組織。

最近民進黨舉全黨之力發動兇猛總攻擊,擺明著硬要將探長侯友宜樹立成「一手拜關公、一手當包租公」的負面形象。但從多方面已出爐的民調數字解析,綠營這次操作的每一場攻勢,都像是遇到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化功大法」般,不僅不能卻敵還因毒性反侵而自失內力。除了反映出民意普遍對民進黨執政成績不滿的情緒反彈之外,跟侯在民間基層佈展的組織的綿密性也有絕對關聯。

儘管如此,你要是去問這位大探長是否也想過要進軍總統府,他200%會發毒誓否認到底。有個朱立倫站在他身後,他敢做任何非分之想嗎?

20180628-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左)與新竹市議員提名人何佳樺(右)拍攝定裝照。(陳韡誌攝)
民進黨力攻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却沒有戰績。但侯不可能問鼎大位。圖為侯友宜(左)與新竹市議員提名人何佳樺(右)拍攝定裝照。(陳韡誌攝)

誰去問問老縣長:「廉頗尚能飯否?」

接著就剩70歲的蘇貞昌了。這位頂著前行政院長光環而回鍋參選的「老縣長」,如果年底選上了並任滿後,他還能以高齡之姿出戰總統選局麼?萬一落選,頂上光環立刻消退減半,他還有力氣要衝上高位麼?答案似乎都是負數居多,更何況在新蘇兩系合流的座位上,他要去跟新系儲君爭大位,可是違背新蘇合作倫理的!

所以,就主客觀情勢觀察,雙北之戰,除了柯P之外,年底不管誰當選,大概都找不出敢做總統大夢的候選人了。

不管你唱的是「台北、台北我愛你」,或翻唱一曲30幾年前的那首老歌「台北的天空」,大約都很難傳達出台北這座歷經清、日、蔣各政權所傾力灌注的多元而渾厚的獨特城市之神韻。所以,台北市之所以會被戲稱為「天龍國」,毋寧是其來有自的。

話說日本漫畫家尾田榮一郎創作的動漫作品《ONE PIECE》之中有一種世界貴族號稱「天龍人」。漫畫裡的天龍人是世界政府創造者的後裔,處處享有特權。他們的特色是自認血統高貴,因不屑與尋常百姓呼吸相同的空氣,所以時時都戴著氧氣罩,一旦受到觸犯,海軍上將便會出動護航,以至於行為達到無法無天、人神共憤之境界。

20180628_民進黨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前往淡水沙崙海水浴場進行「市政抓bug」直播。(蘇貞昌辦公室提供)
民進黨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老驥伏櫪,但不可能與新潮流的「儲君」爭大位。(蘇貞昌辦公室提供)

天龍人圍城之戰,綠白有機會合體力退嗎?

2009年因引爆「郭冠英事件」,而開始有鄉民群起怒批自詡是「高級外省人」的郭冠英為「天龍人」。雙方激戰,在網路上開始用天龍人來代稱政商權貴、太子黨或菁英群體。藉此且引用網路說法來進一步詮釋所謂的「天龍人」:

「這些人掌控大量社會資源,包括政治、經濟、傳播媒體、學術及司法等領域,自認較他人高級,更有甚者是表面上擁有良好社會形象,出事則互相引援的掩羞遮醜及不問是非的包庇,也會制訂出對中產及中下階級有害的制度卻冠冕堂皇的要求一般人面對難以適應的競爭。品德敗壞者經常惡用特權及暴力,卻因為與司法與媒體互有關係而得到優待甚至脫身。」

這樣一群享受著特權的天龍人所居住的城市,自然也就享受著政經豐沛的資源。

台北城早已淪落為天龍人的最後據點

單從歷史面向去看,清光緒元年(西元1875年)批准了福建巡撫沈葆楨的「臺北擬建一府三縣」奏摺後,臺北府做為領台首府地位即宣告確立,並成為清政府統治台灣的政治中樞位階。

日治時期,因北來的日軍得以兵不血刃地進入臺北城,日軍即於1895年6月17日在此舉行日帝國的「始政式」,象徵日本正式統治臺灣的法理開端。相比於當時台灣中南部地區仍在進行激烈抗日中,日軍的「台灣總督府」就優先選擇設在台北城了,之後並且成了日軍南向擴張帝國勢力的極具重要戰略地位的中繼站。

終戰後,蔣介石敗亡來台建立流亡殖民政權堂皇入駐總督府,也繼續沿襲日治諸多統治手段,包括大量招撫重用日治期間的諸多買辦家族,逐一納入新威權統治體系中。台灣毫無選擇的又搖身成為蔣家集團的「復興基地」,台北也因而背負起「中央政府」圖謀「反攻大陸」的基地靈魂。傾舉國之力以供養此一「復國心臟」之城,天龍人聚集於此一天子偉人腳下,傲視環宇的天龍氣勢遂油然而生。

天龍人者的特權氣息因此就越澆越濃,越陳越烈。歷任官派市長不管是張豐緒、林洋港、李登輝、楊金欉、許水德、吳伯雄、黃大洲等人,基本都是蔣氏政權下的台籍乖乖牌而被派任,當然都是仰視上意,唯命是從。所謂京兆尹難為,只求無過,除非奉命行事,焉敢擅自有所作為?一個匯聚了多元厚實文化的獨特城市,卻只看到天龍人橫著走路的奇異景觀。

直到開放市長民選,陳水扁趁著天龍國族鬧內鬨分裂之際,才以61.5萬票大勝天龍人的金童趙少康(424,905票)。若是將當次的國民黨候選人黃大洲所得的364,618跟趙少康相加,共有789,523票,形勢就完全逆轉了。畢竟這天龍國還是天龍人盤佔的地盤,豈容外人輕易染指?所以縱令阿扁的諸多市政改革和建設都贏得市民極高讚譽(施政滿意度超過七成),但尋求連任時還是敵不過天龍人的族群意識之拒斥而終告敗北。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非天龍人怎可以僭越來當市長管理天龍國?

陳菊(左)高舉姚文智(右)的手,卻拉不起綠營在首都的聲勢。(郭晉瑋攝)
陳菊(左)高舉姚文智(右)的手,卻拉不起綠營在首都的聲,甚至有可能影響其他縣市選情。(郭晉瑋攝)

柯P難以擺脫命定的被想像力

再回顧2014年柯P以無黨籍姿態參選首都市長之所以會大勝,一則是當時挾太陽花運動所掀起的一面倒的「反馬」政治氛圍,民進黨也很識時務的順勢採取禮讓策略,讓非天龍人的選票進行集中。事後若從得票數去分析:天龍國官二代的連勝文是609,932,柯文哲得了853,983,,應不難看出天龍人的「拒投」,才是柯P得以勝選的主要關鍵因素。非天龍人再次奪下天龍人的禁孿之地。柯P也因此而聲勢看漲。但難以擺脫的命運,大家情不自禁地都是以阿扁和馬英九的政治生命進程,來想像柯P就一定會巴望著要圖謀總統大位。

白目成習的柯P究竟是否有此一意圖,外人不足以無端揣測。但他跟對岸的眉來眼去,又總講些無厘頭的涉及到國家認同層次的語言,不僅有失其首都市長的格局和本分,也因此而導致自己陷落到連他一向所仰賴的大數據都無法幫上忙的窘境。

鯊魚理論在平日裡,用來跟媒體記者的嗜血本性玩玩追趕跑跳碰,也許還都能手到擒來,無往不利。但是在重兵屯聚且兵臨城下的選戰中,卻適足以讓支持者找不到為你嘶喊投票的正當理由吧!

2014天龍人拒投,2018換非天龍人不爽而棄投嗎?

如果天龍人的選票真的能各自歸隊後,很集中的都倒給老丁丁,80萬票很可能是最保守的估計。果真如此,即使綠營不提名姚文智,柯P想要贏得這次選舉都已經是苦戰中的苦戰了,何況現在又多了個姚大少來分票?

民進黨以選舉起家,新潮流更是黨中之黨的選戰割喉者。可是,從去年世大運後到最近的吳音寧和包租公事件,大概已可以看到招式已用老,力氣已用盡。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一群能征慣戰的選舉將帥們落到幾近武功盡廢的地步呢?

新新聞記者紀淑芳在最近的一篇報導《綠色鐵達尼號 民進黨撞向冰山?》對此有相當精妙的譬喻,頗值參考:

『二○一四年時,綠營因為已經被馬政府痛宰了六年,「還比較謙卑一點」,到一六年完全執政,「身體突然長很大,大家前所未有的分到很多位子,靈魂卻跟不上來。」每個人嘴巴上都說要讓國民黨倒,卻沒有想要創造更大格局的企圖心跟準備。整個黨被名嘴帶著走,表現荒腔走板,真的像鐵達尼。......

當冰山近在眼前,或許也不能怪黨內派系忙著尋找自己的救生筏,執政兩年多下來,蔡英文既缺乏執掌大局的企圖心,也不願正視政治就是一種資源分配,她沒有野心也沒能力去驅策自己的黨,朝她設定的戰略目標前進。』

是誰把民進黨駛向了冰山四伏的海難危叢中?

是的,失了靈魂的民進黨、驕傲的民進黨、搶位置的民進黨、包攬資源的民進黨,確實已經成了「無魂有體」的大怪獸。選前那每一本精緻包裝的「白皮書」都早已被棄置在焚化爐成為灰燼而失去了記憶!

可嘆的是,這號稱改革者的民進黨,即是眼看著海難已臨,卻很少有人肯站出來公開檢討罪己的!68席立委中也沒有人敢大膽的點名道姓直接聲討黨內戰犯群的!阿扁時期還有11寇的黨內制衡力量,這自稱是改革者的黨內清流們於今安在?絕響?死寂?一起墮落?

小英以總統兼任黨主席,洪耀福很自然就成了天下第一大秘書長。一切黨務重擔必然集中壓到洪大秘書長身上殆無疑義。那麼,黨中央如今處處表現的無能與輕挑,難道洪耀福不應為此而負起完全責任嗎?或是仍然只敢躲在黨中央對媒體放話耍嘴皮子?他不必扛起執政改革工程的重責大任嗎?抑或,只要努力幫大家找到「救生筏」準備沈船時能各自逃命就了卻任務?

2016年初勝選時,小英總統警告黨內謀權大將們說:「權力是向人民借來的」,現在則必須面臨人民要把權力收回去的危機時刻了,洪耀福非要等到被人民憤怒驅趕後才會想要倉皇出逃嗎?

權貴分贓體系的肉桶政治學,讓國民黨已走進日薄西山之末途;派系分贓權鬥的肉桶政治學,也很快把民進黨推向了冰山四伏的海難危叢中!

或許就像新新聞所報導的那句附註的小標說的:「新潮流就算敗選,他們還是要贏。」洪耀福總該心有戚戚焉吧?

於是,我就不免想要問:如果你真的是基於想讓台灣多活一口氣,而有了「教訓民進黨」的念頭和衝動,那麼你可以輕易放過這位無韜無略,只想躲在黨部閒等撞山的洪大秘書長嗎?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更多好文請看〈陳昭南專欄〉。作者每周發表於《風傳媒》的專欄系列,已收錄於作者新著《迷航的國度》一書。欲優惠購書者,請填寫申購單(請點擊進入),或電洽蔡先生(0912661869)。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