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專欄:大灣區規畫是香港的緊箍咒

2018-06-30 07:00

? 人氣

「近年中國政府提出要設立粵港澳大灣區,就是希望效法東京灣區、紐約灣區和三藩市灣區,成為另一個國際級灣區。」圖為香港維多利亞港。(資料照,美聯社)

「近年中國政府提出要設立粵港澳大灣區,就是希望效法東京灣區、紐約灣區和三藩市灣區,成為另一個國際級灣區。」圖為香港維多利亞港。(資料照,美聯社)

「香港人心未回歸」始終讓北京頭疼,中國現時的策略是將實用價值放首,以「工作實習」、「經濟機遇」做為青年交流和中港融合主調。區域交流也去政治化,「大灣區」規畫就是代表。

撰文之時,正在日本東京旅遊。東京灣區是世界三大灣區之一,不論在經濟、政治抑或教育、研究等層面上,都在全日本具有重要領先地位。單是這個灣區,就已聚集日本三分之一人口,同時有不少國際五百強企業在灣區設立據點,國會、首相府與不少大使館都設於東京,形成日本的一大經濟和政治中心。近年中國政府提出要設立粵港澳大灣區,就是希望效法東京灣區、紐約灣區和三藩市灣區,成為另一個國際級灣區。

越過「一國兩制」制訂區域發展藍圖

二○○八年,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布《珠三角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二○○八─二○二○年)》文件,首次具體地提出大灣區的概念,表明將大力推動粵港澳地區合作,共建亞太區最具活力的城市群。到了一○年,粵港政府簽訂協議,提出「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一五年中國政府正式提出「一帶一路」建設,並在文件中提到「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在往後中國「兩會」當中,由現任總理李克強所發表的《政府工作報告》跟進有關倡議,提出將制訂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畫,正式成為中國的國家戰略。

在去年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共黨委總書記習近平就提到︰「要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等為重點,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澳門互利合作。」

當然,觀乎上文的種種描述和發展脈絡,似乎粵港澳大灣區的整體規畫,就像一個正常的國家發展和經濟規畫。不過,若細心觀察整個大灣區論述與所用的字眼,就發現這份規畫明為經濟和區域發展文件、「協議」,實際上已越過「一國兩制」,由國家指派和制訂的區域發展藍圖。

在這個規畫中,粵、港、澳表面上是平起平坐,但實際的規畫權力肯定是牢牢握在北京政府手裡,而港、澳只是中國發展珠江大灣區的推手。

「一國兩制」目的不再針對台灣

八○年代,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是指向台灣,後來在香港實驗就是要提供台灣一個實際示範,吸引台灣與中國交流,促進兩岸統一。時至今日,北京政府放棄這種對台灣示範的想法,「一國兩制」的作用已逐漸變成對中國經濟發展和國際合作的實際作用主導。

粵港澳大灣區中,港澳與中國區分的「兩制」,正好為整個規畫提供緩衝空間,成為大灣區規畫的對外窗口。中國亦可以利用大灣區戰略,將港澳的經濟和區域規畫,收進國家規畫框架之內,促使兩地與廣東「融合」。

北京政府一直以來都不滿香港「人心未回歸」,國民和民族身分認同低落也是北京最頭疼的事。近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發現,香港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認同感跌至新低,認同自己為廣義「中國人」(即認同自己為「中國人」和「香港中國人」)只剩三○%。

中共十九大: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強調一個中國、一國兩制、九二共識,推動和平統一(AP)
「北京政府一直以來都不滿香港『人心未回歸』,國民和民族身分認同低落也是北京最頭疼的事。」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美聯社)

一二年的反國教運動,令初中與小學無法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獨立成科,現有的國民教育亦未見收效。因此中國現時所採取的策略,就是將實用價值放首,以「工作實習」、「經濟機遇」做為青年交流和中港融合的主調,讓區域交流進一步去掉政治意味。

在之前的專欄,就寫過民主派所面對的中港政治困局。當香港與中國政府以經濟和文化交流為名,邀請立法會議員到訪中國,民主派就會因為滿足不了溫和與激進派的期望,而面臨「裡外不是人」、糾纏在去與不去的兩難困局當中。在現時經濟和區域合作掛帥的大灣區戰略下,再加上香港人對林鄭政府的不滿度低於梁振英主政時代,中港融合的矛盾劇烈程度已比過往為低。

單從不少香港人在周末(尤其是我身邊這一代年輕世代)會選擇到深圳玩樂和消費就知道,身分認同意識與實際行為確實已存在一定割裂。縱使他們心裡不一定認同中國,甚至帶著厭惡態度,但不會成為香港人到中國工作、玩樂的強烈阻礙。這種心態就恰好中了大灣區規畫下懷,以大灣區的經濟框架容納更在乎現實、但心裡不太服氣的香港人。

大灣區去政治化其實暗藏政治意識

一切的去政治化操作,其實都是因為現實政治所需而實行的策略;粵港澳大灣區的去政治化操作,其實也是具政治意識和目標。在強大的中國因素和鄰舍效應下,香港無論在現實或理想的政治層面,根本不能無視中國對大灣區所做的規畫。

在大灣區規畫下,香港人更應該思考,如何在官方既有的框架裡,爭取香港對整個大灣區的主動規畫,用香港人的視角制訂自身的大灣區藍圖,反守為攻,為大灣區概念提供另一版本,而非單純地落入「被規畫」的角色,否則香港在未來「一國兩制」實體生存空間只會更為惡劣。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634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