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獨家揭露 王炳忠如何成為「共諜」

2018-06-20 18:00

? 人氣

「糊塗大間諜」與中國官員交往紀錄全曝光

「糊塗大間諜」與中國官員交往紀錄全曝光

本月十三日,台北地檢署依違反《國家安全法》起訴新黨青年軍王炳忠等四人,惹得國台辦痛批台灣「喪心病狂」。

雖然王炳忠等人是否觸法將由法院判斷,但辦案人員指出,此案並未上線監聽,多虧王炳忠等人保存筆記本、手札、紙條,加上調查局成功還原電腦檔案及手機簡訊,才讓結果峰迴路轉。

辦案人員說,以往偵破的共諜案幾乎都是隱密的單線聯絡,沒想到這次從周泓旭案這個線頭拉出「一串肉粽」,循線查到王炳忠等人,最後波及到五位中國官員,確實讓人始料未及。

獨家曝光所有中國涉案官員

一開始被媒體大篇幅披露的,就是中國國台辦政黨局副處長崔趙輝及上海市人民政府對外聯絡辦公室官員趙超。但根據《新新聞》追查,至少還有三位官員因此案身分曝光,包括時任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台辦)政黨局局長王育文、上海對外聯絡辦公室主任夏旭及官員劉海等人。

王炳忠做筆記的統派核心小組綱領和章程,文中就註明接受共產黨的指導和幫助。(林家齊攝)
王炳忠做筆記的統派核心小組綱領和章程,文中就註明接受共產黨的指導和幫助。(林家齊攝)

身為本案最高階官員的王育文,和不少台灣政治人物都有私交,多年前更曾來台參加前副總統連戰母親趙蘭坤的追思會。王育文之所以曝光,原因竟來自一本「問事手札」。

調查指出,王炳忠的父親王進步在新北市板橋區開設宮廟,王炳忠父子信仰虔誠,幾乎大小事都會請示供奉的「南鯤鯓王爺」,王父也會詳細記錄下來,檢調這次掌握的不少事證都因此而起。

王炳忠是在去年六月向王爺問事時寫下這份手札。手札寫到,王炳忠和趙超在廈門密會時,趙曾說:「國台辦政黨局局長王育文認為王炳忠等人的團隊工作太分散……。」讓檢調驚覺此案牽涉的層級頗高。

檢調逐一翻查其他相關的問事文件,另發現王炳忠父親的「請示王爺」文件內,就註記「大陸上海市對外聯絡辦公室(夏旭主任;連絡人:趙超、劉海)」,讓檢調不費吹灰之力就掌握到這些官員姓名。

周泓旭資料幾乎都來自王炳忠等人

辦案人員解釋,國台辦下設的政黨局,以及中央軍事委員會政治工作部對外聯絡局(隸屬中共人民解放軍)轄下的「上海聯絡局」(對外多自稱為「第七辦公室」或「對外聯絡辦公室」),業務範圍都是對台情蒐,因此都屬於情報單位。

王家父子供奉的南鯤鯓王爺,在共諜案也扮演重要角色。(柯承惠攝)
王家父子供奉的南鯤鯓王爺,在共諜案也扮演重要角色。(柯承惠攝)

和王炳忠等人有關聯的居然是中國情報單位!而檢調比對周泓旭及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三人的電子檔案後,發現周的資料幾乎都來自王炳忠等人。根據王炳忠出境時間點、簡訊紀錄及帳冊,檢調幾乎能推定就是政黨局、上海市對外聯絡辦公室投注資金,讓王炳忠等人在台成立《燎原新聞網》等組織,在台灣系統性地吸收年輕人。

其實辦案人員在王炳忠的記事本裡發現一段話:「登武當山金頂陛下殿前叩求……神光沐浴於蟻民王炳忠身上,期能完成宏願,並能使唐山當今中土凡間之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共主『賜與官位職權』。」檢調根據時間點研判,認為是王氏父子帶團到中國武當山參拜時寫下的,雖然無法理解「宏願」指的是什麼,但「賜與官位職權」幾個字看來相當諷刺。

而檢調從成堆的證物裡,逐一推演出王炳忠和中國官員的關係。據悉,王的手機裡通訊軟體「微信」,記錄著他曾在二○一六年五月十二日到北京面見崔趙輝,他傳簡訊給崔:「我剛下飛機了,現準備提領行李,然後打車到酒店炳忠。」崔則回覆:「你入住的酒店是中環假日酒店。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原宣武區)菜園街一號(從廣安門東橋下向南三百米即到,緊臨南縣閣街)。你以前住過,可以打車前往。房費由我們負責,你拿台胞證辦理入住即可。」

美國書指美金、香港書指港幣

崔則約王:「明天上午十一點,我們到你房間先聊會,中午一起吃個飯。」「就你自己來京吧?」但王炳忠則用暗語回崔:「確定總行,數量沒問題,一年一次到位省事」、「月底幾本會送去」、「幾本美國書(指美金)?或香港書(指港幣)?」

調查局搜索王炳忠(右),意外查出重大案情。(柯承惠攝)
調查局搜索王炳忠(右),意外查出重大案情。(柯承惠攝)

從這些隻字片語裡,可以推論王和崔談錢也談事,似乎已合作多時。此外,檢調在王炳忠傳給父親的簡訊裡,也多次提到「超」(趙超)、「旭(周泓旭)」,「見到超、旭」、「明晚跟超旭一起再吃宵夜」等話語,檢調因此研判,王頻赴中國,有很大的原因是要跟這些官員見面。

而王炳忠等人在對岸受到的禮遇自然不在話下,除了赴中食宿由對方埋單,三人帶團到中國辦營隊,中國也招待食宿,官員還力挺站台。

一名證人描述,一四年他到中國參加王炳忠等人辦的「新中華兒女文史體驗營」見到趙超;隔年他參加「新中華兒女幹訓營」時也看到趙。沒多久,他和王、侯及林等人參加「九三閱兵典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以來的首次閱兵大典),則同時看到趙超和崔趙輝,他見到王炳忠等三人熱絡地稱呼崔為「崔哥」、「崔公」。有證人說,趙在幹訓營時是全程跟團的,崔則在最後一天現身。

這些官員愛護王炳忠也及於王進步,王曾傳訊息給父親:「超聽說你帶團(赴中)……也可能要到浙江拜見你。」「超說,我露臉一下,後面會好推一些事,關於大陳那邊,以及抬高代天。」

政府和政黨都成滲透目標

但受到這些禮遇,資金來源如何,對王炳忠來說仍舊是個祕密。有證人爆料,某次周泓旭來台找王炳忠聚餐時,他聽到兩人講到「小崔」(應指崔趙輝)可以贊助《燎原新聞網》經費。但一提到「小崔」,王就暗示他離開座位,講完後才請他回來。他回憶,王炳忠提到「趙超」這個名字時也是如此。

但面對檢調指控的一切,王炳忠供詞保留,僅承認稱呼崔為「崔公公」,暱稱趙「超」或“SUPER”;林明正則承認認識崔、趙、夏、劉四人;侯漢廷說認識崔、夏,也承認向趙打聽過大陸青年創業補助。但三人嚴詞否認收好處從事犯罪行為。

不過,檢調根據周泓旭筆電檔案裡的記載,發現不是這麼回事。檢調查扣幾份小組談話紀錄,發現周泓旭等人計畫性爭取反台獨、年齡四十歲以下年輕人的政治認同,也想培育人才滲透軍校或培植政治菁英,還驚爆「已形成近百人名單」。

據悉,這份百人名單不乏藍營的新生代、立院助理、網紅或網路意見領袖及燎原寫手團隊,連來參加營隊活動的國中生、高中生也被列名。雖然檢調研判這些人是「被掛名」,但這也代表周泓旭等人的統戰行為已在同溫層慢慢發酵。檢調指出,周泓旭等人希望在台灣發展的組織,遠比外界想像的來得更有侵略性,如果周沒被逮,後果將不堪設想。

周在檔案裡還註明要把主力放在「輿論」,在中國加強微信、天涯、微博、優酷及B站;在台灣搞好Facebook、PTT、LINE、YouTube,培養年輕人從軍從政或結交關鍵部門人才。他寫道,「政府關鍵部門」是外交部、陸委會、總統府、行政院及「柯市府團隊」;「政黨社運」是民進黨中央黨部、時代力量、立委助理、其他社運團體與人士;「媒體或學術界」,指的是傳統媒體與新媒體記者、高校教授或學術界意見領袖。

計畫用李明哲案打泥水仗

周泓旭被逮後,中國方面似乎也察覺到嚴重性。去年十一月三日,王炳忠突然傳簡訊提醒父親:「超(趙超)強調現在台灣情況很不好,網路、電話都不行,連談到大陳、胡的名字他都忌諱……。」「以後我們也都要忍耐,能見面說都見面說。」

據瞭解,周泓旭被逮後,王炳忠等人顯然也尋求解決之道。檢調在他的手機裡查扣到「關於旭案的因應策略」(註明小組共同意見),內容提到:「應凸顯民進黨『綠色恐怖』……讓島內統派對『李明哲事件』、『劉曉波事件』時也能找到一個出口,為將來塑造旭成為『政治受難者』累積能量……。」

另一頭,王炳忠則傳訊告訴中國籍女友(許芝會):「我爸提到,應該設法連絡周的家屬,至少表達關心。林明正也多次提到,但說要等事件過後。我爸說,事件過後,還連絡就沒意義……周出來後,知道我們有試圖連絡他的家人、律師,為他奔走,更能患難見真情、得人心。」

檢調查出,新黨青年軍曾打算藉李明哲案,來幫周泓旭(左)脫罪。(柯承惠攝)


王炳忠還認為:「是不是共諜,大陸人都應該護,不然真是共諜就該死呦。」「現在倒好,他們要求什麼公開李明哲罪證,公開審判,通通可以用在周案。」他也在簡訊提到:「偏向盡量安排十一月十一日先跟超(趙超)見,預計那時也有周(宣判)新聞,要跟他說。」「跑兩次倒無所謂,周案早點跟他通氣也好。」

辦案人員說,王炳忠等人留下太多證據,才讓檢調釐清共諜案全貌,不過這批頑強的年輕人到底是共諜還是「被共諜」?又會在法庭上出什麼招替自己爭取清白?外界都會睜大眼睛看。

王炳忠:我對得起中華民國

王炳忠回憶,2014年他隨新黨到大陸時認識崔趙輝,崔任職國台辦政黨局,專責聯絡台灣政黨,這是公開、不敏感的;他另在海峽論壇認識王育文(王已卸任)。他會跟政黨局聯繫,是想在大陸出書,但擔心政治性高會有所限制,才會請崔幫忙。此外,有些台商在大陸被罰錢或刁難,他也會幫忙陳情。

至於上海對外聯絡辦公室的趙超、夏旭是新黨主席郁慕明的朋友,他和夏不熟,和趙則是在新黨舉辦中華兒女體驗營時認識的,新黨那時在上海成立台商辦事處。他說,不知道該單位負責政治情蒐,主席也不清楚。而寫給王爺的文件上為什麼寫著「上海對外聯絡辦公室」,這是他自己推測的,「讓王爺看得懂而已。」

檢調指控他在台灣發展組織,其實他是想在大陸創業(做文創),檢調掌握所有文件,就能理解他在問創業的事,媒體寫的「黨政局今年500萬(下修350萬)」,是他要準備的資本額。

檢調拿來指控他的帳本,只是代天協會的收支明細。他解釋,新中華兒女協會、台大中華復興社都是在2012、2013年間成立的「新黨外圍組織」,《燎原新聞網》則是2016年成立,這些都是自費、自發性成立的,沒拿中國的錢,「不能說我有接觸過官員,就說他拿錢給我。」

他痛批檢調只憑微信和問事文件就起訴他,是搞「文字獄」、「綠色恐怖」、「思想犯罪」,檢調辦案起頭是周泓旭,現在周的角色卻不見了。《新新聞》問他「完全對得起國家(中華民國)嗎?」王堅定回應:「當然!」他相信台灣司法會秉持「無罪推定原則」,對這場官司有信心。(侯柏青)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