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叛逆姚文智 最後一次「造反」機會

2018-06-20 18:10

? 人氣

姚文智從小就是個叛逆小子,「帶頭抗議」儼然是他與生俱來的看家本事。(郭晉瑋攝)

姚文智從小就是個叛逆小子,「帶頭抗議」儼然是他與生俱來的看家本事。(郭晉瑋攝)

五月下旬,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對年底台北市長選戰是否自提人選,在柯P的快嘴「助攻」下,答案幾乎呼之欲出,僅剩臨門一腳。

當時在一場餐敘場合,立委姚文智就像等待放榜的考生,心有篤定卻仍怕有變數。那晚餐敘找來那卡西助興解悶,姚文智點了一首貓王的歌曲“it's now or never”(中譯:此刻或永不),像是自況心境。

It's now or never,

Come hold me tight

Kiss me my darling,

Be mine tonight

Tomorrow will be too late,

It's now or never

My love won't wait.

姚文智渾圓獨特的嗓音極具魅力,唱畢引來滿堂喝采,但老舊的餐廳陳設在強力空調的吹送下,不知怎的隱隱飄著「寂寞沙洲冷」的政治現實況味。台北市對綠營來說,豈止是沙洲,簡直是沙漠。連黨內大咖都拒戰、畏戰,姚文智卻搶破頭。「關關難過關關過」,姚文智這樣自陳處境。

最後一搏,拜廟發願吃素

一九六五年次的姚文智,三十一歲便擔任彭明敏競選總統的新聞秘書,貼身見證台灣第一次民選總統的歷史時刻;三十三歲擔任高雄市新聞處長,四十歲成為新聞局長,如今已擔任兩屆立委。

但環顧黨內五十歲上下的野百合中壯世代,一個個晉身封疆大吏。除了林佳龍、鄭文燦已具接班架勢;今年陸續加 入百里侯競逐之列的陳其邁、黃偉哲、翁章梁,也都勝券在握,等著年底登上人生新高峰。

就連六年級梯隊也拚命擠上來,陸續超車。林右昌、林智堅第一任市長表現都不俗,這次積極尋求市長連任。也無怪乎現在仍是陽春立委的姚文智要高唱“It's now or never. My love won't wait.”

「姚姚這次再不選,四年後就五十七歲了。」資深幕僚及同志這樣詮釋他的個人心境。「想要成為一個咖,對任何政治人物都是很自然的事。」

 姚文智(左二)策畫的「四二二機蛋大遊行」,黨內咸認這是他個人操作極為成功的最後一搏。(郭晉瑋攝)
姚文智(左二)策畫的「四二二機蛋大遊行」,黨內咸認這是他個人操作極為成功的最後一搏。(郭晉瑋攝)

二○一四年民進黨為奪取中央執政權,積極促成在野大聯盟,禮讓柯文哲;這回拜柯P錯估形勢之賜,姚文智展現當仁不讓的決心,他所策畫的「四二二機蛋大遊行」,雖然未必是他最後出線的關鍵,但從策略的角度,黨內咸認這是他個人操作極為成功的最後一搏。

為了這場大遊行,平常看起來不慍不火的姚文智,為此焦慮到先後跑到龍山寺、行天宮、保安宮,祈求遊行成功,但距離遊行只剩三天,若只發願吃素三天,「想著就覺得不好意思」,他於是下定決心,要吃素吃到當選市長那一天。

「我從政三十年,胖了三十公斤,等於每年胖一公斤。」吃素的意外效果是幫助減重,一兼二顧。除了發願吃素,他還曾經公開立誓如果不幸選成第三名,要辭立委,永遠退出政壇!

為了選舉連發兩誓,看得出姚文智的決心。但外界圍繞著姚文智打轉的話題,卻老是離不開「牛棚」這兩個關鍵字。

在牛棚裡都在練什麼?

「大家老是問我在牛棚做什麼?怎麼會認為我沒在準備,我對市政的準備非常齊全,我提那麼多政策,都是花很多時間研究的,沒有人想得比我周全。」姚文智說,這幾年他很早就鎖定都市改造的議題,投入一系列法案如《都更條例》、《住宅法》、《危老條例》修法工作,在內政委員會都更預審小組,每次討論動輒七、八個小時。

「大家所謂的不知道我在幹什麼,就是我沒有在作秀。我要反問你,蔣萬安都在做什麼?戰神?站兩個小時其實就是一個秀。我本來就不是愛作秀的人。」他說。

新聞局長鋒頭健,林志玲也吃味

姚文智自認是解決問題的人。「其實我在做代誌是並棒叫(台語,指雷厲風行之意),不做則矣。我沒有機會做的時候,不在其位就無法謀其政。」姚文智口中做事「並棒叫」的年代,是他擔任新聞局長的十個月任內。

姚局長任內大力推動影視產業的發展,更大刀闊斧進行所謂的媒體整頓。他任內最風風火火的事件,無疑就是電視頻道換照爭議,當時有七個頻道因未通過審核而遭停播,TVBS則因資金來源爭議,被處以一百萬元行政處罰。「他是台灣新聞局長唯一一個敢關新聞台的人。」老電視人對這段歷史都「心有餘悸」。而當年東森告新聞局(已轉至NCC)的官司,至今還沒結束。

當年連名模林志玲都曾在金鐘獎頒獎典禮上調侃姚文智說,從來沒看過鋒頭、見報率比她還高的局長,並大膽虧姚:「我這麼說,你該不會也罰我一百萬吧!」當年姚文智還「榮登」年度新聞人物。

現今有不少網友暱稱姚文智是「咬蚊子」,年輕網友大概不曉得,姚文智當年可是連「母老虎」都敢惹。

從林佳龍(右)手上接下新聞局長後,姚文智(左)大力推動影視產業的發展,一時鋒頭無兩。(新新聞資料照)
從林佳龍(右)手上接下新聞局長後,姚文智(左)大力推動影視產業的發展,一時鋒頭無兩。(新新聞資料照)

當時他動輒被叫到立院「羞辱」。一次,台灣之光王建民正好回台拜會院長,姚卻又臨時被叫到立院備詢,他一方面不爽,一方面思忖如何「脫困」。由於藍委洪秀柱等人把委員會當作記者會,姚先稱尿遁要上廁所,所有記者全都尾隨跟去,弄到現場沒記者,洪秀柱氣得不斷大罵:「通通給我回來!」「你這個痞子!痞子!……」姚文智見機不可失,緊抓這點,當場拂袖而去,在電梯裡姚還轉頭問局裡官員:「趕回去見王建民還來得及吧?太好了!」

從小叛逆,造反、抗議是看家本領

「這完全是我要的結果。」說到這段「英勇事蹟」,姚文智難掩得意:「我自己覺得,那種我小時候帶隊看A片,從小在江湖打滾的訓練和情節通通都回來了。」

當時有藍委質疑局長的敘薪,姚文智竟秒回:「那乾脆刪掉好了!」藍委全拿他沒皮條。「說真的,我覺得應付他們(指藍委)輕鬆自在,其實很有趣,免準備ㄟ,隨時吃沁飯(隔夜飯)等他們。」「我不會無緣無故這樣,是他們太壞了。」

當年這些氣到七竅生煙的藍委肯定有所不知,姚文智從小就是個叛逆小子,「帶頭抗議」儼然是他與生俱來的看家本事。

國中時代,為了跟老師唱反調,他最高紀錄慫恿三分之一的同學一起翹課去延平北路的白宮看A片;高中因為太混落到最壞班,為了抗議他眼中「法西斯遺緒」的朝會,他聯合同學故意朝會遲到,全擠在場外聽同學講笑話,一度搞到場外的人比出席朝會的多;連上成功嶺他都敢「造反」,因為沒有入選他最愛的籃球隊,聯合其他阿兵哥佯裝生病去找上級理論,「當時幼小的心靈,每天就只想打球而已,沒被選上是恥辱,我不參加可以,怎麼可以不被選上。」

姚文智政治啟蒙很早,因為家中有位每個月會買黨外雜誌、喜歡在他家聊天喝酒、討論時事的叔叔。這位叔叔曾是延平中學的老師,也是教師人權促進會的靈魂人物,曾在民進黨草創時,找了九位老師集體入黨,還上過報紙。旁聽久了,加上從國中開始接觸黨外雜誌,姚文智終於在作文裡「露餡」。

政治啟蒙早,國中開始看黨外雜誌

當時被國民黨政府視為是「江洋大盜」的施明德被抓到,學校為此還放了一長串從四、五樓垂掛下來的鞭炮。不久後,國三模擬考試出了一題「美麗島事件的省思」,寫完之後,老師就到姚家做家庭訪問了,提醒「寫文章要小心一點」。

現任立委李俊俋與姚文智是高一同班同學,前立委賴坤成則是大一屆的學長,因為知道李俊俋的爸爸是知名的憲法學者李鴻禧,原本相約到台大要去旁聽李鴻禧的課,因為擠不進去,乾脆直接殺去李家「吃飯」,姚半開玩笑說:「要不是他爸,我早就欺負他欺負到他完蛋……。」

輔大大傳系畢業後的姚文智,一邊攻讀政大政治研究所,一邊擔任《自由時報》的體育記者,負責翻譯體育外電。學運如火如荼的時代,他則利用晚上前往關心,當時各校為了是否撤退進行大辯論,他在政大校園獻出了人生的第一場政治演講,「我講得應該超乎預期的好吧,第二天就有女生說喜歡我了。」

姚文智從大學時代就是謝長廷演講會的「椅仔班」,當年號稱口才最好的是「南蘇(蘇貞昌)北謝」,姚文智追星一路追著謝長廷的場子跑,後來追成謝長廷的法案助理,開始與政治結緣。他還自爆,當年跟童振源(現任駐泰代表)之所以被選上擔任彭明敏的新聞秘書,其實是因為個子高,可以兼做隨身保鏢。

謝長廷面授機宜:下巴要低一點

孰料有一好沒兩好,這回姚文智參選,已是駐日大使的謝長廷對他面授機宜,建議他選舉與人互動時「下巴要低一點」,因為「個子高的人會讓人覺得高傲」。

回顧年輕往事,姚文智不時自顧自笑到樂不可支,叛逆、打混、把妹……毫不掩藏。即使選情不被看好,笑看人生的態度,也算是一種非典型。

姚文智小檔案

出生:1965年
現職:立法委員
學歷: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學士、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美國史丹佛大學訪問學者
經歷:《自由時報》記者、編輯、謝長廷國會助理、彭明敏競選總統新聞秘書、高雄市政府新聞處處長、副秘書長、台視文化公司總經理、行政院新聞局局長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紀淑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