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忍為運動」避談324 魏揚感到憤怒

2015-03-15 19:40

? 人氣

台教會舉辦太陽花運動一週年研討會,學運領袖魏揚表示,策畫行政院行動的人

台教會舉辦太陽花運動一週年研討會,學運領袖魏揚表示,策畫行政院行動的人

清大研究生魏揚去年因324佔領行政院時,到現場自願擔任「場控」而遭到檢方聲押、起訴,今(15)日在318週年研討會談到這件事時表示,對於至今仍有人「相忍為運動」避談行政院事件,他感到憤怒,包括議場內的切割、以及行政院行動策畫者未能向被打的群眾交代責任,他也措詞強烈地批評這是不負責任。

(魏揚對以「相忍為運動」,避談323佔領行政院不以為然。吳逸驊攝)

關於323當晚的行動,魏揚語重心長地說,大家(指行政院事件策畫者)都是很有經驗的運動者,有肩膀要去策畫行政院行動的話,應該要想到「如果場面失控應該要採取什麼方式」,但這個方式絕對不是「把大家Call回去社科院」,這應該是要被嚴肅討論的一件事。身為當時晚到現場,而選擇拿起麥克風控制場面的魏揚質疑「大家在發起運動時,究竟有無控場機制?」

魏揚尖銳地批評不少人不願談論、承擔行政院事件的「相忍為運動」心態,而對於行政院事件結束至今,大家談論此事的比例「低到不可思議」,他坦承自己感到很憤怒。陳雲林來台時因為警察打人,因而發生野草莓學運,「那為什麼今天有那麼多人被打,然後就這樣?」

魏揚也不滿質問,為何決策核心一直到離開議場之後,才願意在節目中承認事先知情行政院的行動?他能理解在討論行動當下,有刻意保持距離的默契,「但當天這麼多人被打傷,這默契還需要存在嗎?講白一點,有這麼多人被打,還必須要覺得自己就是因為腦殘亂衝,被切割活該?」魏揚問,為何策畫者或是議場那些認為自己被逼宮的人,都可以用法律作為藉口,不去跟大眾交待,為什麼會有行政院事件?

魏揚說,由於大家對佔領的想像不同,因此發生爭執、導致行政院事件,這非常值得討論。但一直到後來,大家都沒有討論為什麼會有行政院運動,這是很不負責任的事情。

除了議場決策者切割以外,魏揚也強烈質疑佔領行政院行動的運動倫理問題。他以「參與行政院事件策畫者」為全稱,呼籲當事人思考,到底誰有資格不讓廣場上被打、被沖的人知道「為什麼找我們來?為什麼在現場沒人照顧我嗎?為什麼當我們需要資源的時候,另一邊(立法院)的夥伴卻不願意帶過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