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孔令信觀點:總統說不可侵犯自由,蔡政府卻侵犯出版與學術自由?

「這是民主的基本價值,誰都不該侵犯別人的「自由」,總統是民主票選出來的,更應該遵守並維護這個基本價值。」作者認為,從拔管案到台灣價值,「怎麼執政黨的操作一直都在侵犯社會的基本價值呢?」。(資料照,盧逸峰攝)

「這是民主的基本價值,誰都不該侵犯別人的「自由」,總統是民主票選出來的,更應該遵守並維護這個基本價值。」作者認為,從拔管案到台灣價值,「怎麼執政黨的操作一直都在侵犯社會的基本價值呢?」。(資料照,盧逸峰攝)

小英總統向高中生說明總統的職權時表示,並非很多人都覺得總統每一件事都可以做,但是總統最不可以做的就是侵犯社會的基本價值「自由」。小英說得很有道理,這是民主的基本價值,誰都不該侵犯別人的「自由」,總統是民主票選出來的,更應該遵守並維護這個基本價值。

既然小英總統都說了,總統最不可以做的就是侵犯社會的基本價值「自由」,那麼台大校長的「懸置至今」,教育部從「卡管」一直到「拔管」進而又表明這些都不是「行政處分」而要求台大重啟遴選委員會再改選校長,一方面是找不到批駁當選人管中閔的合理、合法理由,只有逕自宣稱「獨董爭議」有瑕疪,要求台大重新遴選校長,其中還特別提到管不能參與最新的遴選。這一切教育部的公文「指令」卻都不是「行政處分」。

請教總統:教育部不是主管全國教育事務, 所出具的公文還有相關指示不是「行政處分」又是什麼?再者這樣的處分中既不批「准」又不批「否」,指示的內容洋洋灑灑地要求台大要重啟遴選,沒有處理「管的任命與否」逕自要求台大重啟遴選,這個前提是不存在的,那麼,教育部的拔管如何成立?最後,管中閔的資格是由台大遴選委員會認定的,教育部在重了四個月,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只有再回到「獨董爭議」上大作文章,想要這樣的公文書來否定過去這一段台大遴選委員會的運作,又要求新的遴選中管的資格被排除在外,這整個的操作根本是針對中閔本人,而非針對整個民主過程,如此「專業處分」與「專業表現」,請教總統是否是侵犯了管中閔的自由?是不是侵犯了台大的民主自由?

20180513-身陷台大校長遴選風波的管中閔與媒體茶敘,在記者會中他全程態度嚴謹,訴求理性面對,他認為蔡英文總統應了解整件風波背後有一隻黑手。(陳明仁攝)
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持續燃燒,當選人管中閔自當選到現在已4個月,教育部仍未核定。(資料照,陳明仁攝)

另一方面,教育部從前教長潘文忠一直到新教長吳茂昆處理台大校長任命案,居然花了四個多月,迄今還無法處理完成,如此的行政效率,在小英總統的說法居然「畢竟這是一個蠻專業的決定,由教育部來做處理,我們也應該尊重教育部的決定,教育部在處理的過程中,也有跨部會的協助。」完全沒有法制的操作,居然還是被總統稱為「蠻專業的決定」,既是跨部會協助,但是處理「獨董爭議」的金管會居然沒有代表出席,而這個蠻專業的決定最後的重點還是回到「獨董」,請教總統:這就是您所說的「專業」?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後面的說明要徹查所有大學教授擔任獨董的情況,特別是針對「先上車後補票」的情況,而這樣的說明,無疑地反證了管中閔的「獨董」爭議,教育部在根本沒清楚情況之下就冒然要台大重啟遴選,這不是為了找罪名而「先射箭再畫好箭靶」,無視於法律上「不溯及既往」的原則,如此肆無忌憚地要置管於死地,請教總統:傾政府所有能量,包括人性論都搬出來批管「貪」,這算哪門子的「專業」?而傾執政黨全力來「拔管」,這是遵重法制與保管社會的自由嗎?還是為達民進黨的目的而不擇手段呢?

台大第二次臨時校務會議已經在5月12日做出決議認定教育部處理台大校長遴選結果,應盡速發聘,必要時學校應依法尋求救濟。對此教育部晚間立即回應表示,台大校長遴選過程中的程序瑕疵,經校務會議討論後仍未獲得補正,重申台大應促請遴委會重啟遴選程序,補正瑕疵。換言之,教育就是鎖定「台大校長遴選過程中的程序瑕疵」,完全不遵重台大的決議,否定民主的決議,顯示出什麼呢?又不准台大尋求行政救濟,所有的行政優勢全部用上,就是不讓台大新校長順利就任,這樣的「濫用行政權」,這樣的干預管中閔與台大的民主自由,毫不接受「監督」。

綠委管碧玲提到「違法事項沒有自治權,大學不是獨立王國,仍然必須在國法之下,享受自治,希望台大校務會議誠實面對管中閔的違法事實。」請教總統:教育部是否有權認定台大遴選委員會的結果是「違法」,教育部的公文中有沒有指此案是「違法」,既無「違法」,那麼依著遴選程序選舉完成的結果綠委又怎麼能夠直指台大的是「獨立王國」?所有的執政黨的決議都是「合法」,人民只要有抗爭就是「違法」,那麼為何還要把年金改革方案送入立法院審議?為何修改一例一休也要完成三讀?民進黨要求大家都要守法,卻任意指責人民的「陳抗」是違法,這樣是否有「獨裁」的嫌疑?小英總統所言的「總統最不可以做的就是侵犯社會的基本價值『自由』」,可是為何從拔管案中我們總是看到執政黨的操作一直都在侵犯社會的基本價值呢?

當總統和高中生們暢談教育改革拋出了她的一個懸念,「我們是不是只有一個教育系統?我們必須要考慮一下」,她認為「教育改革是所有的改革裡面是最難的,因為所有社會的價值都會反應在我們怎麼教育下一代。」小英沒說錯,可是執政黨的操作卻是只准自己的這一套不准別人有另外一套,不然的話,文化部為何還要在這時候啟動「學生優良課外讀物甄選」,發現有多本大陸授權書籍未經文化部審查即在台發行,要求業者補提申請,否則將祭「行政處分」。開了民主倒車之外,更重要的不就是不讓年輕世代去接觸中國大陸,不讓他們學會去分析判斷,去比較並了解多元文化與價值?這樣的做法不正是打自己的臉,因為蔡政府就在玩自己一套的「教改實驗」,只有自己所強調的「台灣價值」不准別人有更多元的想法與見解,試問總統:這就是您所要的教育改革嗎?

還有文化部也動不動就要「行政處分」,看來蔡政府只會用行政優勢來動自己想要達成的政策,對於人民或社會的抗議與呼聲完全阻絕於圍籬之外,試問總統這就是您和高中生論壇的最重要目的嗎?讓年輕世代看見您所說的與政府所做的完全是兩套?而和他們講完轉型正義要仔細查證,強調年輕人也有責任,要一同認識台灣歷史上發生過的重大事件,她也鼓勵要用「未來」的角度來看過去的事情,才能讓未來發展更順利,也表示之後會建議,讓更多年輕人力加入促轉會。只是談完之後,轉型正義在促轉會的運作下,還是依著民進黨的規畫去算過去」而不是面向未來!

總統和年輕世代的對話,好像文青式地宣講,要和解要向前看,實際上執政黨的治理卻是一步步地倒退,怎麼會這樣的感覺呢?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