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西門慶妻妾成群,為何還這麼愛上妓院?《金瓶梅》這橋段,看見明朝「特種行業」銷魂服務

在世俗觀念中,妓院是個下流骯髒的「陷人坑」,小說作者對此也有定評。西門慶第一次踏入妓院門檻時,彷彿是出於對讀者的警告,作者於此寫道:

正是:錦繡窩中,入手不如撒手美;紅綿套裡,鑽頭容易出頭難。有詞為證:

陷人坑,土窖般暗開掘;迷魂洞,囚牢般巧砌疊;檢屍場,屠鋪般明排列。衠一味死溫存活打劫。招牌兒大字書者:買俏金哥哥休撦;纏頭錦婆婆自接;賣花錢姐姐不賒。(第十一回)

然而作者似乎一轉頭就忘記了自己發出的警告,他筆下的妓院,也總是一派歡聲笑語、笙歌悅耳、肴香酒冽、春意融融,何曾有「陷人坑」的兇險、「撿屍場」的恐怖?

小說第五十九回,小說為人們展示了妓女鄭愛月的家——一座晚明時期外省小城中的典型妓院。這是一處中等規模的院落,「門面四間,到底五層房子。轉過軟壁,就是竹槍籬,三間大院子,兩邊四間廂房,上首一明兩暗三間正房,就是鄭愛月兒的房。他姐姐愛香兒的房,在後邊第四層住。」寬展的院落,清幽的環境,與一般人印象中重樓疊閣、喧囂張揚的妓院景象,大不相同。小說描述隨著西門慶的登堂入室而展開:

進入明間內,供養著一軸海潮觀音;兩旁掛四軸美人,按春夏秋冬:惜花春起早,愛月夜眠遲,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上面掛著一聯:「捲簾邀月入,諧瑟待雲來。」上首列四張東坡椅,兩邊安二條琴光漆春凳。西門慶坐下,看見上面楷書「愛月軒」三字。

單看明間的擺設,更像是一位虔誠女居士的優雅客廳。匾額、對聯、畫軸,都明嵌暗含著一個「月」字,與女主人的名號相呼應,頗有些書卷氣。只是那副「捲簾邀月入,諧瑟待雲來」的對聯,隱約含有琴瑟和諧、雲雨情愛的暗示,含蓄點出妓院的主題來。

看過茶,寬了衣,西門慶進入鄭愛月的臥室,那裡又是另一番景象:

但見:瑤窗用素紗罩,淡月半浸;繡幕以夜明懸,伴光高燦。正面黑漆鏤金床,床上帳懸繡錦,褥隱華裀;旁設褆紅小几,几上博山小篆,香靄沉檀;樓鼻壁上,文錦囊、象窯瓶,插紫筍其中;床前設兩張繡甸矮椅,旁邊放對鮫綃錦帨。雲母屏,模寫淡濃之筆,鴛鴦榻,高閣古今之書。西門慶坐下,但覺異香襲人,極其清雅,真所謂神仙洞府,人跡不可到者也。

這裡傢俱華美、陳設古雅、錦繡斑斕,鴛鴦榻上還放著幾本「古今之書」,加之異香襲人,燈光明燦,這哪裡是「粉頭」的臥室,簡直就是知書明理的貴族千金的閨房。作者代西門慶說出的體會是「真所謂神仙洞府,人跡不可到者也」!

女主人鄭愛月出場了:

不戴髻,頭上挽著一窩絲杭州攢,梳的黑光油油的烏雲,露著四鬢。雲鬢堆縱,猶若輕煙密霧,都用飛金巧貼,帶著翠梅花鈿兒,周圍金累絲簪兒齊插,後鬢鳳釵半卸,耳邊帶著紫瑛石墜子;上著白藕絲對衿仙裳,下穿紫綃翠紋裙,腳下露一雙紅鴛鳳嘴,胸前搖琱璫寶玉玲瓏;正面貼三顆翠面花兒,越顯那芙蓉粉面。四周圍香風縹緲,偏相襯楊柳纖腰。正是:若非道子觀音畫,定然延壽美人圖。

在裝潢優雅的環境襯托下,一個梳妝入時、服飾繁縟的妓女,頓時成了西門慶眼中的女神,以致令西門慶注目停視,「不覺心搖目蕩,不能禁止」。然而節目才剛剛開始。

只見丫鬟進來安放桌兒,四個小翠碟兒,都是精製銀絲細菜,割切香芹、鱘絲、鰉胙鳳脯、鸞羹,然後拿上兩箸賽團圓,如明月、薄如紙、白如雪、香甜美口,酥油和蜜餞、麻椒鹽荷花細餅。鄭愛香兒與鄭愛月兒親手揀攢各樣菜蔬肉絲卷就,安放小泥金碟兒內,遞與西門慶吃。旁邊燒金翡翠甌兒,斟上苦豔豔桂花木樨茶。

茶點跟居室氛圍、主人服飾相匹配,也都精緻細巧。茶食已罷,香月兒、愛月又陪西門慶抹牌為樂,玩具同樣也是精緻的,「鋪茜紅氈條,床几上取了一個沉香雕漆匣,內盛象牙牌三十二扇」。

抹牌已畢,又擺上酒來,這一回,「但見盤堆異果,酒泛金波。桌上無非是鵝鴨雞蹄,烹龍炮鳳。珍果人間少有,佳餚天上無雙。正是:舞回明月墜秦樓,歌遏行雲遮楚館。鴛鴦杯,翡翠盞,飲玉液,泛瓊漿。」姊妹二人一面勸酒,一面「箏排雁柱,款跨鮫綃,當下鄭愛香兒彈箏,愛月兒琵琶,唱了一套『兜的上心來』。端的詞出佳人口,有裂石繞梁之聲」。唱畢,「又是十二碟果仁減碟,細巧品類」。姊妹兩個拿了骰盆兒,與西門慶「搶紅猜枚」嬉戲。

當一切都醞釀到恰到好處時,姐姐鄭愛香知趣地退去,剩下鄭愛月陪伴西門慶繼續飲酒,戲劇也漸入高潮……

在明代嘉、萬年間籠罩全社會的濃厚商業氣氛中,妓院行當也在激烈競爭中不斷發展演化。妓院的服務對象除了西門慶這樣的財主富商外,也不乏雅士名流;努力滿足這些人的口味和情趣,無意間使妓院的「文化品味」得以提升。而反過來,整個社會的服飾文化、飲食文化、樂舞文化、家居裝點文化……恐怕也都因這種競爭而獲益。

不過鄭家姊妹的這一套「服務」,也絕不是無償的。事前,西門慶已派玳安送來三兩銀子,一套紗衣服。席間賞給愛月的「拴著一副揀金挑牙兒」的「紫縐漢巾兒」不算,就是妓院裡替西門慶脫靴的小丫鬟,也還得到「一塊銀子」的賞錢。老鴇、妓女和妓院上下都知道,能跟西門大官人攀上關係,好處還在後面。

不用說,推動妓院提升「服務品味」的背後力量,仍舊是金錢。

本文經授權取自遠流出版《從西門慶讀懂有錢人:看金瓶梅中的經濟百態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