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由「拔管」看懂蔡政府的邏輯!

2018-05-13 05:40

? 人氣

作者痛批,在看過有關吳大部長的報導後,我們完全看不到教育部有承認「卡管」、「拔管」錯誤的誠意,更看不到教育部解決台灣大學校長懸缺已久的積極作為。(資料照,吳尚軒攝)

作者痛批,在看過有關吳大部長的報導後,我們完全看不到教育部有承認「卡管」、「拔管」錯誤的誠意,更看不到教育部解決台灣大學校長懸缺已久的積極作為。(資料照,吳尚軒攝)

據報導:

教育部長吳茂昆今天(9日)表示,在教育部給台大的公文中,沒有做任何的行政處分,如果台大願意重啟校長遴選作業,管中閔當然有資格再選校長,因為是由校長遴選委員會進行資格認定。

看完自認從不犯錯,卻遭國人質疑涉嫌利益輸送五億研究經費以自肥,又涉嫌將大學研究專利據為己有的吳大部長的說法,我們大概都要思覺失調了,二千三百萬件的大腦皮質都要同時當機了!

吳大部長一如其他綠朝官員,說起話來顛三倒四又毫無邏輯,但在自以為幽默還自以為能掌握語言的精隨以夸夸其詞。但事實是官方的發言,總讓國人普遍啼笑皆非又鄙夷萬分。今天撇開吳大部長的私德與遭人詬病的種種多如牛毛的爭議,光就上面小小報導,我們就必須嚴正指出以下幾點可議之處,以教導國人由「拔管」一事看懂蔡政府的邏輯!

首先,吳大部長說「給台大的公文裡沒有任何的行政處分」的說法,完全是玩弄文字遊戲的手段!

因為如果不是行政處分?那我們就要問問部長,那會是什麼?

如果公文只是「建議」,那台灣大學就可以完全不予理會,公文直接存檔即可,教育部必須盡速依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的選舉結果,聘任合法當選的管中閔先生為台灣大學校長! 

如果公文是「指示」,根據大學法第九條規定,可明文規定教育部有可以指示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應如何如何處理遴選結果的相關權限。因此,公文還是直接存檔即可。教育部還是必須盡速聘任合法當選的管中閔先生,就任台灣大學校長!

小民們不懂,除了「建議」或「指示」,難道對於遴選結果,公文還能有其他行政處分之外的處置方式?

玩弄語言文字、玩弄話術以混淆視聽,就是蔡政府的邏輯。

其次,吳大部長說「給台大的公文裡沒有任何的行政處分」的說法,是逃避輿論、歷史究責其侵害大學校園自主的鴕鳥說法!

眾所皆知,吳大部長上台的第一要務,不是提升大學的競爭力,不是謀求抵抗對岸對我大學教師及學生的磁吸效應,更不是建構任何有益我國教育前景的宏圖大業。其上任目的嚴格說來只有三個:第一是「拔管」,第二是「拔管」,第三還是「拔管」!

但眼見海內外反彈聲音如此巨大,不願意承擔政治責任的蔡政府及所屬教育部,於焉設計出了這一句「給台大的公文裡沒有任何的行政處分」的說法,試圖透過精巧的文字,以逃脫完全不合情理法的歷史罪名。如此的「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老王可沒挖」,如何能杜眾口悠悠?又如何能逃離史家給予的最嚴厲口誅筆伐?

蔡總統不是常說她會承擔所有改革的政治責任嗎?今天吳大部長所作所為的後果,當然是蔡總統必須概括承受的,這筆帳當然要記在蔡總統頭上。巧舌如簧的「給台大的公文裡沒有任何的行政處分」的說法,毫無任何遮羞布的作用。

「萬方有罪,罪不在朕躬」,推卸責任,就是蔡政府的邏輯。

再來,教育部正試圖將燙手山芋丟給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

吳大部長自知於情於理於法,教育部秉承上意的「拔管」完全是站不住腳的,於是便將解決台大校長的責任推到台灣大學的「校長遴選委員會」身上,因此就產生了「如果台大願意重啟校長遴選作業」的說法。

但眾所皆知,「拔管」問題並不是出在遴選委員會,問題是出在蔡政府「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以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思維,以及因為以上兩種思維所產生的雙重標準作法-----「別人當獨董都行,就是管中閔不行」,才導致今天台灣大學校長當選人無法上任的世界奇觀。

20180509-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9日上午審查《社區大學發展法》草案及《終身學習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教育部長吳茂昆受訪。(吳尚軒攝)
教育部長吳茂昆受訪。(吳尚軒攝)

做賊的喊捉賊!蔡政府、教育部眼見騎虎難下,非但不勇於認錯、從善如流,反而施壓於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妄圖委員會推翻自己合法且經過一再確認的「管中閔先生就是台大校長無誤」的結果,然後承認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才是真正的錯誤製造者,因而校長必須重新遴選。

這就是蔡政府及所屬教育部的卸責之作!

慣用翻雲覆雨手操弄民意,永遠叫别人背黑鍋,就是蔡政府的邏輯。

最後,教育部吳大部長的「管中閔當然有資格再選校長」是視人民智慧如無物的謊言!

今天管中閔先生被綠朝上下喊打喊殺的,就只剩獨立董事任職時間的問題。如果元月份的管中閔是有問題的,為何同樣的管中閔於現在及未來就沒有問題?就可以再次參加校長遴選?對同樣一個管中閔為何有兩個不同的判斷標準?

是教育部對自己卡管後產生的寒蟬效應十分有信心,判斷其他的「非我族類」(含管爺在內),是沒有膽量向天借膽參加遴選?還是準備在管爺萬一又當選之後,繼續對台灣大學「拔管」?或兩者都是備案?

但我們以為,除了以上兩者,教育部在一百多天之後,當全國有那麼多數都不敢數的教授都有「獨董」的問題,都有行政院發言人所謂「能不能繼續擔任教授都有問題」的違法恐懼,這下終於明白是蔡政府自己捅了馬蜂窩,再也無法以「獨董」問題作為拔管理由時,這才有了「管中閔當然有資格再選校長」不得不的說法!

只是這樣一來,先前傷筋動骨的又是「卡管」又是「拔管」的,豈不顯得荒唐又違法?顯然,「管中閔當然有資格再選校長」的說法,是視人民智慧如無物的謊言!

昨是今非又今是昨非,沒有邏輯就是蔡政府的邏輯。

在看過有關吳大部長的報導後,我們完全看不到教育部有承認「卡管」、「拔管」錯誤的誠意,更看不到教育部解決台灣大學校長懸缺已久的積極作為。我們看到的是蔡政府及所屬院部會一再雙重標準、一再黨天下的霸權主義。做為曾經將台灣大學視為最高學府的國人而言,現在只能對該校的競爭力下滑,與過去榮耀的失落不勝唏噓;對於曾經對蔡政府言必稱民主法治有過期待的國人,現在也只能對著民主法治的殘陽斜照淚眼憑弔。

*作者為基層教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