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200歲誕辰》來自中國的銅像引發思考:人們應該紀念共產暴政的奠基者嗎?

2018-05-05 15:36

? 人氣

2018年5月5日,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中國捐贈的雕像在他的出生地特里爾(Trier)揭幕(AP)

2018年5月5日,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中國捐贈的雕像在他的出生地特里爾(Trier)揭幕(AP)

5月5日是共產主義祖師爺馬克思的200歲誕辰,一座高5公尺、重3噸的紀念銅像,在這天於他的出生地、德國古城特里爾揭幕,聽起來是美事一樁,但卻在當地引發不小爭議—這座雕像是來自中國政府的禮物。除此之外,一系列的盛大慶祝活動也讓部分德國人相當不滿,質疑「為何要紀念導致兩德分裂40年的始作俑者?」

共產體系受難者難以接受

柯納比(Hubertus Knabe)在前東德秘密警察機構「史塔西」(Stasi)關押政治犯的監獄改建而成的紀念館(Berlin-Hohenschönhausen Memorial)擔任館長,他告訴《洛杉磯時報》,在德國樹立一座這樣的紀念雕像,對許多共產體系下的受難者來說是難以接受的。

德國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組織,也抨擊特里爾(Trier)大肆慶祝馬克思誕辰的一系列活動:除了舉辦展覽,特里爾市政府還推出了《資本論》紀念酒、發行「零歐元」紀念鈔,甚至連交通號誌的「小綠人」都換成馬克思的頭像。批評者認為,從馬克思主義思想出發的暴力革命與極權統治,被20世紀舉著馬克思大旗發動革命的俄羅斯、中國等地的革命家奉為圭臬,身為共產主義祖師爺的馬克斯,對共產統治帶來的災難性後果難辭其咎。

容克:不提馬克思等於就否認歷史

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4日出席特里爾的馬克斯紀念活動開幕式也遭批評,對歷史上因反共抗爭而喪生的亡者麻木不仁,容克的發言人對此回應,作為一個扭轉歷史的重要人物,不提馬克思等於就否認歷史。容克在演說時也為馬克思辯護,認為要理解馬克思就應從他所處的時代出發,不該用馬克思死後數十年,其追隨者以馬克斯思想為名所造成的血腥批判他,「那些所謂的馬克斯繼承者才應該為自己的暴行負責」,重要的是,馬克思透過其著作改變了世界。

2018年,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在馬克思家鄉特里爾(Trier)的紀念活動上致詞(AP)
2018年,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在馬克思家鄉特里爾(Trier)的紀念活動上致詞(AP)

「中國迫害宗教自由與人權,收下雕像不倫不類」

而那座引起爭端的巨大馬克思銅像,是北京「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的作品,德國人權團體質疑,中國政府迫害宗教自由與人權,收下雕像不倫不類,德國受威脅民族協會(GfbV)批評,如果這個主教城市將中國政府的禮物豎立在市區,是對中國受迫害教徒的背叛。特里爾當地議會在去年經過一番激辯,最後還是決定接受中國政府的餽贈,作為友誼的象徵,也特別添加了一段決議,強調人權的重要性。

特里爾市長萊貝(Wolfram Leibe)認為,藉著200歲誕辰的契機,大眾得以重新評價馬克思其人及他的作品,「在兩德統一30年後,我們終於可以不帶偏見地去審視馬克思這個人……作為特里爾之子,馬克思絕對有資格站在這裡,豎立銅像絕不是為了大賺中國觀光財。」

萊貝說:「如果有人在參觀完這些展覽後去買本書,鑽研馬克思的論點與思想,那我想我們就很有成就感了。」作為馬克思的故鄉,特里爾是許多中國旅客遊德的必訪之處,一年約有5萬人造訪此地,馬克思故居的訪客中,也有3分之1來自中國,博物館內甚至有以簡體中文書寫的告示牌。紀念活動中的中國因素,也吸引眾多法輪功人士聚集至特里爾,抗議北京當局的壓迫。

200年前的5月5日,馬克思誕生在特里爾的這棟建築內。(Théo Paul@Flickr/CC BY 2.0)
200年前的5月5日,馬克思誕生在特里爾的這棟建築內。(Théo Paul@Flickr/CC BY 2.0)

早已資本主義化的中國極力吹捧:馬克思是「千年第一思想家」

相較於在西方,馬克思主義思想被蓋棺論定為為蠱惑人心的烏托邦,責難共產主義的失敗以及帶來的暴政;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正大張旗鼓為馬克思舉行一連串的紀念活動,頌揚他對建立共產主義政權的貢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共官方4日舉行的「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把馬克思捧為「千年第一思想家」;除此之外,習近平早先還要求黨員必須研讀《共產黨宣言》,中央電視台近日也於黃金時段播出五集節目《馬克思是對的》,北京大學更在5日舉辦「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研究論壇,吹起一陣馬克思熱。

2018年,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中國舉行紀念大會(AP)
2018年,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中國舉行紀念大會(AP)

但在早已資本主義化的中國,擁抱馬克思主義教條本身就相當諷刺。香港城市大學教授星賢司(Sean Kenji Starrs)告訴《南華早報》:「如果中國人真的有確實研究馬克思主義思想,他們會發現今日的中國與馬克思主義完全扯不上關係。」

星賢司指出:「北京的億萬富翁比全世界任何一個城市都多,深圳的創投與私營新創公司可以和美國矽谷(Silicon Valley)比美。看看中國南方與沿岸規模龐大的血汗工廠,我們很難主張那些勞工對生產工具有任何掌控權可言。中國勞工多半連對資方大老闆的集體談判權、罷工權都沒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