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我是白老鼠嗎?」輻射屋受害者今上街反核

樹黨成員林佳諭,其實就是輻射屋的受災者,她今天也參加今(6)日舉行的314廢核大遊行記者會。(楊子磊攝)

樹黨成員林佳諭,其實就是輻射屋的受災者,她今天也參加今(6)日舉行的314廢核大遊行記者會。(楊子磊攝)

還記得當年轟動一時的輻射屋事件嗎?儘管掛著輻射屋警告布條的民生別墅仍屹立街口,但輻射屋的危害已漸漸被人淡忘,而在今(6)日舉行的314廢核大遊行記者會上,隱身群眾中的樹黨成員林佳諭,其實就是輻射屋的受災者,由於就讀當年被驗出輻射值超標的永春國小幼稚園,她從9歲起便開始接受輻射追蹤檢查,幼時便在心中有個疑惑:「我是給這個國家做實驗的嗎?為什麼要當白老鼠?」

留著一頭烏黑長髮的林佳諭看起來和一般健康活潑的少女沒兩樣,但仔細看才會發現,在她右側下巴及額頭上皆有不同於周邊膚色的大塊白斑,就像癬一樣。「一開始是看皮膚科,大家以為是癬,但卻一直沒有好。」林佳諭說。她指著右額頭髮鬢上的些許白髮說,「這裡長出來的頭髮都是白的」,後來其他醫生診斷才告訴她這是因為免疫細胞攻擊黑色素細胞所致。

回憶起童年經歷,林佳諭說自己從9歲開始,每年都被帶去醫院接受檢查,「每次都要抽血很痛,我都在心裡想,為什麼我要做這個?我是給國家做實驗的白老鼠嗎?」那時的她還不明所以,只知道自己必須不斷接受抽血等各種健康檢查,沒有諮商也沒有任何心理輔導,高中甚至還被診斷出有甲狀腺腫塊,因而被限制不能吃海帶等等食物,一直到自己就讀環工所時,才在教科書上看到母校永春國小幼稚園輻射校舍的案例,那時才把過去生命的一切經歷串了起來。

同學是否早已離開人世?林佳諭不敢猜測

「每次健檢,我都努力在找過去同學的名字,卻發現找不到了。」林佳諭悻悻然地說。她推測,也許是時間久遠,同學的名字早已消失在她腦海中,但她一直不願猜測的是那些老同學,會不會早已先一步離開人世。她說,自己從小就下意識地排斥看任何輻射對人體影響的圖片或資料,但身為輻射受害者,她仍希望能利用下次追蹤檢查時,找回兒時共同就讀永春國小幼稚園的同學。

「政府總是怪民眾自己怎麼不知道輻射的危害,但這些資訊需要你來告訴我。」林佳諭談起這些年來政府處理輻射屋態度的疏失,好比明明確定是輻射屋的民生別墅依舊屹立不搖,買到輻射屋的民眾只能自認倒楣。

民生別墅幅射屋的現況,原先懸掛於外牆的「民生別墅幅射屋在此」的布條已破損。(楊子磊攝)

林佳諭表示,由於自身的經驗,她很能理解許多福島受災戶、甚至核電廠附近居民為什麼不願輕易向外人說出自己的家鄉,「輻射受災戶」不僅須面對外界質疑的眼神,甚至可能在談戀愛找對象上也受到影響,這是她為什麼投入廢核遊行的理由,就是希望不要再有和她一樣的輻射受災戶了。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