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業權利金最高調至10倍 原民部落看得到、難吃到

2018-04-12 08:00

? 人氣

未來即便礦權展延納入部落諮商機制,礦業開發利益如何擺脫過去各級行政機關的利益分贓機制,真正嘉惠於原民部落,目前仍是一大問號。(資料照,蘇仲泓攝、Joe Lo@flicker、取自亞泥網站/影像合成:風傳媒)

未來即便礦權展延納入部落諮商機制,礦業開發利益如何擺脫過去各級行政機關的利益分贓機制,真正嘉惠於原民部落,目前仍是一大問號。(資料照,蘇仲泓攝、Joe Lo@flicker、取自亞泥網站/影像合成:風傳媒)

台灣水泥礦業長期以來,在原住民固有領域開採,原住民部落長年以來活在山林開發與土石崩塌的陰影,但分配到的礦業開發利益,卻和犧牲不成比例,亞洲水泥,一年給花蓮縣政府6000萬元回饋金,富世、秀林兩村各只拿到60萬元,儘管《礦業法》修法,將大理石礦的權利金比率,從2%調高至5~20%,但由於目前原住民部落,不具備公法人地位,未來即便礦權展延納入部落諮商機制,礦業開發利益如何擺脫過去各級行政機關的利益分贓機制,真正嘉惠於原民部落,目前仍是一大問號。

齊柏林過世 引發亞泥礦權展延爭議

去年亞泥礦權展延,因為紀錄片導演齊柏林過世引發國人重視,在輿論高度壓力下,民進黨政府端出《礦業法》修正草案,針對水泥礦業長期以來使用原住民土地,卻未依據《原基法》踐行部落諮商權,經濟部以提高水泥礦業權利金比率,希望誘使原住民部落,能夠同意水泥礦權的展延。

20170624-「看見齊柏林」紀念展。(甘岱民攝)
去年亞泥礦權展延,因為紀錄片導演齊柏林過世引發國人重視。圖為「看見齊柏林」紀念展。(資料照,甘岱民攝)

不過,相對於水泥業整體支付的稅費,大理石礦開採權利金,其實只佔很小的比率,2015年台灣非金屬礦物開採量為1860萬噸,產值22.1億,其中,大理石礦的產值略高於10億元,目前礦產權利金每噸僅需繳納62元,換言之,水泥礦業目前每年繳納給政府的權利金,僅數千萬元到1億元左右,比起上市公司動輒數億的獲利,可以說是「九牛一毛」。

6個原民部落 亞泥每年回饋1000萬元

以亞泥的新城山礦權為例,該礦業用地面積達185公頃,礦業局官員表示,亞泥目前每年回饋給當地6個原民部落的金額,大約為1000萬元左右,回饋的範圍包括協助校舍修繕、部落房屋龜裂修繕、婚喪喜慶紅白包、部落交通巴士等。

然而,相較於1000萬元的部落回饋,亞泥繳納給花蓮縣政府與秀林鄉公所的相關回饋金額,一年高達6000萬元,官員表示,一般礦業除了要繳納礦產權利金、礦業權費之外,另外,還要地方礦石稅,以以花蓮縣為例,每噸收費高達70元,除此之外,水泥成品每噸需繳納320元貨物稅與空污費。

花蓮富山礦場行程 礦務局台灣採礦歷史照。(王德為攝)
一般礦業除了要繳納礦產權利金、礦業權費之外,另外,還要地方礦石稅。圖為台灣採礦歷史照。(資料照,王德為攝)

即便未來大理石礦的礦產權利金,從目前的每噸62元,提高為620元,原住民部落在地方自治團體的層層利益分配下,到底能夠分到多少,恐怕也不大樂觀。

根據礦務局規劃,為了降低部落諮商權取得的難度,未來礦產權利金的分配方式,將以「倒金字塔」方式分配,礦區所在部落占回饋總金額之40%,所在地之村里占回饋總金額之30%,鄉鎮佔20%,礦區所在地之縣市,占回饋總金額之10%,上述40%部落回饋的6成,將直接回饋給當地部落居民。

孔文吉:回饋都被鄉公所當選舉資源

不過,原住民立委孔文吉表示,他對於水泥礦業的回饋金分配制度,非常有意見,「鄰近亞泥礦區的秀林富士村,都沒有參與分配的權利,所有回饋都是給花蓮縣政府跟鄉公所,被鄉公所拿去當選舉資源,他自己也飽受其害!」

立委孔文吉(陳明仁攝)
原住民立委孔文吉表示,他對於水泥礦業的回饋金分配制度,非常有意見。(資料照,陳明仁攝)

尤其是行政院版的《礦業法》修正案,就已通過礦權展延的礦業部分,原住民部落諮商權之取得,將不會溯及既往,讓很多原住民地區的小礦場,都可以規避掉部落諮商權的適用,孔文吉批評,《礦業法》修法是著眼於全國性礦產資源,不是只針對亞泥,況且,已經展延礦權的亞泥,府院方面都可以召開三方會談,踐行部落諮商權,為何南澳鄉92個小礦場,經濟部方面可以排除諮商權的適用?

王美花:很多連部落會議都組不起來,在「邊走邊學」

針對孔文吉質疑,經濟部次長王美花表示,目前鄰近礦區的原民部落,以宜蘭南澳鄉為例,很多連部落會議都組不起來,儘管部落會議,原住民鄉鎮依法得由鄉公所代為召開,但現在部落諮商權行使,都是在「邊走邊學」階段,不是只有台灣這樣,其他國家部落諮商權的相關程序,也有一點模糊。

20171127-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經濟部次長王美花。(蘇仲泓攝)
經濟部次長王美花表示,目前鄰近礦區的原民部落,以宜蘭南澳鄉為例,很多連部落會議都組不起來。(資料照,蘇仲泓攝)

王美花強調,法律追溯既往的法律效果非常強,如果礦權的部落諮商權的取得,要真的排除「法律不追溯既往」原則,部落諮商權相關的行政程序就要清楚,「希望大家要幫忙思考,同時讓原住民部落接受,也讓既有礦業可以接受,讓諮商同意慢慢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