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服員叫苦、案家負擔增 長照2.0新制幫了誰?

2018-04-02 08:00

? 人氣

長照2.0新制改依項目計價,導致居服員與案家原本融洽的關係變得好比稱斤論兩的商業模式。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資料照,愛長照提供)

長照2.0新制改依項目計價,導致居服員與案家原本融洽的關係變得好比稱斤論兩的商業模式。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資料照,愛長照提供)

「長照2.0新制誇口要重振居服員工作尊嚴,結果案家負擔倍增,我們做居服員的背了黑鍋、挨了白眼,多數人的薪資卻不增反降,試問政府的補助究竟肥了誰?」一名女性居服員說,新制改依項目計價,導致居服員與案家原本融洽的關係變得好比稱斤論兩的商業模式,「我也不年輕了,經不起一變再變爛制度的折騰,所以決定另謀生路,跟長照服務說拜拜!」

正如這名居服員所說,衛福部去年底急匆匆推出改採依項目計費的2.0新制,原本的出發點是想提升居服員的工作與專業尊嚴;此外,也盼能一舉衝破國內居服員長期以來平均月薪僅29k的天花板,藉以吸引更多學有專長的年輕人投入長照行業。

天如專題-20180331-SMG0035-國內近年長照居家服務員在職人數變化.jpg
 

薛瑞元:舊制依時數計費,仍有不公平

衛福部次長薛瑞元解釋,「試想在舊制依時數計費的遊戲規定之下,一位資深居服員因服務動作專業、精準、有效率,在2小時服務時數內可能已為失能老人完成洗澡、按摩、備餐的多項服務;另名菜鳥居服員則可能拖拖拉拉,前後花了3小時才幫老人洗好澡,但後者拿到的服務費卻比前者多,這樣公平嗎?」

20171206-專訪衛生福利部常務次長薛瑞元。(蘇仲泓攝)
衛福部次長薛瑞元解釋,在舊制依時數計費的遊戲規定之下,對於動作快的居服員不公平。(資料照,蘇仲泓攝)

更甚者,過去部分案家誤把居服員視為什麼都能做的「鍾點幫傭」,尤其一般戶申請居家服務須支付部分負擔,有的案家還可能有時間內若讓居服員閒著,自己豈不就虧本的心態,「例如案家原本申請居家服務主要目的是為失能者做身體清潔,到頭來可能連家裡的廁所都會要居服員順便清一下。」

受到政府關愛 居服員感謝 

針對政府上述對居服員種種維護的用心良苦,做了近10年居服員的小紅嬸也並非完全不領情。她表示,「居服員真的是份既勞心又勞力的工作,有時只能激勵自己,除了賺錢,就當是在積功德吧,然後才能繼續撐下去…,能夠得到政府關愛的眼神,我們當然高興。」

但小紅嬸感嘆,長照家庭也不容易啊!尤其會申請居家服務的案家,平日多是由一名近親擔任失能者的主要照顧者。只是隨著失能者失能程度日益加重,漸漸必須一周申請幾次不同內容的居家服務時數,靠居服員到宅幫個手才能照顧得過來;惟照顧現場許多服務需要的產生都是零零碎碎,甚至出於突發狀況,失能者本身或家屬也是身不由己。

老人、長者、長輩、長照。(取Pixabay)
只是隨著失能者失能程度日益加重,漸漸必須一周申請幾次不同內容的居家服務時數,靠居服員到宅幫個手才能照顧得過來。(資料照,取Pixabay)

政府盼提升薪資 居服員嘆實際沒成長

回到居服員平均薪資偏低的議題,小紅嬸說,倘若新制真能讓居服員平均薪制全面顯著提升,全國近萬名居服員怎會不樂意?問題就出在並沒有啊!「現在我們拿著按項計價的居家服務價目表到案家服務,感覺自己就像推銷員。而過去辛苦服務,至少還能獲得家屬的真心感謝;如今卻像上陣殺敵的軍人,打完仗受了傷還得自己敷藥!」

天如專題-20180331-SMG0035-各縣市居家照顧服務員人數及分布_工作區域 1.jpg
 

另名中生代居服員百香姐的情況更糟,因為近日其負責的案家部分負擔增加了,居服員身在第一線,自然首當其衝,百香姐與家屬好不容易培養的信任關係也起了變化;諷刺的是,同時間百香姐服務的居家照顧公司也評點她的接案量不如其他同儕,工作效率不理想,若再不改進,可能就有被裁員的危機。

資深居服員 決定抽身不幹

百香姐沒好氣地說,她也年近半百了,原想小孩大了,趁還能動時去做個鐘點居服員,反正時間自由,幫助失能家庭之餘,也可以存點錢養老,沒想到現在錢沒賺到多少,整個人還被消磨得灰頭土臉,「長照即將隕落,我決定抽身不幹了!再來的選舉我也不會去投票,反正沒了期待就不會失望。」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