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李明璁專欄:忘記帶手機出門的一天

「別讓手機無時無刻地鞭策你或豢養你吧!」(圖/pixabay)

「別讓手機無時無刻地鞭策你或豢養你吧!」(圖/pixabay)

寫這篇文章時,我正遭逢如此窘境;手機沒帶,筆電也不在身邊而無法上網,頓失自身角色的存在感而焦慮不已。我袋裡翻找出筆記本,一字一字老派地寫下,如此奇妙的反思……

十九世紀初懷錶普及,有文人形容從此每個人口袋裡都有了一條鞭子。新教倫理的守時戒律和資本主義的效率計算,透過這只小小的計時器緊密結合,進而改變了人類生活狀態。兩百年後,人類的口袋有了新玩意──智慧型手機,它不僅是條更犀利的鞭子,還是根賴以維生的胡蘿蔔。

令人愛恨交織的手機,是日常裡讓人同時體驗著遭受奴役與感受自由的媒介物。我們一邊倚賴它完成工作、一邊卻也藉助它逃離工作。男女老少、有錢沒錢,各色人等,很少能長時間擺脫手機的控制與誘惑。

除非某一天自己忘了帶手機出門。

寫這篇文章時,我正遭逢如此窘境。筆電也不在身邊而無法登上網路、即時通訊、收發信件……彷彿一夕失聲的歌手,頓失自身角色的存在感而焦慮不已。我從袋裡翻找出筆記本,才發現距離上次好好使用它竟已很久。漸漸地,「書寫」等同於鍵盤輸入;很久不曾真正「下筆」了。

於是坐在咖啡館,我一字一字老派地寫下,如此奇妙的反思。

從職場的角度,我想到近幾年歐洲各國相繼修法,要求主管不得在下班時間發送電子郵件或即時訊息給員工。畢竟,當手機能承載的事物愈多,辦公室的工作壓力就可能隨之滲入生活各個縫隙。手機便捷的自由性,反倒侵蝕了個人隱私自由。

接著我也想到,先前訪談的音樂人蛋堡說,不管多麼數位化,自己還是習慣在筆記本上記錄生活各種稍縱即逝的想法,不只用文字,也會隨性塗鴉。這些習慣動作像是基底,支撐著後續創作的組合完成。

像這樣沒帶手機的一天,反而能在通勤中、行走時,連音樂都沒得聽的空無狀態下,真切感受著周遭環境、細膩觀察起人群互動。瞬間沒了朝向遠方的媒介,就只能好好面對無處可躲的自己。

既然手機能把職場的權力關係延伸到生活中,以至於它不在的時候就會緊張擔憂是否遺漏重要事項,那麼你可以藉此無意(或有意)疏忽來練習一下,看看自己能否暫時逃脫無所不在的前枱角色──不只是工作上、也是各種社群裡的扮演。

晚上回到家,看著忘在桌上手機的螢幕,閃現著一整天各種未接、未讀的數字,難免煩躁起來。一旁攤在案頭的筆記本,則是今日跑跳四處的工作與心情記錄。有凌亂的寫字、塗鴉,以及橡皮擦屑。

「別讓手機無時無刻地鞭策你或豢養你吧!」我決定先把這行用筆寫下來的話,謄打在備忘錄中。

*作者為現任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師。本文原刊《新新聞》1615-16期合刊本,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