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眷村文化誰說了算?

2021-05-08 05:30

? 人氣

國軍空軍防砲部隊出席於三重空軍一村舉辦新北市眷村文化節。(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軍空軍防砲部隊出席於三重空軍一村舉辦新北市眷村文化節。(資料照,顏麟宇攝)

位在新北市三重區的空軍三重一村,日前以多元文化為名辦了一場2021年印度文化節,這可能讓許多榮民或眷村後代感到不解和疑惑。同樣的此類眷村文化也在族群融合下,許多地方政府透過預算去推動,當然啦不能否認從首長心態而論,存有拉攏選票的黏著效力考量。不過這些保存下來的眷村真能代表眷村文化嗎,還有眷村文化真的能等同所謂外省文化的多樣面貌嗎。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首先不能否認,現在透過官方文化部門保存和推動的眷村和文化,是一種簡單又篩選下的樣貌,不是所有眷村文化都如此,因為眷村也是存有資源分配而產生厚此薄彼差異,請問那些有如貧民窟,甚至政府還對其監控的眷村,有文化部門去深入了解和採訪嗎。就以書寫<<台灣地名事典>>的陸傳傑自述,幼時住在澎湖縣眷村戶數只有個位,而且房舍簡陋。同樣的在韓戰發生後來台的反共義士,住在林口義士村早就不存,但政府還是對他們存有戒心,擔心有共黨滲透而監控。此外眷村當然有階級之分,但更存有文官和軍官、教職、文宣新聞之分,裡面就會有不同生態,這裡頭就有人在白色恐怖消失,當然家人也被眷村內為了自保而視若無睹,請問現在有文化部門去紀錄這一段人心在威權統制下的狀態嗎。

還有一點就是眷村不完全等同政治語言上的外省文化,這除了通婚因素外,就是有些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並非隨國府撤退來台,像是李國修的父親,就在北市已經拆除掉的中華商場內做戲靴,他還說會走上逗笑是其母受憂鬱纏身,從沒走出家門下為了讓媽媽開心。而國人所熟知的歌仔戲小生孫翠鳳,北方人的其父更是比國民政府早來台,這些散落在台灣各行各業的外省人和後代,可能在政府推動的眷村文化中也被忽略又遺忘。

而隨著時代改變台灣又上演新的族群文化,陸配還有新住民,這些都同早先的移民一般,對這塊土地和居民有自己的看法和意見,讓這些聲音能多元展現才是互相理解方法,也能讓未來的世代不受到政客操控和擺佈。而現在透過政府資源推廣的眷村文化,也當走出吃喝玩樂的樣板,才能讓你我更加認識少些誤解。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