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企業雙首長制─台積電可以有2顆「北極星」嗎?

2017-10-04 06:20

? 人氣

張忠謀宣佈退休,未來台積電將行雙首長制。(台積電提供)

張忠謀宣佈退休,未來台積電將行雙首長制。(台積電提供)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周一宣布明年6月起退休,他退休後將由劉德音擔任董事長、魏哲家擔任總裁,外界稱之為「雙首長制」; 而且根據張忠謀的說法,所有董事都已同意支持「自下屆起之上述雙首長平行領導」顯然台積電同意也認可這就是一種雙首長制。不過,企業界的雙首長制,成功機率到底有多大?

企業的雙首長制的難題

大部份了解的「雙首長制」,是屬於政治體制的雙首長制,企業少有所謂的「雙首長制」;政治上的雙首長制,即使號稱有憲法規範雙首長(法國是總統與總理、台灣是總統與行政院長)之間的權責,但實際運作時還是有不少混亂不清之處。

企業的雙首長制因為一般是指職位、權力相等的2人,例如所謂的「共同執行長」,更不易明確的區分彼此的權力,運作更難、成功案例更少─特別是有幾家著名的跨國企業都曾實施「雙首長制」,最終都以失敗作收後,雙首長制似乎很難在企業中實施。

最著名的一個案例是花旗(Citicorp)與旅行家(Travelers Group)兩金融集團合併案。每一宗大型併購案中,都潛藏著嚴重的「社會問題」─合併後新公司所有的職位,從董事長、執行長、營運長、財務長到各單位主管都減半,因此總有一個人要失業或降級,所謂併購的「社會問題」,就是指如何處理新公司職位的問題。

花旗與旅行家合併的雙首長制失敗

1998年,以銀行為本的花旗集團與以保險為主的旅行家集團合併成「新花旗集團」,這個新公司的資本額一口氣跳到840億美元,是全球最大的金融集團,也是產品最齊全、號稱「金融百貨公司」的企業。合併過程用得最多的口號是「對等合併」,因此他們解決「社會問題」的方式就是:共同執行長制;原來兩家公司的執行長威爾(Sandy Weill)、李德(John Reed)一起出任「共同執行長」。

這個「雙首長制」運作沒多久就窘態百出,因為權責難分;威爾抱怨:「我現在被分配到的權利和職責,與我跟我妻子分享的權利和分擔的責任沒有什麼兩樣,要知道,我和我妻子已經結婚43年了。」 合併15個月後這種雙首長制就被股東猛烈抨擊,2人最後不得不當眾宣布他們的明確分工和各自的權責範圍。之後威爾找來由財政部長退下的魯賓來花旗集團,原意應該是希望調停2名共同執行長的工作與決策,但終究難以運作,董事會最後讓李德告老還鄉,威爾成為唯一的執行長。

「我們需要一顆北極星」─而且只能有一顆

在共同執行長制時期,花旗召開一場高幹的研討會,討論到組織運作順暢與效率問題時,公司資深高幹提出:「我們需要一顆北極星」。

這是一句非常妙且一語中的的話。企業經營與發展需要有方向,就是有顆北極星指引,這顆北極星就是執行長(有些公司可能會是董事長,特別是台灣公司);但重點在「只需要一顆」,不多也不少,這話類似中國古語的「天無二日、民無二王」。事後魯賓寫下其心得說:「在企業環境中共同執行長密切合作、發揮效率的機率很低。大部份的情況下,最好只有一顆北極星」。

另外一個著名案例是曾經的手機巨擘諾基亞,也曾出現過「2個北極星」,結果內部陷入決策緩慢、政治內鬥中,雖然曾經在許多技術、及對手機未來的洞見上領先全球,但最後終究敗陣下來。

當然,雙首長制也有成功案例;著名的黑莓機公司早期曾行共同執行長制,2名執行長一個負責規劃生產出手機,一個負責行銷,合作無間、創造黑莓機的盛世;魯賓也曾在高盛與其它人一起擔任共同執行長,也能互補合作的讓企業有效率的運作。

天無二日,國內尚未看過成功案例

台灣似乎少有實質的共同執行長制,因為多數台灣企業就是「老闆制」,企業少見、甚至不允許出現「2顆北極星」;即使短期有兩顆北極星,最終只能剩一顆。

最著名的當然是台塑集團的第一代,雖然兄弟一起創業,但弟弟王永在是「永遠的總座」,台塑「北極星」就是王永慶,別無分號。國泰蔡家兄弟創業,最後終究分家開枝散葉成幾個金融公司,甚至到第二代的蔡宏圖、蔡震宇兄弟,蔡震宇最後還是把所有股權賣給蔡宏圖,離開國泰另立門戶。新光吳家後來也分為兩大金控,及百貨與製造等不同領域。

不久前國內IC設計龍頭聯發科找來中華電信前董事長蔡力行,與蔡明介一起擔任「共同執行長」─不過,裡裡外外,大家都知道這個公司還是只有「一顆北極星」。

台積電的天空能永遠容納2顆北極星嗎?

台積電成立30年,一直只有一顆北極星─張忠謀;即使張忠謀一度交出執行長職務,但外界都知道北極星是誰;當執行長犯錯時,張忠謀馬上回頭接下執行長。不過,這次張忠謀選擇類似「裸退」,不是中國傳統「扶上馬,送一程」,他不再過問經營事務、甚至連董事席位也不保留─這點其實是值得肯定,如果張忠謀保留董事席位,不論是公司內或外部人看,台積電的「北極星」還是張忠謀,劉、魏2人永遠無法真正領導台積電、永遠無法真正接受試煉,因為天坍下來還有「老大」頂著,當然更無機會成為新的「北極星」,未來台積電會是真正的雙首長制。

這是一個長期可運作的方式,還是短暫過度、終究會出問題的制度?以過去案例看,天空只能容納一顆北極星的機率是相當高。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