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在家工作的日本上班族心聲:一直關在套房裡好憂鬱,我想進辦公室上班啊!

2021-01-12 19:10

? 人氣

日本首相菅義偉7日傍晚發表「緊急事態宣言」。(美聯社)

日本首相菅義偉7日傍晚發表「緊急事態宣言」。(美聯社)

為阻止首都圈第三波疫情持續擴散,日本首相菅義偉近日針對首都圈一都三縣(東京都、埼玉縣、千葉縣及神奈川縣)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並研議在13日宣布擴大至關西地區的大阪、京都、兵庫。加速惡化的疫情除對日本醫療、經濟帶來龐大的壓力外,長期在家工作的單身上班族也開始出現憂鬱、暴飲暴食的健康問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NHK報導,截至12日下午3時為止,東京都總計新增970例確診病例,雖是8天以來單日新增病例首度降至千人以下,但與過去星期二的確認病例相比,僅低於上週二(1月5日)的1278人,故仍需保持高度警戒。受疫情遲未平息影響,日本業界除出現部分業者關閉分店、裁員止血的情形外,被迫長期在家工作的上班族,也出現健康亮紅燈的情形。

於東京都市中心某間IT企業工作的30多歲男性A表示,為方便通勤,他從2019年的夏天起在公司附近租套房,每月房租約9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4萬),但去年4月初首度進入緊急事態宣言狀態後,他被迫過著每天在家工作的封閉生活,難以調適上下班狀態,最後因壓力過大暴飲暴食而胖了7公斤。

A表示,在家工作的8個月以來,他曾嘗試過各種方法,但就是無法好好調整上下班的狀態,一想到每個月要付9萬日圓,勉強自己在狹窄的套房裡工作,就覺得心煩意亂,直到緊急事態宣言狀態解除,公司讓職員重返公司工作後才好一些。

「套房本來就不是適合在家工作的環境,就算將房間裡的東西和擺設整理到一邊,清出可以工作的空間,但工作時棉被就在一旁,讓人很難專心在工作上。我本來想把床改成高架床,把床下設成使用電腦的空間,但考慮到房間的採光本來就不是很好,又把工作環境設在床下,要一整天待在這種昏暗的環境工作,感覺會很憂鬱。」

「為了避免自己被封閉的生活逼出病,我現在偶爾會到咖啡廳或有推出遠端工作方案的商務旅館工作,但長期下來的花費十分可觀。雖然我心裡真的很想進公司上班,但因為疫情持續擴大,所以還是只能在家上班。這段時間,我待在小小的套房裡工作,深刻體驗到行動被『限制』的感覺,有時候甚至還會因為太煩躁而突然想搥牆壁發洩⋯⋯我想不論是在金錢還是精神上,我都快要不行了。」

另一名在網站相關企業工作的20多歲女性B也有同感,B住在東京下城地區,從日本政府於去年春天首度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前後,便開始在家工作的生活。談到在家工作要克服的挑戰,B除表示要切換上下班狀態很難,很容易因為電視、棉被等週遭事物的「誘惑」而無法集中於工作外,封閉的生活也讓她無法和人直接面對面聊天,最後因為心情憂鬱而常常失眠。

考慮到疫情遲遲未平息,甚至有越來越嚴重的情形,B決定跳脫「在家生活很苦悶」的想法,努力充實自己,積極過好每一天。雖然無法出門上班,但B仍會每天都換好外出的衣服,化上淡妝,並對鏡子練習微笑。此外,B還訂下計畫,像是每週可以吃1次大餐犒賞自己,或等疫情結束後一定要出國旅行等等。

一名從事製造業的20多歲男性C,雖然每個月還是有幾天固定的日子可以進公司上班,不像前述提到的A、B只能每天在家工作,但基本上還是以在家工作為主。相對於B小姐以每天打扮、訂定目標等鼓勵自己度過在家工作的封閉生活,C則是和朋友召開「線上飲酒會」,利用會議視訊軟體,各自在小套房舉起酒杯飲酒作樂,抱怨公司和在小套房工作的辛勞,舒緩因為疫情及長期在家工作而產生的鬱悶感。

從日本網友的反應來看,相對於不少民眾認為在家工作不用擠電車、不用開沒有效率只是「大眼瞪小眼」的會議,也不用見到討人厭的上司或同事沒什麼不好,部分民眾則認為,在家工作很看個性和生活空間,一般上班族居住的套房往往採光沒辦公大樓好,椅子也不適合長時間坐著使用電腦,故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長期下來很憂鬱或身體不適。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