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加泰隆尼亞百年獨立建國路,公投是最後一哩還是重返原點?

2017-09-19 06:10

? 人氣

加泰隆尼亞民眾揮舞象徵獨立的孤星旗。(美聯社)

加泰隆尼亞民眾揮舞象徵獨立的孤星旗。(美聯社)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西班牙兩大城市馬德里與巴塞隆納如果有什麼歷史恩怨,應該都是在足球場中結下的樑子,西班牙甲級足球聯賽(西甲)兩大豪門「皇家馬德里」和「巴塞隆納」勢不兩立已將近90年。然而對於許多巴塞隆納人而言,馬德里不僅是球場上的死對頭,以馬德里為首都的西班牙根本就是「另一個國家」!他們自己的國家呢?它叫「加泰隆尼亞」。

面積相當於比利時、人口750萬的「加泰隆尼亞共和國」

加泰隆尼亞(Catalonia,Catalunya)何許地也?它其實是西班牙17個自治區(comunidad autónoma)其中之一,位於東北隅地中海濱,北方接壤法國與蕞爾小國安道爾(Andorra),面積3萬2108平方公里(略大於比利時,相當於拿掉南投的台灣),人口約750萬(台灣的1/3),2016年GDP約2236億歐元(約為台灣的1/2),首府就是巴塞隆納(Barcelona)。

這樣的基本條件是否夠資格成為一個國家?答案應該是肯定的。更重要的是,加泰隆尼亞人(Catalans)是西班牙的少數民族,擁有獨特的語言、風俗與文化,與主要民族卡斯蒂利亞人(Castilians)的歷史恩怨糾葛複雜,數百年來幾度分合。法西斯獨裁者、納粹同路人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將軍1938年至1975年執政期間,毫不留情地壓制加泰隆尼亞的民族性,冤仇越結越深。佛朗哥死亡之後,西班牙展開民主化進程,加泰隆尼亞問題始終棘手,地方與中央的根本分歧難以消解。

起源於1922年的現代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長期蟄伏,尤其是1979年加泰隆尼亞恢復自治區地位之後,許多當地人認為已經足夠。但從2006年開始,由於馬德里(Madrid)當局對自治條件多所刁難,加泰隆尼亞人要求透過公投獨立建國的呼聲日益高漲,西班牙政府則是想方設法全力封殺。因此世人除了關注加泰隆尼亞何去何從,也想看看一個民主國家如何因應分離主義。

加泰隆尼亞民族日,100萬人帶著「孤星旗」上街。(美聯社)
加泰隆尼亞民族日,100萬人帶著「孤星旗」上街。(美聯社)

2014年公投超過8成支持獨立,但投票率太低

預定今年10月1日舉行的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其實並非頭一遭,2014年11月9日就辦過一次,當時高達81%的選民投下贊成票,不過投票率只有37%,而且在馬德里壓力之下,自治區政府(Generalitat)將它定位為的不具法律約束力的「諮詢性公投」。同一年的9月18日,英國的蘇格蘭也舉行獨立公投,結果反對票以55.30%壓過贊成票的44.70%。

「加獨」人士並不氣餒,民族自決的訴求仍然深入人心,第二次獨立公投是遲早的事。不同於3年前的「諮詢性公投」,加泰隆尼亞人再度扣關力道更猛,選票上只有一個問題:「你是否贊成加泰隆尼亞以共和國形式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而且自治區政府已經宣示,無論投票率高低,只要支持獨立的票數過半,他們就會立即啟動脫離西班牙統治、建立「加泰隆尼亞共和國」的進程。

西班牙總理拉霍伊批評,加泰隆尼亞政府由恐怖份子掌控。(美聯社)
西班牙總理拉霍伊嚴辭批評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美聯社)

「公投違憲」!馬德里中央全力封殺

面對「加獨」來勢洶洶,3年前打過一仗的西班牙總理拉霍伊(Mariano Rajoy)再次強勢應戰、猛踩剎車。2014年「蘇獨公投」獲得倫敦中央政府的許可,法理上完全沒有問題,但兩次「加獨公投」都是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一意孤行」,拉霍伊在取得憲法法院的「公投違憲」判決之後,毫不留情地使出法律與經濟的殺手鐧,雖然不會有刀光劍影、槍林彈雨,但煙硝味依然濃烈。

於是我們看到馬德里當局三令五申,嚴禁加泰隆尼亞4個省的948個鄉鎮市首長配合辦理公投,下令加泰隆尼亞警方全面查扣公投的海報文宣,接管自治區的公務員薪資支付工作,甚至禁止當地報紙刊登為獨立催票的廣告。不難想見,中央政府與自治區政府對槓,最為難的是夾在中間的地方公務員與警察。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2017年10月1日舉行獨立公投之前,支持者紛紛走上街頭發聲(AP)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2017年10月1日舉行獨立公投之前,支持者紛紛走上街頭發聲(AP)

獨立就會被趕出歐洲單一市場?經濟衝擊難以逆料

不過就算得到民意支持、公投背書,「加獨」與「蘇獨」同樣大不容易。加泰隆尼亞經濟實力雄厚,GDP佔西班牙全國GDP約1/5,不像蘇格蘭那麼倚賴特定產業(北海石油),但是兩者都面臨失去歐洲單一市場的大問題。「加泰隆尼亞共和國」果真建國成功,會立刻被踢出歐元區(Eurozone)與歐盟(EU),西班牙則將扮演攔路虎,絕不讓它輕易重返5億5000萬人口的歐洲市場。

加泰隆尼亞不少大企業已經展開避險工作,甚至表明一旦獨立公投過關,他們會把總部從巴塞隆納遷往馬德里。西班牙經濟部長德金多斯(Luis de Guindos)也警告,獨立後的加泰隆尼亞將面臨經濟災難:GDP縮水25%至30%,失業率(今年第一季為15.28%)飆升一倍。

2014年11月的公投結果是一面倒,但投票率太低,並不具代表性。今年7月自治區政府進行的民調顯示,49.4%加泰隆尼亞人反對獨立,支持者僅41.1%;不過70%以上的民眾認為公投該辦,誰勝誰負固然重要,「讓人民發聲」的程序正義更不可或缺。「加獨」陣營顯然期望馬德里的強力封殺適得其反,催化加泰隆尼亞人的民族主義情緒,衝高投票率,並一舉跨越50%贊成票門檻。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2017年10月1日舉行獨立公投之前,支持者紛紛走上街頭發聲(AP)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2017年10月1日舉行獨立公投之前,支持者紛紛走上街頭發聲(AP)

自治區領導人全力突圍,公投箭在弦上

現在距離投票只剩10來天,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主席普吉德蒙(Carles Puigdemont)聲稱已製作好選民名冊,備妥6000多個票匭(但存放地點保密,以免被抄),10月1日的民族自決勢在必行。普吉德蒙已經賭上自己的政治生命,他呼籲馬德里中央與自治區對話,但顯然無意妥協退讓。9月11日是加泰隆尼亞的「民族日」(La Diada),超過100萬人走上巴塞隆納街頭,高舉紅黃條紋的「孤星旗」(Senyera Estelada),高唱有如加泰隆尼亞國歌的《收割者》(Els Segadors),這樣的場景讓「加獨」陣營軍心大振。

如果這場獨立公投失敗──無論是被馬德里封殺還是被選民否決,普吉德蒙勢必要下台謝罪,自治區議會也要提前改選。加泰隆尼亞政局重新洗牌之後,獨立公投將被束之高閣,在可預見的未來不可能三度扣關,只能繼續爭取更大的自治空間,財政將是雙方交鋒熱點──加泰隆尼亞長期抱怨自己的付出(GDP與稅收)與所得(政府投資)不成比例。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主席普吉德蒙(Carles Puigdemont)(右)(AP)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主席普吉德蒙(Carles Puigdemont)(右)(AP)

追求獨立固然艱苦,但一定要血流成河嗎?

追求獨立永遠是艱苦而漫長的工程。1993年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分家為捷克共和國(Czech Republic)與斯洛伐克(Slovakia)是少見的不流血案例,同一時期、同在歐洲裂解的南斯拉夫則陷入慘烈的內戰與屠殺。這個月伊拉克北部的庫德族自治區也要辦獨立公投,但戰爭陰影揮之不去。

如今放眼歐洲,民族自決與獨立建國的熱點除了加泰隆尼亞與蘇格蘭之外,還包括烏克蘭的頓內次克(Donetsk)、已脫離塞爾維亞的科索沃(Kosovo)、賽普勒斯島上已實質獨立的北賽普勒斯(Northern Cyprus)、摩爾多瓦與聶斯特河東岸((Transnistri),暴力衝突此起彼落。西班牙北部的巴斯克自治區(Basque Country)也有強烈的分離傾向,其激進人士曾長期進行武裝鬥爭與恐怖攻擊,直到近年才放下屠刀。

當然,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這場分手(或分手未遂)攻防戰,是在穩固的民主與法治體制中進行,不致於讓失控的民族主義情緒喋血街頭。相信無論10月1日的投票結果如何,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都能夠樹立「針鋒相對但和平解決」的主權爭端與民族自決典範。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