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堅強死囚!受冤坐牢32年「牙齦整排膿包、腳長滿瘤」 律師道出他畢生堅持一件事

2020-11-26 09:00

? 人氣

「我最擔心的就是救不出來,死在裡面。」這案件或許任何人都想像不到「死刑」,但他還是被判了11次死刑、在牢獄度過32個年頭,從28歲的青年關成60歲老人,永遠治不好的皮膚病、牙齦流膿、雙腳長滿瘤,成為被遺棄在台灣司法最黑暗一角的存在...(陳品佑攝)

「我最擔心的就是救不出來,死在裡面。」這案件或許任何人都想像不到「死刑」,但他還是被判了11次死刑、在牢獄度過32個年頭,從28歲的青年關成60歲老人,永遠治不好的皮膚病、牙齦流膿、雙腳長滿瘤,成為被遺棄在台灣司法最黑暗一角的存在...(陳品佑攝)

「我第一次去接見,透著玻璃看到的部份無法那麼近,但律見距離比較近,我第一次看到都快嚇死了,他牙齦都是膿包,蛀牙已經從牙根進去、化膿整排、上下都有……他必須逞強,他必須不斷告訴我們他會再撐一下、再撐一下,但他也就這樣逞強過了32年……」

案發當時有不在場證明、電話錄音130字經聲紋鑑定僅19字被認定「相似」、指紋比對不符、死者屍體找不到、破案警察甚至因為有刑求事實被定罪──這案件或許任何人都想像不到「死刑」這結果,但他還是被判了11次死刑、在牢獄度過32個年頭,從28歲的青年關成60歲老人,永遠治不好的皮膚病、牙齦流膿、雙腳長滿瘤。他是邱和順,被遺棄在台灣司法最黑暗一角的存在。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最擔心的就是救不出來,死在裡面。」這是救援邱和順案14年、如今已52歲的律師尤伯祥,對邱和順最大的擔心。國家公務員雖然大多曉得邱案有問題、不敢執行,但也不敢放人,一條人命就這樣被棄置獄中漸漸腐朽,而義務律團裡最年輕的律師郭皓仁,也在第一次律見親眼見到邱和順的身體是如何崩壞,全身是病。

20201115-專訪邱和順案義務律師團成員,邱和順案展覽。(陳品佑攝)
國家公務員雖然大多曉得邱案有問題、不敢執行,但也不敢放人,一條人命就這樣被棄置獄中漸漸腐朽(資料照,攝於「海旺天光:邱和順被遺忘的32年」特展/陳品佑攝)

「邱和順案的問題還在司法裡,證明司法是個隨時會出軌的列車,修了32年還沒修好。」郭皓仁說。脫軌的司法始終停在原地,但他也看見,被摔出軌道外的犧牲者始終強韌、拖著漸漸腐朽的身體堅持自己沒有犯罪,這問題,邱和順已問了32年:「我沒殺人,法官為什麼沒勇氣判我無罪?」

尋無死者屍體、驗無指紋、有不在場證明、全員遭刑求 他仍從1989年一路遭判11個死刑

1987年12月的台灣不平靜,先是發生女性保險業務員柯洪玉蘭遭強盜分屍、頭與四肢都被切除、扔進苗栗竹南射流溝的案件,接著是新竹小學生陸正在補習班前被擄走,當晚陸家雖然接到3通電話、而後陸母依歹徒指示交出贖金,陸正就這樣消失了,再也沒回家。兩件大案震驚社會、人心惶惶,當年父母再三告誡孩子要小心壞人、孩子也都聽過未曾謀面的陸正之名。

終於在1988年9月,警方宣佈「破案」了,兩起重大刑案的主嫌就是「犯罪集團」首腦邱和順,民眾似乎也可以鬆口氣、再也不用擔心走在路上突然失蹤──然而,當時的民眾、甚至死者家屬也都不曉得,「破案」背後是疑點重重,消失的證物與消失的真正凶手。

據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整理歷來筆錄與判決資料,就柯洪玉蘭案,法院認定柯洪玉蘭是在1987年11月24日「下午1時」受害,然而柯洪玉蘭的外甥、兩位表哥皆指認在當天「下午6點」仍看到柯洪玉蘭在竹南鎮上各地出沒,也說柯洪玉蘭穿的是白上衣綠長褲、戴金邊眼鏡,本案共同被告羅濟勳卻說柯洪玉蘭是穿「花洋裝」。甚至,警方雖在柯洪玉蘭被棄屍地點附近找到一個黑色塑膠袋,裡面裝有殺豬刀、針筒、男性內衣褲、還有女兒指認的柯洪玉蘭皮鞋,這包關鍵證物卻被弄丟了,刑事警察局曾於2010年函覆否認有皮鞋,說那是「拖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