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桂越專文:羅教授的第一堂課

2020-10-18 05:50

? 人氣

作者與羅教授8月27日到里民活動中心舉行說明會,與村民分享好土壤的重要性,以及如何用葉子進行有機堆肥。(圖為作者提供)

作者與羅教授8月27日到里民活動中心舉行說明會,與村民分享好土壤的重要性,以及如何用葉子進行有機堆肥。(圖為作者提供)

和羅揚銘第一次見面是在志遠的「真食手作」餐廳,他是「食品工業」的國際權威。「真食手作」的老闆趙志遠、廖千慧夫婦後來成為真實朋友。其實志遠最早是在課堂上與羅教授相遇的,他們是師生關係。

那天,羅教授在「真食手作」開同學會,我也正好在店裡用餐,廚娘千慧出來介紹,我上網查了一下,此君可有來頭了:聯合國「人類健康組織Human Health Organization」頒過一個「國際食品安全傑出研究獎」給他。

羅揚銘是研究土壤污染與食品安全的專家,常常代表美國政府到非洲、東南亞、大陸等世界各地宣導地球與食品安全的重要性,他的工作是高尚的,也是當務之急。

當地球的土壤遭到污染、農夫種出來的糧食必然也遭到污染,當食品不安全時,我身為地球一分子能貢獻什麼?我不懂如何改善環境,我的專長是傳播,可將羅教授的理念與技術傳播出去,遠的不說,從我村子開始,從一小塊土地開始!

知道他的專長與志向後,我腦袋馬上一轉邀他到咱村子走走,給那些純實的村民講講世界大道理。沒想到他竟回說:「就明天!」痛快!這年頭很少有人約會這麼痛快的,不是「我要先看看我的schedule」,要不就是「我要先問問我的秘書」,沒料到他老羅想都沒想脫口就是「明天!」其實他是想了,他是以工作為先,什麼比能幫助農人搞好土壤、種好蔬果重要?於是「明天!」

羅教授現場教學如何用落葉做有機堆肥。(圖為作者提供)
羅教授現場教學如何用落葉做有機堆肥。(圖為作者提供)

我一共帶羅教授去了兩趟三芝,第一趟是去認識環境,所謂的新生訓練,他要先嚐嚐我們這兒的風水,才能調出一杯美酒。我帶他去見新庄里、我住的里的「意見領袖」,里長林文章。當場喬定月底、8月27日到里民活動中心開一場說明會,教教村民好土壤的重要性,分享用葉子做有機堆肥的方法。然後我們去劉芳瑢家,在她家大院喝了花草茶,我猜他們是有緣的,因為同屬拈花惹草一族,大家都滔滔不絕,談到要用落葉作有機肥,劉大姊就來勁了,馬上請她家掌櫃林達三與秀卿夫婦和羅教授相識,羅教授抓時間馬上現場教學,交代要先弄個容器,裝滿落葉,定時澆水,還要秀卿去買個溫度計……說好下次見面看成果。最後一站是到畫家鄭愛華的家,他們相談甚歡,愛華還說要介紹他認識幾位對土壤、農作有專業學養的朋友給羅教授認識,他們彼此交換Line,喝杯咖啡,一天工作完畢,該散了,太陽也下海了。Day is done!

羅教授現場教學如何用落葉做有機堆肥。(圖為作者提供)
羅教授現場教學如何用落葉做有機堆肥。(圖為作者提供)

這幾次到村子造訪,一路上多謝志遠、千慧開車接送,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哈哈!

漂流物幻想曲

2020年,香港朋友與我聯繫的次數比過去幾年都多,他們對未來的憂慮不是上街抗爭、罷免可以解決的。許多朋友羨慕住在台灣的我,紛紛WhatsApp我,打聽移民台灣的方法,我不能對著他們說:「搬到哪兒都一樣!」有的乾脆明白說明自己是「黑名單」……我怎麼辦?我不是黃雀行動的會員,黑白兩道人脈通吃的主帥,把個吾爾開希、柴玲弄出來,我沒這個本事。

台灣明著沒有類似英國的拯救難民組織,人家英國民間、政府一起來,一九八九年我剛好當天抵達倫敦,六四救人行動讓我長了眼,所有大陸留學生只要證明回不去(一張上街活動的照片)就可以永久居留英國拿到護照,我的閨蜜金曉炎,朋友汪浩等都是那時候得以留在英國繼續完成學業的。這些朋友,我為了他們除了感謝英國政府,還是感謝。

今天早上到海邊晨走,平坦的沙灘突然出現一團漂流物……五個四四方方的保麗龍,外面用網子裹著……這個龐然大物,飄在大海裡,綁上五個人應該沒問題……平安上來了嗎?想想不久前倫敦貨櫃悶死的慘劇,海上漂流總比凍死在貨櫃箱裡好不是……

我突然想到,萬一今天,我香港的好朋友們,那些理性、非暴力上街表達人民意見的、那位住在元朗、不敢穿黑衣的老百姓、牧師小妹……他們如果在香港政府黑名單中,選擇避開風頭,被逼得要到台灣避難,雖然台灣正門大開,但黑名單是不能大步離開香港的……建議台灣政府要未雨綢繆,閉門討論如何人道處理香港難民問題,這是我所至盼,亦是我的憂慮!不要等事情發生了在慌亂中不知所措!

滿腦子想的事,是種在心裡的種子,抽芽是必然的。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村子2》(巴爾幹洋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