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或拜登當選都不好 俄羅斯只想美國選後一團亂

2020-10-06 21:00

? 人氣

美國與俄羅斯國旗(AP)

美國與俄羅斯國旗(AP)

美國總統川普2016年贏得總統大選,而在宣誓就職前7天被爆出準國安顧問佛林,曾在與時任俄羅斯駐美大使季斯里亞克通話,談論歐巴馬政府對俄制裁內容,掀起俄羅斯介入美國選舉疑雲,特別是暗助川普勝出,不過《華盛頓郵報》時事評論員沙洛爾撰文稱,俄羅斯在這次大選中的影響大不如前,但若選後美國陷入動盪,則是俄羅斯所樂見的情況。

俄羅斯干預力道不如2016年

《華盛頓郵報》6日刊登沙洛爾(Ishaan Tharoor)文章指出,由於油價下滑和大眾對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長期大權在握而不滿,俄羅斯對2020年的美國大選影響力不如2016年,加上被視為「普京頭號敵人」的民運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遭人下毒,也對俄羅斯內部產生影響,且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可能勝選,俄羅斯擔心面臨更多制裁。

沙洛爾提到,川普過去4年期間,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沒有放鬆,「但川普是個特例」,且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9月17日在聯邦眾議員國土安全委員會聽證會上坦言,俄羅斯對這次美國大選的干預行為「相當活躍」,特別是「抹黑」拜登,而前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10月1日則稱,川普「意圖教唆」俄羅斯煽動郵寄投票疑慮。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美聯社)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美聯社)

拜登當總統將組反俄大聯盟

美國智庫「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PA)執行長波利亞可娃(Alina Polyakova)告訴《華盛頓郵報》,不論川普政府反俄立場往前多少,「還是有個對俄羅斯不強硬的白宮」,且從阿富汗、敘利亞、利比亞到波羅的海地區,俄羅斯「一直有能力製造各種危害」,而川普本身不願對普京採取強硬態度。不過換成拜登執政,可能會「重建」與俄羅斯的關係。

「儘管俄羅斯是在歐巴馬任內介入敘利亞、烏克蘭,甚至是(2016年)美國大選」,波利亞可娃表示,「不論喜不喜歡,拜登是歐巴馬政府成員,但對現實後果沒有使上太大力」。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RIAC)庫爾圖諾夫(Andrey Kortunov)先前告訴《彭博社》,若拜登選上總統,俄羅斯會面對1個強大團結的反俄聯盟。

2018年7月16日赫爾辛基「雙普會」,美國總統川普表現荒腔走板,被譏為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傀儡(AP)
2018年7月16日赫爾辛基「雙普會」,美國總統川普表現荒腔走板,被譏為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傀儡(AP)

俄羅斯樂見美國選後一團亂

另外,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將於2021年到期,川普政府試圖與俄羅斯談判新約,仍無太多成果,而拜登若上任,勢必要接手此問題,而拜登競選團隊發言人拜登發言人達科洛(TJ Ducklo)先前向《Axios》表示,拜登政府對俄羅斯會一開始就是強硬姿態,之後持續加大力道,「不會向現在(川普)政府一樣,不嚴肅看待俄羅斯的威脅」。

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旗下的莫斯科卡內基中心主任垂寧(Dmitri Trenin)認為,不論拜登或川普當選,對俄羅斯來說都不是好事,因為若川普連任成功,美國國會加大對俄羅斯的制裁會;如果是拜登勝出,他會證明自己不是「普京的小狗」,非常嚴肅看待俄羅斯的威脅。波利亞可娃直言:「對俄羅斯而言,就好的結果就是一團亂。」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