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冤獄致父親自殺、好友因傳紙條被槍決 舞台劇再現9旬翁一生最痛

2020-09-28 19:48

? 人氣

舞台劇《那就唱歌吧》還原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見圖)的痛苦經歷。(謝孟穎攝)

舞台劇《那就唱歌吧》還原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見圖)的痛苦經歷。(謝孟穎攝)

「我是所有受難者最軟弱的,軟弱到父親在我剛送到綠島那時,他就覺得這軟弱的小孩無法活著回來、就尋短……這是我一輩子的痛,無法原諒自己……」對現年近90歲的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來說,其一生最痛有2件事。其一是因為一個從沒聽過的「台北電信局」叛亂組織案被判刑10年、父親在他入獄不久後就自殺;其二則是獄中好友蔡炳紅因為一張字條被控「再叛亂」被改判槍決。那時蔡焜霖偷帶著餅乾要給蔡炳紅吃,蔡炳紅卻虛弱地說要喝水,這就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這讓蔡焜霖懊悔一生──這些時代悲歌,皆在將展開巡迴演出的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還原。

海島演劇團長林志遠表示,《那就唱歌吧》係「人權遊台灣」系列的第4號作品,去年演出的《回憶華爾滋》係張常美、丁窈窕、施水環3名女性受難者的故事,今年則帶到「綠島再叛亂案」的獄友,也邀請受難者周賢農、陳欽生、同為受難者後代的促轉會主委楊翠等參與座談分享。

林志遠說,當時與蔡焜霖聯繫時,蔡焜霖一直強調說「我不是主角」,那時代的歷史是很多受難者組成的故事、不只是一個人的故事,但,一個人的故事也能代表每個在這時代受傷害的人的故事。

20200928-舞台劇《那就唱歌吧》呈現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故事。(謝孟穎攝)
海島演劇團長林志遠表示,那時代的歷史是由很多受難者組成的故事、不只是一個人的故事,但一個人的故事也能代表每個在這時代受傷害的人的故事。(謝孟穎攝)

林志遠大學時讀戲劇系,他曾想演一些讓人開心的戲,但與紀念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瑞月之「蔡瑞月舞蹈社」前輩蕭渥廷接觸後,他才明白更多歷史,他困惑,「為什麼台灣的歷史我都不懂,還在看國外的?」如今台灣還有很多人不知道白色恐怖跟二二八事件是不一樣的,而林志遠想用不同的方式談歷史,因此以自身所學,讓大眾更理解台灣。

據海島演劇提供的資料,蔡焜霖出生於1930年12月18日,台中清水人、高中畢業後進入清水鎮公所擔任事務員,卻在1950年因被控涉入「省工委會台北電信局支部張添丁等案」、被控「參加叛亂組織並為叛徒散發傳單」判刑10年──那時蔡焜霖連台北電信局在哪都不知道,當然也不認識所謂「同案」,都是進監獄以後才明白這些同案是所謂的「匪黨」。

判決確定、被送往綠島以後,蔡焜霖結識1名人緣極佳的年輕人蔡炳紅、成為好友,一群人常在做苦工的休息時間對著大海歌唱,沒想到之後蔡炳紅因為傳字條給女獄友黃采薇被發現,牽連入「綠島再叛亂案」被押入雕堡。當時蔡焜霖不顧危險、帶著餅乾穿越守衛偷溜去探視,被刑到虛弱的蔡炳紅卻是有氣無力說地「我要水啦……水啦……」這一幕也在舞台劇重現,飾演年輕蔡焜霖的演員賴謙德在雕堡一方哭喊「我怎麼這麼笨!我怎麼這麼笨!我怎麼這麼笨……」這就是蔡焜霖見蔡炳紅的最後一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