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南榕過世31年首見逾5000頁監控檔案!鄭竹梅:就算有準備,看到心還是涼了起來

2020-08-07 14:32

? 人氣

《自由時代》雜誌社主編鄭南榕(見圖)女兒鄭竹梅閱覽監控檔案,看見5000頁的監控紀錄,過程數度落淚。(取自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臉書)

《自由時代》雜誌社主編鄭南榕(見圖)女兒鄭竹梅閱覽監控檔案,看見5000頁的監控紀錄,過程數度落淚。(取自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臉書)

「我來之前已有做好心理準備,但看到那個量,心還是涼了起來……」1989年《自由時代》雜誌社主編鄭南榕因被控台獨、拒捕自焚,留下妻子與當時年幼的女兒鄭竹梅──時隔31年,鄭竹梅於2020年初向促轉會提出申請、希望參加「監控類檔案開放閱覽之當事人意見調查計畫」,並於7月底閱覽檔案。鄭竹梅在檔案中看見自己父親的身影,也看見超過7年的監控、破5000頁的紀錄,觀看過程數度驚訝落淚。

今(7)日促轉會釋出鄭竹梅閱覽檔案後的訪談影片,鄭竹梅說,其實自己從小就懷疑家裡是否被監聽,可能在父親雜誌社有、家裡也有,雖然當時因為年紀還小可能沒有那麼深刻的感覺,「但是我們知道的是,電話拿起來的時候就是會有個比較奇怪的聲音……也有聽說雜誌社在3樓,4樓好像就有人進駐,又據我媽媽轉述,她有印象,在我爸爸過世後她看到樓上有人搬出一箱舊式錄音的那種帶子……」

20200807-《自由時代》雜誌社主編鄭南榕監控報告內容。(取自促轉會臉書)
《自由時代》雜誌社主編鄭南榕監控報告內容。(取自促轉會臉書)

從監控檔案尋找父親身影 鄭竹梅「越看越荒謬」

而當2020年的鄭竹梅實際看到長達5000頁的監控檔案,即便已做好心理準備,她還是很訝異檔案之鉅細靡遺與荒謬:「我不理解說為什麼國家要花費這麼多的資源監控一個雜誌組織,甚至我爺爺奶奶也被追蹤,還有親族關係表……看到這麼多人名,上面有身份證字號、出生年月,我不知道做這表格的人心裡想什麼,就是一份工作而已嗎?可能也許在當時時空背景下,沒有意識到這是個荒謬的事情嗎?」

鄭竹梅也說:「我覺得更荒謬的是我必須透過這些檔案尋找我父親的身影,包含我爸爸的學籍、兵籍、戶籍、國小、國中、高中、大學、成功嶺的自傳,都可以在這裡看到……甚至我還看到雜誌社大門鑰匙、平面圖,這些細節一定是有人在裡面才會做到的。」

20200807-《自由時代》雜誌社主編鄭南榕監控報告內容。(取自促轉會臉書)
《自由時代》雜誌社主編鄭南榕監控報告內容。(取自促轉會臉書)

儘管在檔案看見過去未能認識的已故父親,鄭竹梅也是越看越覺荒謬:「我必須從這份檔案知道我父親眼睛是褐色的、我出生年月日是什麼時候、我爸爸辦公室的純真機是什麼品牌……我覺得就是看到這個很令人不知所措,但我更好奇的是他們如何觀察到這麼細微,辦公室談話、在外聚餐、他們說了什麼話,這些怎麼被記下來?」

對於這些監控報告的產生,鄭竹梅說,當年就有很多人懷疑有「內線」,直到今天看報告她才知道真的有,有人離開就物色新的人選、這工作是有獎金的,而看著看著,鄭竹梅也忍不住困惑:「我本來覺得是該針對『體制』不是『個人』,但隨著檔案閱讀量的增加,自然而然就會開始好奇──這人到底是誰?如果被監視的人名字都公開了,為什麼當初監視的人不能被公開,被監視的人還要被探視?」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