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正言觀點:坐在憲法上的屁股,正不正很重要

2020-09-28 07:00

? 人氣

反對川普此時提命大法官人選的猶他州民眾,在聯邦辦公大樓前高舉抗議標語。(美聯社)

反對川普此時提命大法官人選的猶他州民眾,在聯邦辦公大樓前高舉抗議標語。(美聯社)

川普將提名一位保守派女性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出任大法官,傳言沸沸揚揚。

剛過世的金斯堡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生前被川普視為眼中釘,她嘗言:「仔細思量,幾乎一切權力在極致狀態下看來都有危險。」想必川普會恨得牙癢癢的。但歷史是弔詭的,當年金斯堡從獲得提名到參議院通過,只用了47天,創造了一項歷史紀錄,而川普若此刻確定人選,必然會利用目前參議院共和黨佔多數的優勢,火速通過,即可改寫紀錄,也勢必讓美國最高法院生態失衡,向右傾斜,屆時如果出現選舉結果爭議,川普立於不敗之地機率大增。

美國最高法院,是三權分立中司法獨立的象徵,通常由一位首席大法官和八位大法官組成。法官均由美國總統提名,並須在美國參議院投票通過後方可任命。一旦獲參議院確認任命,法官即享有終身任期,他們就無需再服從其原先的政黨、總統、參議院的意志來審判。九位大法官可保留他們的職位直到去世、辭職、退休或遭彈劾,不過至今從未出現大法官被罷免的情況。

九位大法官,通常分為傾向保守派,溫和派或自由派的法律哲學和司法解釋。目前保守派五席、自由派四席,每位法官都有一票,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歴來有很多案件得到全票通過,但最受人矚目的裁定都是五比四的案例,因為這些判決透露了法官的政治思想信仰及背後的哲學或政治類比。

金斯伯格(前排右二)過世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結構也將改變。(美聯社)
金斯堡(前排右二)過世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結構也將改變。(美聯社)

現任首席大法官約翰·羅勃茲(John Glover Roberts, Jr.),雖具有保守的司法理念,但他也被公認是當下最高法院的關鍵搖擺票,超越政黨利益和意識型態行使職權,而這也正是司法獨立的核心價值。

美國大選迫近,川普戀棧權位,內外交逼,意圖掩蓋首任治國無方窘境的心思昭然若揭,一方面將問題外界化,假國家安全之名挑起國際爭端,另方面在國內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不惜犧牲司法機關的獨立性,其言行已儼然是一位獨裁者。

之前有報導指出,金斯堡的遺願,就是希望讓新任總統決定繼任人選,顯然她對川普的從政風格知之甚詳,更不樂見因她的辭世,而牽動美國未來墮胎、平權和移民等重要政策的走向,當然,她對川普的勝選算計也洞若觀火。

冷戰時期,丘吉爾嘗言:「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有人譯為「民主萬惡,但別無選擇。」被譽為神來之筆,其優越性及不可替代性,一錘定音!

時至今日,號稱「民主」的國家,已佔全球絕大多數,但「民主」樣態光怪陸離,核心價值虛無縹緲,國家治亂天差地遠,即便雄霸世界超過半個世紀的美國,其「民主體制」也正在「人謀不臧」下逐步崩解,體制終究是死的,人才是活的,人可以讓體制充分發揮效能,也可以讓體制完全扭曲崩壞。

時任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法官的金斯堡,1993年8月3日在辦公室身著法袍留影。她當時已經通過參院的人事審查,並以96比3的投票結果當選新任大法官。(美聯社)
時任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法官的金斯堡,1993年8月3日在辦公室身著法袍留影。她當時已經通過參院的人事審查,並以96比3的投票結果當選新任大法官。(美聯社)

美國著名政治學者,《歷史的終結》一書作者福山,曾經針對川普第一任期的種種亂象表示,美國體制沒有問題,只是短暫出現了一位不適任的領導者,果真如此嗎?川普不正是美式民主體制下的產物嗎?這豈非自相矛盾?

政治體制,真的只有一種選擇嗎?「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民主體制,選出了一個爛咖,怎麼辦?

「有權無責的民主,算是民主嗎?

用「選票民主」行集權獨裁之實, 算是民主嗎?.....這種種質疑,迄今似乎仍糾結難解。

川普治下的「美式民主」,是美國人真正想要的民主嗎?當一個國家的體制和領導人都出了大毛病,當一個歷來以「三權分立、制衡問責」自豪的超級大國,卻可能因總統濫權,而造成大法官們的屁股都無法在憲法上坐得正,她還能變得偉大嗎?且拭目以待!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