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旭伸吳奕辰觀點:台灣加入聯合國的第三種論述

2020-09-24 06:20

? 人氣

聯合國在日前召開第75屆大會,外交部敦請邦交國讓聯合國體系納入臺灣參與。圖為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見圖)。(資料照,美聯社)

聯合國在日前召開第75屆大會,外交部敦請邦交國讓聯合國體系納入臺灣參與。圖為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見圖)。(資料照,美聯社)

第75屆聯合國大會已於紐約時間9月15日起在聯合國總部開議,外交部洽請友邦繼續在本週起的大會總辯論時,發言敦促解決臺灣長期被排除於聯合國體系外的問題。讓代表兩千三百萬臺灣人的政府(不論名稱是什麼)進入聯合國,應該是目前橫跨藍綠陣營的共識。

從「國際孤兒」到「Taiwan Can Help」的重返國際論述

從歷史的角度,臺灣加入聯合國論述可以分成三種。第一種是兩千三百萬人被忽略的「國際孤兒」論述,背景是從1971年,臺灣被逐出聯合國之後,就一路失去邦交國至今。伴隨著就是臺灣為求與中國在邦交戰勝出下,再所難免會出現對特定國政要「金錢外交」醜聞,這大抵上是從兩蔣到李扁時代的共同困境。

臺灣的第二種論述是「全球模範生」論述,這在2017年環保署長李應元,在紐約發表臺灣首部永續發展目標(SDGs)國家自願檢視報告(VNR)集其大成。這份VNR報告說明近年臺灣儘管不是聯合國會員國,但仍戮力響應執行聯合國SDGs的重要政策,以此進一步為臺灣爭取外交空間。

臺灣的第三種論述,則是最近的「國際發展合作 Taiwan can help」論述。大抵是從2010年代起,臺灣援外歷經了「由雙邊合作到多邊合作」、「從邦交國到非邦交國」、「從技術合作到人道援助」、以及「從國家主導到與企業和NGO協作」等四大轉型,這也使得有越來越多西方援助同儕開始知道了臺灣貢獻。

武漢肺炎:台灣捐口罩和呼吸器給捷克,展開防疫外交(AP)
台灣捐贈口罩和呼吸器給需要物資的許多國家,達成外交上的成就。(資料照,美聯社)

不只送口罩,臺灣以人道外交逐漸突破困境深入世界

例如從馬政府開始與蔡政府接續八年的中東難民危機人道援助。在危機之中接受臺灣援助的約旦、土耳其、伊拉克、黎巴嫩、庫德斯坦等,都不是臺灣的邦交國;但是透過這些人道援助,臺灣的國旗隨著數百座臺灣組合屋散佈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中,並安裝著臺灣生產的太陽能燈,存放著臺商在約旦生產捐贈的衣物,臺灣國旗甚至也出現在聯合國難民營分區入口,成為聯合國以及多個歐美援助國的認證夥伴。直到今日,臺灣家扶、臺灣慈濟等知名NGO以及許許多多微型NGO甚至個人志工,都仍在當地與各式各樣的機構合作與來往,甚至進一步與聯合國駐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處(UNRWA)合作,進入前巴勒斯坦難民營。

又如這一回的新冠病毒全球危機,也是國際政治的一大考驗。對比大多數國家一開始過度輕忽防疫,之後又競相搶奪醫療資源,臺灣不僅是疫情初期控制得當,也在兼顧自身供給的同時逐步設法協助各國。臺灣這種無私展現願意分享資源解決全球難題的實力與誠心,也成為其抵禦中國國際封鎖的利器。 Taiwan can help 正是一種「利人就是利己」的國際發展合作精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