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留房客就降價:《給下一個佛系房東的備忘錄》選摘(3)

2020-07-17 05:20

? 人氣

有些人工做受疫情影響而繳不出房租,也因此衍生出了不少問題。(套房示意圖,取自中山大學東沙國際海洋研究站網站)

有些人工做受疫情影響而繳不出房租,也因此衍生出了不少問題。(套房示意圖,取自中山大學東沙國際海洋研究站網站)

在這個低利率的環境下,有閒暇資金的人,有些會選擇投資房地產,買屋租人,朋友丹迪就是一個非常特殊的例子,因為從來沒有聽他說過這方面的事,臉書上也從不分享,成天都在注意便宜Bug機票、飯店訂房網的折扣碼,用很低很低的成本到處玩樂。

他就是一個我們容易理解的工程師,薪資水平很高,因為很早就進入科技產業,也爬到了一個蠻不錯的位置,日子過得舒服愜意。

有一次,跟丹迪聊天才知道,他也有房子收租,真的是嚇了我一跳,他完全不像啊,而且從來不曾聽他說過有關當房東的任何鳥事,或好事。

也就是他讓我理解,一樣米養百樣房東,親力親為的房東也有,像他這樣的佛系房東也不少。

就像我第一次買房子時,遇到的賣方,擁有超大棟的學生套房宿舍,一年租金可以收到一百八十萬,這種規模的學生宿舍,租客是遇不到房東的,因為真正的房東正在家裡喝著紅酒,只要等「團隊」回報即可。團隊除了有全職的管理員、水電工班、算電費、帶看、簽約,這種小事雜事從來就不用房東親自出面,全部授權給自己的團隊,有需要下決策時,出一張嘴,下個命令,做個決定就行了。

丹迪也是另一種佛系房東,他說,他的時間是非常珍貴,用來享受人生的,所以他不願為了多賺一點錢而去「服務」房客,或處理租屋瑣事,他的方式是找到一個適合的房客,用減少租金的方式,授權他搞定一切,因此他從來都不用煩心,自然,就從來不曾聽他講過房子的事。他的時間都用來找機票和便宜飯店。

這個方法我倒是從來沒有試過,也許是我的掌控欲太強,也許當房東是一種專屬於我的「刷存在感」的方式,因此這十五年來從來不假他人,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靠自己的雙手處理一切,除了裝修時,必須委託工班,刷油漆我會找朋友幫忙之外,我真的是在服務房客,並且在合理的範圍內,追求盡善盡美。

假如你是住外地的房東,有些人會委託像林媽媽、劉媽媽這種知名的租屋公司,丹迪這種委託房客的方式也許可以一試,不過前提是,這位房客是你可以信得過的,那麼可能每個月都會有人幫你打掃房子。

一般情況下,有的房東也是怕麻煩,比如說年紀越大的房東越有這種心理因素,覺得經常要處理瑣事而感到麻煩,這時候專業的租屋公司業務就可以幫上你的忙,你只要付一些費用,就可以當佛系房東,從住進來到退租搬走,完全不用看到房客長什麼樣子。

全權授權交給仲介還有一個好處是,像劉媽媽租屋那種公司,有強大的租客資源,仲介也很有經驗能幫你挑到好房客,作為佛系房東就是分一點給別人賺,有人替你服務到好。但如果還能夠吃苦,延後安逸享樂,那麼親自管理,也許會更有心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