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李登輝度過1995年飛彈危機

2020-07-09 09:10

? 人氣

在1995年7月30日發行的438期,《新新聞》報導了李登輝政府如何因應中國的文攻武嚇。

在1995年7月30日發行的438期,《新新聞》報導了李登輝政府如何因應中國的文攻武嚇。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1994年進行的修憲,確定了1996年的總統選舉將以公民直選方式舉行,無論名義上怎麼說,之後中華民國總統只取得台澎金馬公民授權已成事實。

發動1994年修憲、時任總統李登輝,在1995年6月到美國康乃爾大學演講,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一說,在台灣聲望來到新高,卻也讓北京開始認為李登輝正在進行實質的台獨計畫。

當時江澤民掌權的北京,採用了粗暴的方式要阻止李登輝──文攻武嚇。文攻是讓官媒《新華社》密集地撰文攻擊;武嚇則是讓解放軍在台灣海峽進行飛彈試射。

這一場飛彈危機在台灣造成了一場小小的恐慌,卻也堅定了台灣人的主體意識。隔年的總統大選,主張以台灣為主體的兩組候選人──李連配(李登輝、連戰)和彭謝配(彭明敏、謝長廷),合計共獲得75.1%的選票,遠超過主張中國統合論的對手。

而這種北京壓制反成助選的狀況,在台灣之後的選舉屢見不鮮。(編輯部)

七月二十六日,《新華社》宣布飛彈試射結束。軍方的監控系統雖然鬆了一口氣,但卻不敢太過大意,因為中共下一波的陸上演習即將上場,在搞不清楚對方真正底牌為何的情況下,隨時保持警戒是有必要的。

當行政院長連戰指示要有「萬全的準備」時,恐怕有些將領心裡是七上八下,因為說實在的,除了嚴密監控演習之外,如果是要對付飛彈,恐怕很難準備什麼。

殷宗文天天都向總統府報告

一位將領還打趣地說,幸虧中共這次的飛彈打得還算滿準的,萬一有一顆角度稍微偏一下朝著台灣來,那會產生什麼後果實在很難說。

國安局方面會把軍情局得到的資訊,以及他們本身收集到的情報,加以分析研判,最後整理成一份報告,每天由局長殷宗文向總統府報告。據透露,這段時間殷宗文幾乎天天和總統李登輝見面,也常常不回家。

1995年台灣海峽飛彈危機期間,時任國安局局長殷宗文常常沒有回家。(新新聞資料照)
1995年台灣海峽飛彈危機期間,時任國安局局長殷宗文常常沒有回家。(新新聞資料照)

至於情報次長室和作戰次長室,主要情報來源包括戰管聯隊的雷達監控、電訊截收,以及外國軍方間的情報交換。

據指出,每年各軍種相關將領或情報次長室的官員都會到一些無邦交的國家訪問,其實這些訪問都會對將來的情報交換有所幫助。

據相關將領指出,情報次長室蒐集到各種情報之後,立即會作戰次長室,整理之後再送給參謀總長羅本立和國防部長蔣仲苓,再由蔣仲苓向連戰或李登輝報告。同時作戰次長室內部的戰情室主任,將決定這些演習資訊要送給哪些部門主管過目。

換句話說,在李登輝的桌上,每天至少可以看到兩份有關演習情報的報告,而報告的內容也可能不盡相同。

據指出,像有關這次中共試射的飛彈究竟是哪一種,軍方的情報管道就不是很篤定是否為M-9近程飛彈,所以他們在交給國防部發言人室對外發布的資料中,只說明是兩顆飛彈,以及這兩顆飛彈的落點,省略了飛彈的種類,最後甚至不再公開說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