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蔡英文總統捅了司法的馬蜂窩

2020-07-09 07:20

? 人氣

三年前親自主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就註定蔡英文捅司改馬蜂窩的處境。(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會議直播)

三年前親自主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就註定蔡英文捅司改馬蜂窩的處境。(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會議直播)

總統與大法官的距離應該有多遠?最近成了熱門議題,因為三月底一場與民間司改團體的會面,急召已經轉任大法官的前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儘管總統聲明強調絕無「喝斥」情節,但經在場人士還原,不論是言語或臉色,多數認為「確有不豫」,對象不論是呂太郎或現任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都有總統是否逾越「憲政分際」的爭論。

三年前蹚了司法改革的混水,如今就難全身而退

對於有心協處民間團體與司法院溝通障礙的蔡英文而言,肯定自覺倒楣,有心做好却成了兩面不討好的豬八戒;溝通,炸鍋;不溝通,保不定要炸三倍的鍋!蔡英文可能沒自覺,司法改革的「混水」,從她三年前召開司改國是會議是就已經蹚了,這個馬蜂窩,三年就已經捅了,如今不論司法改革成與不成,民間滿意不滿意,她再想全身而退,已經難如登天。

三年前蔡英文以總統之尊,親自在總統府召集「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即有論者期期以為不可,原因很簡單,司法固為政府的一環,但在三權(五權亦然)分立的民主憲政設計下,是站在相互制衡的立場,當司法保護人民權利之際,抗衡的對象正是代表政治權力核心的行政權。前總統李登輝任內舉行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但角色只有開幕致詞,前總統陳水扁和馬英九也談司法改革,但連這樣的會議都不召開,全權由司法院處理,就是避免把總統的手伸進司法。

蔡英文反其道而行,或謂扁、馬兩位總統消極不介入司改,以至於李登輝時代的司改議題歷十六年亦難畢其功,故而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然而,不論是司法或司法改革,都不可能也不能以總統的意志為意志,當身兼大法官會議主席的司法院長許宗力坐在總統身側,猶如總統司改秘書長或執行長的時刻,司法的威信已經自動降階;當最高法院法官由總統任命的議案引發非議,蔡英文主持會議脫口而出,「你們在搞什麼?要不要再表決一次!」總統言笑晏晏,舉座從司法院長到眾多曾任法官、現任法官、檢察官、律師、乃至學者專家,無不欣然景從,不以為怪,司法已經自動讓位給了總統意志,而且,他們相信總統意志將是司法改革「成功」的關鍵。

20191017-模擬亞洲人權法院17日針對邱和順告政府案進行宣判,模擬亞洲人權法院顧問許玉秀教授於記者會發言。(顏麟宇攝)
前大法官許玉秀為文,批評蔡英文總統逾越了憲政分際。(顏麟宇攝)

嚴格監督法官不要爆出問題,豈能出自總統之口?

蔡英文把自己陷入了一個矛盾難解的處境,總統不該逾越憲政分際,但司改團體却又期待總統意志主導司法改革,總統還不能推拒這樣的期待,因為三年前的國是會議,正是蔡英文給了他們希望和「承諾」。

這次蔡英文與民間司改團體見面鬧出這麼大風波,到底是什麼事呢?照與會人士的說法,一是為了刑訴法鑑定部份的條文修正,司法院版本沒問題,但送行政院會銜時,鑑定單位有意見;二是為了司改國是會議結論要成立民間監督平台;前者顯然不是司法院的問題,而是行政院的問題,蔡英文不高興的說,「你們司法院要送這個法案出來時應該先溝通」,林輝煌竟回答他當時還沒到司法院,蔡英文大概為了展現自己劍及履及的效率,這才急召林的前任呂太郎,呂太郎想也沒想自己的身份轉變,又或者總統來電豈能不應?急乎乎地赴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