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罷韓後政局:解讀94萬罷韓票,要先了解高雄人要的幸福

2020-06-10 18:00

? 人氣

韓市府團隊宣揚的政績,沒有說服高雄市民放棄罷免。(林瑞慶攝)

韓市府團隊宣揚的政績,沒有說服高雄市民放棄罷免。(林瑞慶攝)

當罷免同意票數高於市長選舉時投給韓國瑜的票數,就不適用韓粉式微的分析、藍綠對抗的分析、世代美學價值差異的分析,或高雄人愛恨分明的分析,不如從民眾追求幸福生活的渴望更接近真實。

自從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西子灣前往旗津的鼓山渡輪站開始橫掛一面有韓國瑜人像的廣告看板,上面文字旨在宣揚高雄發大財的綺夢。

先前陸客不管團進團出或自由行,還有外地韓粉來高雄一遊,都喜歡在這個看板前留影。幾個月前,廣告板突然了無蹤跡,除了說明韓國瑜不再具有看板號召力,也預示罷韓民意的潛流已經湧上岸頭。

說罷免擾亂民主是小看其難度

當韓國瑜在被罷免底定的演說中,再次強調已在高雄完成「路平、燈亮、水溝通」的政績,同時遺憾未能持續推進「貨出人進發大財」,恰好凸顯他沒有具體成就的心虛。畢竟「路平、燈亮、水溝通」,也許由里長加上里幹事共同協力就有機會改善,怎能成為直轄市長沾沾自喜的政績?

罷韓投票前,各方預測認為罷免票將在門檻上下。(林瑞慶攝)
罷韓投票前,各方預測認為罷免票將在門檻上下。(林瑞慶攝)

表面看來,韓國瑜的政治能力主要表現在親和的身段和俗擱大碗的市井修辭,而且他正好在高來高去的政治劇場間隙找到一個從低空竄升的時勢。

如今回顧,韓國瑜不僅沒有把握時勢給予的恩典再上高峰,卻從高處重重摔下,而這一跤,不會給他「在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的機會。因為他是被罷免的,不是選輸。

這次罷免,高雄人為台灣的選舉史寫下首次罷免成功的獨特篇章,而且罷免的是直轄市長,象徵意義不凡。有人說,罷韓成功將開啟未來罷免不斷、擾亂民主制度的生態。這不但小看罷免的難度,同時也不了解選民的價值觀。如果罷免這麼容易推行,韓國瑜就不會是台灣至今第一個被罷免成功的案例。

推動罷免的核心主事者要「很專職」,一定義工人數的投入,罷免宣傳足夠吸睛,動員參與可以到位,再加上友軍搞內戰要很克制,才能成案。成案之後,兩造攻防清楚對陣,步步為營,一步也不能錯。

罷免結果出來後,一些外媒解讀為:韓國瑜親中,因而被高雄人拒斥。也有學者以年初總統大選各村里催票率(即得票數除以選舉人數)和此次罷韓催票率高度相關,推論高雄市民並不以韓國瑜的執政表現為判準,而以他在兩岸議題的態度,才催出「總統級選戰」的罷免票。

小老百姓因這些原因投下罷韓票

這在分析上極可能落入虛假相關,因為選舉和罷免懸殊的投票率,加上韓國瑜採取不動員的「蓋牌」策略,只要少數轉向罷免,一來一往,就有很大差距。更不用說,游離選民的投票動機不斷在變動,可以支持引來陸客和兩岸貨流的「人進貨出」,也可因落跑、荒廢市政,無心實現「人進貨出」而給予否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