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璽觀點:再論中國國民黨的理想與現實

2020-04-08 06:50

? 人氣

國民黨成立改革委員會,由黨主席江啓臣領軍。(柯承惠攝)

國民黨成立改革委員會,由黨主席江啓臣領軍。(柯承惠攝)

中國國民黨於日前成立改革委員會,分設「兩岸論述」、「組織改革」、「青年參與」、「財務穩健」等四組;這四組中與中國國民黨的中心思想關係最為密切者,自然是「兩岸論述」組。兩岸關係所涉領域甚廣,舉凡政治、法律、經濟、軍事、文化等,無一不重要;這些不同領域唯有在正確的中心思想指導下,才有可能縱橫捭闔,發揮合力作用。

中國國民黨陷入低谷的主要原因,就是兩岸政策長期陷入迷走狀態。臺灣有許多智庫媒體,有者引用美國數據,有者引用大陸官宣,有者自行研判分析。然而,對兩岸情勢的研判,永遠必須以國際局勢為經緯,在充分掌握大陸與臺灣內部狀況後所進行的動態綜合研判;其中最重要的信息,肯定是大陸官方與大陸民間所共同形成的大陸因素。在兩岸關係的研判中,僅僅引用單一或少數來源所做成的決策,冒險成分太大,失準不令人意外。臺灣的各類智庫意見中,有少數極具見地,但恰恰是這一類醍醐灌頂的看法,中國國民黨長期視而未見,聽而未聞。簡言之,中國國民黨近三十年來的兩岸政策,可以用以下幾句話概括,就是「對各方數據,無能精確篩選,無力深入解讀,現抄現賣,莫衷一是;莫名其妙的成為大陸武統臺灣的揹鍋俠,自陷曖昧尷尬的失格立場;臺灣地區成了中國國民黨政治版圖的全部想像,無視建黨初衷,放棄對全體中國人的莊嚴承諾,自絕於最大藍海。」

中國國民黨的兩岸政策之所以糊塗至此,最關鍵的因素乃是在後經國先生時期,臺灣的大陸常識日益匱乏,所有政黨的目光均侷限與集中在臺灣地區的一個個具體政治職務上;在缺乏大陸常識下所擬定的兩岸政策,只能是離現實越來越遠。慮及兩岸關係,中國國民黨應當立刻摘掉缺乏常識的眼鏡,回歸到用「常識」看問題,在「常識」鏡片的掃描下,兩岸關係的本真面貌將能看得一清二楚。

當前的Greater China,就像是一所中國學校,這裡面有好幾個班級,體量最大的是大陸班,體量袖珍的香港班、澳門班已先後進入大陸班的勢力範圍。由於大陸班的班幹部對港、澳班的班長任免,有實質影響力,所以港、澳班的歷屆班長,均以大陸班的班幹部為馬首是瞻。由於近二十年來,香港班的房價、物價騰飛,多數香港同學的生活質量嚴重下滑,香港班有不少同學對大陸班心存憤懣,但只能上街抗議,並沒有什麼更好的解決辦法,香港班陷入了極大困境。

當前臺灣班中最主要的學生群,乃是中國國民黨與民主進步黨。七十多年前,中國國民黨同學在大陸班當班幹部時,先盛後衰,最終被中國共產黨同學KO出局,被迫逃到臺灣班避難求生。一開始幾十年,中國國民黨同學對臺灣班其他手無寸鐵的同學,實施戒嚴手段,霸佔了班幹部職務近四十年。當時的中國國民黨同學,雖然蠻橫,但是對國際與兩岸局勢把握準確,善巧地利用了槓桿原理,在兩極強權中,求取了臺灣班利益的最大化。簡約的表述,在上一世紀九零年代以前,中國國民黨同學在臺灣班擔任班幹部時所取得的成績,乃「政治有錯,經濟有功,保臺有成。」正因如此,絕大多數的臺灣班同學,雖然對中國國民黨同學不光彩的一面怨念仍深,但是對經國先生擔任班長時所取得的輝煌成就,仍然是十分感懷的。

總統經國先生接見參與國家建設有功人員趙耀東,兩人握手致意。(1978.12.11/蔣經國百年誕辰紀念官網)
蔣經國經濟建設與晚年開放民主之功,仍受肯定。圖為總統經國先生接見參與國家建設有功人員趙耀東,兩人握手致意。(1978.12.11/蔣經國百年誕辰紀念官網)

由於中國學校裡的學生都是中國人,所以大陸班的班幹部與多數同學,一直想把臺灣班給併入大陸班的勢力範圍,並且把這個願望寫進了大陸班的班規裡;一時不能實現,就以各種方式阻撓臺灣班同學以中國學校的名義參與校外活動。臺灣班同學雖然也是中國學校的一份子,但是長期不能以中國學校的名義參與活動,久而久之,新仇加舊恨,臺灣班的同學中就有一群人產生了乾脆脫離中國學校,另立新校的想法,校名就是臺灣。大陸班的班幹部與同學為了防止這樣的情形出現,揚言若是臺灣班敢脫離中國學校,大陸班必定傾巢而出暴打臺灣班,並且立刻把臺灣班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大陸班對臺灣班抱持著如是態度,致使臺灣班同學深感恐懼、憤怒、不滿,還有無限的悲情與委屈。

由於兩班的日常運作方式差異甚大,臺灣班的多數同學對於過上大陸班的同學的日子,並不感興趣。大陸班為求兩班合併,近年來,不斷宣稱要給支持兩班合併的個別臺灣班同學一些好處,其所謂的好處,主要是擴大日常生活的便利性;經濟層面則一向是互惠互利;真正關鍵的政治層面,則毫不觸及。這就像是兩家公司即將合併,大公司股東告訴小公司股東,公司合併後,會發你們一點錢,甚至是部分股份;但是臺灣同學所持有的股份沒有表決權,臺灣同學也不能進入董事會與管理層;即使讓你進去幾位,也沒有實際權力,你們只能坐看他人表演,拍手表示贊同。

這就讓臺灣班同學憶起了極不愉快的往事,日據時期的慘況,自不待言;同為中國人的中國國民黨同學剛到臺灣班時,臺灣班的絕大多數同學也毫無擔任班幹部的機會。臺灣班是通過好幾代人的努力,才爭取到了自由競選班幹部的權利。在整個中國學校裡,正是臺灣班率先實現了孫中山先生所稱的「自由平等」。對於大陸班的班幹部「把自己的願望,當成是大家的願望;把自己的願望,當成是現實來操作」的各種作法,乃是深懷戒心;懼怕與厭煩,兼而有之。

臺灣班的中國國民黨同學,處在這樣的「常識」背景下,不但對積極化解臺灣班同學的憂慮拿不出辦法;反而經常利用大陸班有可能武統臺灣班一事,反覆對臺灣班同學進行恫嚇,若是你們選民主進步黨同學當班長,不選我當班長;那麼大陸班同學就很有可能會來揍你們。這裡所傳達出的另一層信息則是,我們中國國民黨同學是配合大陸班的班幹部的,我來當班長,絕不會惹大陸班的班幹部生氣,我會很好的安撫他們,甚至是從大陸班那裡挖一點好處分給臺灣班的同學。

「不食嗟來之食」是中國人的基本尊嚴底線;事實上,兩岸經貿交流,乃立基於互惠互利,共榮進步的政治與法律基礎上,絕不是去分點什麼好處。回溯過往,曾幾何時,一個曾經如此輝煌的中國國民黨居然落得這步田地,這不禁要讓所有對中國國民黨懷有感情的人為之潸然淚下。換言之,中國國民黨是自己奔跑到臺灣主流民意的對立面,民主進步黨同學只不過是看清了整體局勢,給班上的同學們做了點提醒而已;然後順勢,甚至是順著臺灣班的許多民意,把中國國民黨往死裡整。

20200407-國民黨7日召開「江主席授命,羅智強革實院財務三箭:不支薪、捐80萬、募1000萬」記者會,革實院副院長游淑慧、主席江啟臣、院長羅智強、副院長黃健豪出席。(盧逸峰攝)
國民黨召開「江主席授命,羅智強革實院財務三箭:不支薪、捐80萬、募1000萬」記者會,革實院副院長游淑慧、主席江啟臣、院長羅智強、副院長黃健豪出席。(盧逸峰攝)

由於大陸班是標準的實用主義者,眼見中國國民黨同學在臺灣班裡日漸失勢,大陸班派到臺灣班交流的智庫同學,對中國國民黨同學說話開始越發的不客氣起來;見到民進黨同學時,反倒是十分自制,甚至是十分客氣。中國國民黨同學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是中國學校的一份子,建黨目的乃促進中國學校完全實現自由平等。失去了中心思想的中國國民黨同學,整天盯著的就是臺灣班的班幹部職務,對憑藉著民意勝選的民主進步黨同學,則是恨之入骨;心心念念的就是想著如何能打倒民主進步黨同學,對於臺灣班同學所關切的根本安危問題,則毫無積極作為;中國國民黨同學出任上一任班長時,偶爾還能對大陸班發表點不同意見,但在心態上,還是一個事不關己,請您好自為之。

中國國民黨與民主進步黨之間,從無「相互批評,求進步」的積極心態,有的只是「相互批評,給你死」的報仇心理。這是流傳了數千年的中國人的惡俗,孔子所說的「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在中國人的政治世界,似乎從未發生過;但這卻是中國人得否邁向文明大國的最為關鍵處。只是基於某種政治利益或所謂的民族大義云云,就可以對同胞武力相向,甚至是往死裡整,這只能說明我們中國人的口袋裡就根本沒有那把文明的鑰匙,有的只是拳頭;我們做不到「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我們只是陷入一種今天我打你,明天你打我的無盡循環之中。

持平來說,大陸班的治理成績,前幾十年是一塌糊塗;近幾十年則在經濟上取得了驚人的成就,雖然有各式問題,但確實是瑕不掩瑜。最大問題,乃是政治改革的幅度趕不上經濟發展的需求。這裡涉及到了許多非常深刻的命題,多與中國人的根本習性有關,乃另一宏大議題,由於非本文主旨,在此暫不深論。事實上,兩岸統一並不真正那麼困難,兩岸之間,尤其是大陸方面,若是能看到「文明體」在統一過程中所能發揮的優越靈活與紮實綿密作用;那麼兩岸在較短時間內完成和平統一,或是階段性的統一,都是有具體辦法的。

所有的中國人都應該認識到,一個自絕於大陸,對中國人已經沒有責任心的中國國民黨,就是心理上的自殘;如果說民主進步黨具有積極的臺獨傾向,自殘後的中國國民黨則是有消極的臺獨傾向。當然,我們也必須指出,臺灣的政治局面之所以會演變至今,大陸方面要負很大的責任。政治平等乃是一切平等的基礎,經常陷入自相矛盾與把所謂的「一家人」逼到牆角的對臺政策,迫使已經喪失中心思想的中國國民黨,為了求最後的生存,只能選擇滑向隱形臺獨。但是說到底,沒有任何一個政黨能夠靠別人的恩賜成就偉大事業,關鍵還是得靠自己努力。

如今疫情當道,中國國民黨卻仍堅持把口罩當眼罩戴,長期陷入迷走狀態而渾然不覺。中國國民黨重建中心思想的第一步,就是必須用「常識」看待問題。不過常識與陽春白雪之間,往往也就是一線之隔;在主客觀條件難以齊備的情形下,再高明的專家學者也甚難具備他所不熟悉的環境的常識。中國國民黨的當務之急,乃排除萬難,花大力氣,認真培養大量具有國際視野的各領域大陸人才;而這一點建議,對臺灣班的全體同學都是有效的。

為中華民國42期預備軍官、浙江大學兩岸法律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原刊《奔騰思潮》為作者〈國民黨的理想與現實〉系列文章第二篇,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