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取消「五一連假」拚防疫的邏輯─不通!

2020-04-08 07:20

? 人氣

清明連假風景區湧現人潮,中央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表示,五一連假視疫情「可能考慮禁止民眾出遊」。(指揮中心提供)

清明連假風景區湧現人潮,中央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表示,五一連假視疫情「可能考慮禁止民眾出遊」。(指揮中心提供)

防疫有各種招數,少群少聚是其一,出門戴口罩是其二,進門先洗手是其三,該吃該喝該怒該笑是四,維持生活正常是其五…,各種辦法還可以無限增生,發揮各種創意,比較神奇的是,因為清明四天連假,人潮擠爆風景區,升高防疫破口的疑慮,結果,「取消五一連假」成為話題,甚至也成為「防疫招數」之一,這個招數管不管用?合不合邏輯?實在有很大問題。

首先,五月一日勞動節是「國定假日」,不是「五一連假」,只是碰巧今年的五一夜逢周五,接著周休二日,三天假期,的確難保民眾不出門走走。問題來了,根據勞基法,國定假日「加班」,工資加倍發給,簡單講,政府明令取消五月一日放假很簡單,但企業老闆要給每一位員工兩日薪給,請問:這兩日工資是企業主出?還是政府出?

企業主要勞工加班,加班費當然企業主要出,但若是政府強制勞工上班,這個責任當然政府該扛,這一波疫情,蘇內閣已經喊出一兆五百億的「紓困」方案,扣除灌水的行庫七千億「貸款額度」,至少有三千五百億紮紮實實從特別預算及年度預算移緩濟急之用,這筆錢本來就是協助企業渡過難關之用,簡單講,為了防疫而損人民利益者,由政府補償,概念和檢疫隔離者有補助金、住房挪為檢疫居所之旅宿有補助金類似,若政府強制停休,那就要核計核計政府預算夠不夠用?能不能這樣用?若疫情未能緩和,五月有勞動節,六月還有端午節,是否都要比照辦理?

面對「五一連假」是否取消的問題,行院長蘇貞昌的回應是,「目前沒有規畫,但會情況靈活運用」,中央防疫指揮官陳時中也說,「還要看疫情的變化再做最後調整」,但直言,「若出遊時無法保持(社交)距離,可能考慮禁止民眾出遊」,除了清明連假發出警示的十一個風景區之外,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也擬針對夜市、餐廳、傳統市長等制定遊客總量管制、強制戴口罩和社交距離等「防疫規範」。

20200402-台北市兒童樂園清明連假人潮,相較疫前較為稀少。(顏麟宇攝)
台北市兒童樂園清明連假人潮,相較疫前較為稀少。(顏麟宇攝)

國定假日,依法規就是放假,或為防疫強制不放假,可否之間,沒什麼「靈活運用」的空間,唯一可以「靈活運用」的只有技術操作空間,比方說沒戴口罩不得進入,或者如陳時中設想的「總量管制」,超過一定人數比例禁止進入,那麼各風景區或商圈,還得增加計算人數的人力;截至目前為止,台灣防疫仍盡最大可能維持正常生活,既未「封城」,連關閉各種公眾場合的「半封城」都談不上,但若走到陳時中口中「可能考慮禁止民眾出遊」,即使不算「半封城」,也形同「軟封城」。

其次,「禁止民眾出遊」是限定國民的行動自由,當然違憲,當然違法,當然不是防疫特別條例授權範圍,政府能做的不是禁止民眾出遊,而是關閉所有風景區,民眾可以出門,只是不能前往風景區,防堵風景區因為人潮成為防疫破口,問題來了,誠如台南市長黃偉哲忿忿不平抱怨夜市商圈比被警示的風景區人潮還多,那麼風景區關閉,那麼夜市、商圈、甚至無法安排出社交距離的餐廳是否也要比照辦理?風景區不能進入,社區公園又擠滿人怎麼辦?那麼「封鎖群眾」的波及範圍就比指揮中心設想更廣,但每一個政府強制下達的禁止令,政府都要相應付出必要的補償,就像電影院也有人指望政府強制歇業一般,那麼政府要考慮的「紓困」,其深度廣度都可能遠超過原先規畫。

防疫三個月,台灣社會仍維持正常生活,殊為不易,維持正常生活的關鍵是要維持正常思考,清明連假旅遊潮會不會引爆本土疫情高峰,再幾天就能見真章,中央指揮中心還有「靈活調整」的空間,但不論如何調整,重要的是,防疫是全民的事,不只是政府的事,「自我保護」是人的本能,不能一股腦推給政府的「強制作為」,特別是倚仗政府限制個人自由的強制作為,走到禁止民眾出遊或取消假日,那就是正常生活崩盤的時刻,經濟崩盤大概也就不遠了。

事實上,防疫三個月,市民經濟(消費)活動早已降到低點,這也是為什麼觀光旅遊業者叫苦連天,需要政府紓困之由,但維持低度消費與禁止活動全然不同,國定假日該放則放,旅遊警示該發布則發布,旅遊區或人潮容易聚集之處該封閉則封閉,未達封閉的程度,政府責任就在提醒,戴口罩、維持距離、減少群聚,都是人民自己的事,縱容或寄望政府強制作為限制人民,都是催生獨裁和濫權的根源。假日期間,防疫和防政府濫權最簡單的一步:人多的地方,少湊熱鬧!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