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藍色的憂鬱

2020-03-17 06:50

? 人氣

國民黨中常會,由新任黨主席江啟臣主持並頒發新任中常委當選證書。(陳品佑攝)

國民黨中常會,由新任黨主席江啟臣主持並頒發新任中常委當選證書。(陳品佑攝)

中國共産黨總書記習近平3月10日到湖北省武漢市,考察肺炎疫情的防控,對醫護人員説了一段肉麻的話:「你們都穿着防護服,戴着口罩。我看不到你們的真實面貌。但是,你們在我心目中都是最可愛的人!」習大大面對著電視螢幕,説得好聽,卻拒人千里,這些醫護人員有多可愛就不難猜測。

可不可愛,很主觀,也很廉價。中共一黨獨大,而言論又定於一尊,國家主席的話語在中國人民心裏,至少在武漢居民聽來,到底有多少可信,恐怕要打點折扣。隔著大海,台灣人其實很難感受習大大的心境,一堆藍緑名嘴卻强做解人,在電視或報紙上,替習近平圈點眉批,煞有其事,特别是兩岸關係。

中國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啓臣3月7日成為百年老店最年輕的當家,跟往例不同,習近平並未以中共領導人名義,在短時間内拍發賀電,僅由中國國台辦發佈簡短的新聞稿,輕描淡寫,重彈「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老調,了無新意。牛從台北牽到北京,也還是牛,反之亦然。

幾十年來,中共對台灣的立場一以貫之,誰説話,也許輕重有别,卻從來不曾偏離基調:中國與台灣上下從屬,而非各自獨立。一些名嘴(如黄創夏)倒是認為,不管有意或無意,習近平對國民黨的世代交替保持距離,有點像是肺炎來襲自我隔離,未嘗不是好事。這種看法頂多隔靴搔癢,更可能是瞎子摸象。

從一些相關事證推敲,習總書記對江主席置之不理,怎麽看都不會是好事,而是一種「藍色」的憂鬰,某種蓋棺論定的表徵。這種病癥不會僅是江啓臣的個人麻煩(習大大不把他當一回事),也是國民黨的社會問題(在一中原則的政治舞台上,國共兩黨再也難以平起平坐,即使是象徵性的假象)。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往武漢火神山醫院視察,但他最後並未進入醫院,而是在武漢職工療養院採取視訊連線。(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江啓臣當選國民黨主席,未置一詞。圖為習近平前往武漢火神山醫院視察,但他最後並未進入醫院,而是在武漢職工療養院採取視訊連線。(美聯社)

江山代有人才,各領風騒。江啓臣以48歳的年齡出掌台灣的中國國民黨,無疑登上政治生涯的高峰(立法委員兼在野黨領袖),在黨史與名目方面,與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連戰、馬英九、吳伯雄、朱立倫、洪秀柱與吳敦義並列,權傾一時。在國共兩黨領導人的對弈之間,折衝之下,大概從連戰起,國民黨主席的作為卻每況愈下,一代不如一代,逐步落居下風,甚至被中共收服(洪秀柱的一中同表),只差没俯首稱臣。

在習近平心目中,江啓臣很可能一點都不可愛,自然也就没有愛屋及烏的連帶情感,原因大概不外是,一,江主席個人的成份不足,習總書記興趣缺缺;二,國民黨的集體利用價值不再,共産黨無利可圖。

就個人來説,純粹從數量看,江啓臣的鬰卒不難理解。以2020年1月為準,國民黨具有選舉權的黨員約26萬,江啓臣以8萬多票當選主席,勉强佔全體黨員的三分之一,比起韓國瑜競選總統得票的552萬(台灣還是有相當多的人支持國民黨),不到1.5%,形勢比人强,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不論是黨員或一般人民,國民黨的支持者大概有不少稱得上死忠或愚忠。愚忠没有對錯,只有好壞。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强應該是典型,即使馬英九的支持度跌到9.2%,依然不離不棄,一再矯情的以他為傲,無視絶大多數台灣人已然對馬英九不再抱持太多指望,千夫所指顯然對羅致强毫無意義。

正因為有一群愚忠常相左右(韓國瑜也曾風光過,總統大選期間,前台北縣長周錫瑋如影隨形),在卸任後,馬英九也許還以天下為己任,又或許是不甘寂寞,僕僕風塵,豈只是害怕被掃進歷史的垃圾桶,圖的更是虛幻的歷史定位。他的766萬高票終究被蔡英文的817萬票比了下去,不免是奇耻大辱。

20200309-前總統馬英九9日出席「109年黨主席補選新任主席就職典禮」。(顏麟宇攝)
前總統馬英九出席「109年黨主席補選新任主席就職典禮」。(顏麟宇攝)

不分政治光譜,愚忠的屬性是無法超然與慎思明辨。在藍粉眼中,任何對國民黨與馬英九的批判(包括本文),都會被認定是民進黨的打手(台北市長柯文哲運用得爐火純青),或是執政黨文宣/公關標案的得益者(跟卡神楊蕙如同類)。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是一種認證偏差,他們講不出一番道理,更别提要以理服人,往往透過網路或電子郵件,躲在捏造的帳號後,到處出征(如韓粉),極盡漫駡之能事。他們逞口舌之快,就是不敢責問習近平或中共一聲。

對韓國瑜落敗(552萬支持者都可以是中共拉攏的對象),習近平不曾表態嘆息,没有一點兔死狐悲的感傷;對江啓臣勝選(比起2300萬台灣人民,8萬個國民黨員不過滄海一粟),習近平又如何可能公開强顏歡笑,展示龍顏大悦。江啓臣的任期只有一年多,螳螂捕蟬,習近平何必傾共産黨力量,為一個短暫過渡的國民黨主席背書?

江主席得不到習總書記的眼神關愛,事小;國民黨喪失一個與中共平等的立足點,事大。兩者都跟馬英九有關,江啓臣畢竟不是馬英九,在兩岸關係的論述方面,欠缺膽識,提不出青出於藍的主張,或擲地有聲。儘管已經被習近平綁架(九二共識即是「一國兩制」),馬英九好歹還可以在台灣内部,信誓旦旦的販賣自以為是的「一中各表」,睁眼説瞎話,反正是言論自由。

臨去秋波,馬英九念兹在兹的是2015年11月在新加坡的馬習會。兩黨領導人(不可能是兩國領袖)面對面坐下來交談,在化解雙方的認知與操作差異上,多少有點積極作用,海峽兩岸的關係不再緊繃,交流管道大致通暢無礙。不幸的是,馬英九雖然取得與習近平會面的一席之地,卻也斷送了台灣的主體性與自主權,一步一步的把國民黨帶入死角,終致掉落自掘的陷阱,難以自拔。

從頭到尾,即使不是國共兩黨私相授受,民主進步黨從來不承認九二共識,2020年總統大選後,這個似是而非的兩岸互動藍圖,恐怕再也難以為繼。習近平早已不把前任主席馬英九看在眼裏,初出茅盧的江啓臣又有多少斤兩。習近平已經視國民黨如敝屣了,江啓臣難免光著赤脚,又不得其門。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