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如果我是正忠排骨飯,在疫情蔓延時外送

2020-03-17 05:30

? 人氣

作者表示,當我們在做一個決定時,要記得多看其他面向及其任一決定的妥當性與適切性,若能同時站在對方立場思考,即可一併去思考各方面如何產生交集與有無雙贏的作法,如此不悖著良心便能很坦蕩的面對每個決定。圖為示意圖。(資料照,AP)

作者表示,當我們在做一個決定時,要記得多看其他面向及其任一決定的妥當性與適切性,若能同時站在對方立場思考,即可一併去思考各方面如何產生交集與有無雙贏的作法,如此不悖著良心便能很坦蕩的面對每個決定。圖為示意圖。(資料照,AP)

前陣子持續看到醫護人員叫外送被拒絕的報導,試想當下接到電話的那家店可能因為疫情的恐慌而拒絕了對方,以店裡角度來說,做餐飲業的確是很需要顧慮到衛生及顧客的食安,甚至是外送人員可能的接觸風險;但站在醫護人員的角度,他們是站在最前線的英雄,犧牲自己的自由與冒著最大的風險在為防疫而努力,當他們只是希望能飽足三餐時,卻在最不經意的訂餐下遭到回絕,那種挫敗、難過與被打擊可想而知。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有沒有更好的作法?或是我們能不能去想更多的解決方案呢?

若以第一層級的應變方式,便當店若只單純擔心外送人員的風險而想回絕,至少可讓正在醫院打這通電話的醫護人員聽的舒服,例如「這陣子人力吃緊,無法安排外送人員,非常不好意思」用這種善意的謊言,不要讓人感受到不舒服。當然這是最下策的方法,也不太鼓勵!當我們要拒絕別人時若能想到這些人背後承受著更大的壓力,那為他們送上這小小的一餐,真的就不算什麼了。

義大利北部克雷莫納一處醫院收治武漢肺炎病患的臨時急診處。(美聯社)
作者認為,便當店若只單純擔心外送人員的風險而想回絕,至少可讓正在醫院打這通電話的醫護人員聽的舒服。(示意圖非當事人,美聯社)

決定外送後,首先外送員會遇到在現場遞交便當的moment,也許可事先跟醫護人員溝通看有沒有可統一擺放便當的區域,例如大廳等,可讓外送員一放下便當就離開,只要在袋子上方寫收受者,並在第一時間致電請訂購者去領取,這樣遞交的過程就可像大陸那邊在做小區管制時很多外送員將物品集中放在外側空曠處一般。另一個就是收錢的問題,若有跟外送業者合作金流的部分當然就線上搞定,若沒有,也許可跟訂購者直接談好看是一個月一次或多久一次收款,請他們直接匯到帳號,這樣即可省去現場收錢與找錢的麻煩亦減少接觸的時間。當然電話中可同時請醫護人員諒解非常時期店家希望給外送員與店內用餐客人安心,並同時想服務到醫護人員的一份心意,讓醫護人員也能吃飽有體力繼續為全民的健康奮戰。

當我們在做一個決定時,要記得多看其他面向及其任一決定的妥當性與適切性,若能同時站在對方立場思考,即可一併去思考各方面如何產生交集與有無雙贏的作法,如此不悖著良心便能很坦蕩的面對每個決定。

在此謝謝所有醫護人員,謝謝站在最前線的各行各業,謝謝需要服務所有民眾的服務業,大家互相把難題化成解題吧。

*作者自介:總在下班後拿下眼鏡,讓自己不再聚焦而是失焦地走著,讓思緒偶爾突如其來地湧上,接著跳上客運,隨著道路出了城,在昏暗中敲打著文字記錄點什麼。 https://medium.com/@WalkingVague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