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敘利亞內戰,被一場瘟疫淹沒的十年浩劫

2020-03-17 06:10

? 人氣

2020年3月,抵達希臘萊斯沃斯島(Lesbos)的敘利亞難民,一名男子抱著嬰兒登陸(AP)

2020年3月,抵達希臘萊斯沃斯島(Lesbos)的敘利亞難民,一名男子抱著嬰兒登陸(AP)

中文世界的「十年浩劫」通常指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混世魔王毛澤東在1966年至1976年間製造的動亂。今年三月,人類歷史又多了一場「十年浩劫」,敘利亞內戰邁入第十個年頭。只是在中國引發的瘟疫陰影籠罩下,世人顯然已淡忘這場綿綿無絕期的人道災難。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至今造成逾17萬人感染、近7000人死亡。敘利亞內戰呢?保守估計:40萬平民與軍人化為砲灰;戰前2300萬人口之中,1350萬人淪為國內或國外的難民,而且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Idlib)恐怕很快就會再多出300萬流離遷徙的平民。

2020年3月,土耳其與希臘邊界的敘利亞難民(AP)
2020年3月,土耳其與希臘邊界的敘利亞難民(AP)

2011年3月,受到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風潮衝擊,敘利亞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爭民主示威,阿塞德(Bashar al-Assad)總統毫不掩飾其獨裁者本色,出動軍警血腥鎮壓,示威很快就升級為內戰,國際社會各方隨即捲入:美國、俄羅斯、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伊朗……都不能或不願置身事外,伊朗很快就成為代理人戰爭(proxy war)的血腥競技場,連恐怖組織「基地」(Al-Qaeda)與「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也扮演要角。

2013年8月,阿塞德對自己的「國民」使用化學武器,犯下21世紀最醜陋的戰爭罪行。此舉也公然逾越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畫定的「紅線」,但華府並未祭出軍事懲罰,威信與影響力大打折扣。2015年9月,俄羅斯大舉軍事介入,與伊朗左右扶持,阿塞德如虎添翼,敘利亞內戰的走向也大致底定。

敘利亞內戰中,與恐怖組織「基地」掛鉤的反抗軍(AP)
敘利亞內戰中,與恐怖組織「基地」掛鉤的反抗軍(AP)

之後,世俗派反抗軍、激進派反抗軍節節敗退,伊斯蘭國覆滅,內戰有進入尾聲的態勢。2019年底,反抗軍退至最後據點伊德利卜省,敘利亞政府軍窮追猛打,俄羅斯與伊朗全力助戰;伊德利卜省當地300萬平民也化為芻狗,引發內戰迄今最大規模的難民潮,讓已經收容360萬平民的土耳其大感威脅,出兵遏阻敘軍攻勢,土耳其(北約成員國)與俄羅斯開戰的風險也大幅升高,讓人聯想到115年前在中國進行的日俄戰爭。代理人戰爭進行至此,可謂走火入魔。

如今伊德利卜省──以及整個敘利亞──的人道災難繼續惡化,土、俄兩國談成停火協,延著當地交通動脈M4公路建立安全走廊,兩軍共同巡邏,敘軍則暫時按兵不動,讓平民稍微喘息。但各方各懷鬼胎,過去類似的協議都維持不了多久,這一回恐怕也難例外。

敘利亞內戰中的兩大魔頭: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與俄羅斯總統普京(AP)
敘利亞內戰中的兩大魔頭: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與俄羅斯總統普京(AP)

土耳其企圖在土敘邊界建立一條35公里寬的緩衝區,將自家的敘利亞難民遷徙至此,卸除沉重的負擔,同時隔離庫德族(Kurds)勢力。為了達成目標,土耳其甚至撕毀2016年3月與歐盟締結的60億歐元協定,開放與希臘的邊界,大批敘利亞難民隨即湧至,等於告訴歐盟:如果不想重溫2015年的難民潮噩夢,就必須支持土耳其的行動,還要提高負擔的經費。換言之,敘利亞難民成了土耳其的籌碼兼搖錢樹。

但就算土耳其建立緩衝區,讓數百萬難民返鄉;戰火在敘軍收復伊德利卜省之後逐漸平息,敘利亞仍是全世界最悲慘的國家:半數人口流離失所,半壁江山一片廢墟,經濟狀況持續快速惡化,八成民眾生活在貧窮線(poverty line)下方,什葉派(阿塞德政權)與遜尼派(反抗軍)怨仇無解,「和解」毫無進展,政治進程是空中畫餅。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從國內動亂到大國角力,在21世紀世人的見證之下,敘利亞一步一步走進地獄。

2011年3月23日,2020年3月,敘利亞南部大城達拉(Daraa)爆發反政府示威,當時敘國已進入內戰狀態(AP)
2011年3月23日,2020年3月,敘利亞南部大城達拉(Daraa)爆發反政府示威,當時敘國已進入內戰狀態(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