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專欄:小社運的小細節

2017-03-26 07:00

? 人氣

作者指出,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是臺灣近年少有的土地抗爭成功案例,一次乾脆俐落大獲全勝的成功案例。(圖片來源: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臉書)

作者指出,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是臺灣近年少有的土地抗爭成功案例,一次乾脆俐落大獲全勝的成功案例。(圖片來源: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臉書)

「引發國內外學者500多人連署反對的聖州企業要在屏東內埔鄉龍泉村農地設廠案,今天屏東縣都市計畫委員會進行審議,最後決議農地不予變更,聖州企業確定無法在龍泉設廠。」這則消息發出時間是2016年6月17日18時,與這則消息同時出現的是一張照片,四個人扯開一面旗子:成功。

成功!這是臺灣近年少有的土地抗爭成功案例,一次乾脆俐落大獲全勝的成功案例。

曾幾何時,規劃、徵地,配合各種經濟政策、結合各種地方勢力,企業乘各種政策東風聘請各種法律人才,有錢有人有聲勢一路勢如破竹。面對抗議,政府對各種民意表達各路不滿以及陳情視而不見,有推諉、有程式、有潛規則、有明規則有多少年面對社運、對待社運、瓦解社運累積下來的心得體會,經驗豐富風雨不動安如山。

臺灣社運,幾千上萬人上凱道常有常見,500多人連署,不算多。算是小社運。

土地抗爭能夠成功,已屬不易。社會運動代價巨大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往往曠日持久,翻一翻龍泉土地抗爭時間線,如果從4月22日舉辦第一次環評前說明會開始算,從抗爭全面鋪開到大獲全勝只有短短兩個月;就算再向前推一年,從2015年11月舉辦的第一次都市計畫前說明會當地民眾知曉危機來臨開始算,也只七個月。這一次勝得如此乾脆俐落,就更為罕見。

這張網路截圖,照片下面廖廖數十字把抗爭成功說得清楚無誤,畫面上出現了四個人,拱衛著一面旗,「成功」二字佔據中心位置。這張圖資訊含量極大,能夠看出這次大獲全勝的小社運裡的許多小細節,值得細細解讀。

作為運動領袖的社運素人

站在後面、被旗子遮住最多的人,是自救會發起人鍾益新。退休教師鍾益新素與政治運動無緣,幾年前大埔毀田案轟動全島,他從電視裡看到抗議的人群,覺得那些人好瘋狂、那種人生好遙遠。

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 鐘益新
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鍾益新。(取自鐘益新個人臉書)

不僅遠離政治運動,甚至與現實生活都頗有距離,鐘益新癡迷蘭花三十幾年,與老母相依為命,他的人生,離世界很遠、離蘭花很近,退休後更是把大部分時間都投入到花房裡。

最初的改變是從網路上來的,2015年11月,他發現臉書網路社區「大武山下龍泉社區」關注點贊最多的,是聖州企業要在自己家門口建工廠的消息。聖州企業在龍泉買了14公傾農地,要變更用途建工廠。網上情緒湧動,充溢著各種不安與憤怒,一個土地議題正在走近,一場社會運動正在走近。

工廠要建在自己家門口,理化老師鐘益新搜索更多網路資料,找廠家的事業計畫書,找各種資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個工廠的名義是汽車零件廠,但再一看這種汽車零件是汽車用塑膠品——是個化工廠呀。

就算不是理化老師,都能想像化工廠的危害。再一查,廠家原來設在大陸,不久前剛被大陸環保部門課罰……

一個化工廠建在自己身邊,一個污染企業建在水源地、建在良田裡,與居民區近在咫尺,影響健康,影響地下水,污染空氣和農田。對這種迫在眉睫的威脅,光是在臉書上發發文,給別人的發文點點贊怎麼行?

鍾益新把從網路上搜尋來的資料整理列印,在村子裡散發,他要讓更多人意識到化工廠的危害。

這個網路社區裡活躍成員多是年輕人,他們比鍾益新更早意識到在這裡建工廠的危害,但提到抗爭,卻有這樣那樣的顧慮,希望能夠找到社運組織的支援,希望能夠有人出來當帶頭大哥……有人找到鍾益新,請他帶領大家做這件事。政治素人走出蘭花房,變身運動領袖。

政府 是背景還是主角

照片的背景是「屏東縣政府」,屏東縣都市計畫委員會審定農地用途不予變更,抗爭民眾達成目標,大獲成功。發佈這條消息已是傍晚,18點,下班時間。當天白天,「屏東縣都市計畫委員會召開會議,審查變更龍泉地區都市計畫,委員聽取開發單位、自救會雙方意見後,進行閉門討論。」圖中四人一直守候在外,「最後決議農地不予變更,維持農地使用。」這場抗爭,以政府公部門的裁決,落下帷幕。

在這張照片上,政府是背景。但誰都知道政府在這樁土地抗爭中不是背景。不管是引介企業來屏東,還是購地、變更、環評、審批,既有中央政府部會也有地方議員地方政府,每一個環節,無不與政府部門有關。其實,幾乎在所有的土地抗爭案中,政府,都是極其重要的關鍵角色。

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提供。
在屏東縣政府前宣示「成功」!(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提供。) 

剛剛開始投入抗爭,鍾益新就把他搜集整理的資料列印出來,寄往各級政府內政部經濟部各有關部門,寄給各種政治人物從總統到縣長、從立委到當地民意代表,特別是屏東籍的。

有人不以為然,「沒有用啦,政府給企業月臺背書保駕護航,誰都知道怎麼回事,政商民代聯盟綿密入微堅不可摧。」但鍾益新偏不信邪,他不是只寄一次,而是沒完沒了的跑去郵局寄掛號信。沒有回音沒關係,再寄一次。當然鍾益新不是沒頭沒腦地寄,而選准了時機對準了人有目標地寄,比如520小英就任之後再寄三寄,總統府必須給收到回執,回執又可用於網路傳播。

除了寄信,還會每天在政治人物的臉書留言,「給他們發資料,也催他、罵他」。對政府官員、政治人物,鍾益新說話從來不留情面,「小英競選的時候就說幹不好可以掀桌子,他們是我們選出來的公僕,怕他們,不是很可笑嗎?」鍾益新擅長「翻老賬」,把政治人物當選前後的口號拿出來兩相對照,罵到縣長要掛免戰牌「鐘益新去我就不去」,罵到某立委在臉書上封鎖他。遮封鎖他之後,他就再去議長臉書投訴。與政府和政治人物的糾扯,一直都是抗爭中最重要的內容。

向前向前  開弓沒有回頭箭

當然鍾益新不只做推動政府的事情,這位最初被人拉進來的抗爭者一旦上路,就奮不顧身地全方位投入。

他通過網路得到與建廠有關的資訊,但又不滿足於網路傳播;他將資訊歸集整理後列印成傳單,但又不滿足於僅止發放。他發傳單,是在龍泉村和緊鄰的龍潭村一家一戶敲門發,不論是不是認識不管熟不熟,敲開門不只發傳單,還會進去跟人家講,確保把問題說透。

不僅上門發放,還會下田發。他將傳單隨身攜帶,看到路邊鳳梨田裡有人工作,就會走過去發張傳單給人講講建廠的事。就這樣一戶一戶地走,一家一家地說,在當地走到了過半數人家,發放了五百多份傳單。

他不僅印傳單發傳單,還發起了大武山下龍泉社區自救會。他不僅發起了自救會,還會在傍晚時分跑到位於村子中心的廟口,用大喇叭向全村廣播,特別是在即將召開說明會之前的關鍵時段。

護龍記者會。(圖片來源: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臉書)
護龍記者會。(圖片來源: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臉書)

自上世紀反水壩建設,周邊抗爭歷史悠久,許多社運組織活躍至今,不過龍泉當地卻沒有這樣的人和組織。抗爭伊始,當地很多人都有想法有願望,但又對站出來挑頭不敢不願有顧慮,首先想到的是找人幫忙。但任何抗爭,基本盤都必須在當地才有正當性、才有可能長久,救苦救難的觀世音只在傳說中普渡眾生,社會運動中最根本的還是要靠自己救自己。

走村串戶現場抗議致信媒體聯絡政治人物發動各種連署,鍾益新把能說的都說了能做的都做了,不管不顧拼命向前沖,甚至嚇到了原本將他拉進抗爭中來的人,開始有人覺得他太激烈太激進,為免連累他人,鍾益新乾脆又設立了一個新的網路群組,旗子左下落款「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就是這麼來的。

整個世界都會讓路

誰都怕污染怕貽患子孫,但同時誰都怕政商聯合對各種潛規則心知肚明,對抗爭的代價戰戰兢兢,不斷有人提醒鍾益新注意人身安全,但他不管那麼多,雖千萬人吾往矣。黑道的辦法是一手拿槍一手拿錢,但若遇上一個人既不要錢又不要命,事情就會發生變化。

誰都知道「槍打出頭鳥」,所以人人都怕當這個出頭鳥。但這種現象也有兩面性,一旦有一個「出頭鳥」不管不顧把自己擺出來,不僅有助於激勵別人消除恐懼,甚至不支持他我就是孬種,就會有更多人站出來。不憚於把自己擺出來站到公開反對第一線的人越來越多,力量對比就會漸漸發生變化。

4月22日第一次環評前說明會,企業代表出場時有兩個身強力壯的同伴,誰都知道他們的背景,平時都會躲著走,僅僅被他們盯著都會不自在。但是這一回,兩位大哥出場現身和怒目盯人都不起作用,因為站出來說話的民眾太多了,「現場民意洶湧,誰都會看情勢。跟他們一比,政府和黑道都弱爆了。」

鍾益新奮不顧身地投入不僅拉動了當地民眾,也改變了遠遠近近很多人。公民寫手林吉洋四月第一次來龍泉,是抹不開自己老師的情面:「臺灣這種事情比比皆是根本顧不過來,誰都知道這種事情背後是怎麼回事。當時只想來一次對老師有個交待也就算了。但一看到他,就被那種只有我一個人也要跟你拼到底的氣勢感動。跟著他投入進來。」

龍泉位於臺灣南端,偏遠之地,雖有媒體派駐記者,但土地抗爭這種事情,都會考慮到地方政府的態度顧左右而言它,自己總歸要在這片地頭上活動跟當地政府做對,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面子上有點說不過去。公民記者先動員起來,各自找選題找角度分派了不同時間節點在網路媒體拋文,東方不亮西方亮讓與龍泉有關的事情保持了一定的媒體曝光度,也拉動不受影響的小媒體率先加入。隨著抗爭的推進,慢慢龍泉的事情成為一時熱議,到了這種時候當地派駐記者再對這種全島關注的熱點視而不見就說不過去了。這些媒體的加入又增加了龍泉議題的熱度,最後熱到主流媒體蜂擁而至,做節目的電視臺居然要排隊,直到抗爭結束,對龍泉的報導仍然餘音繚繞。

得道多助 和你在一起

圖右站立的白衣人叫李鎮南,手裡抱著的,是附近九個莊頭的令旗。不要小看了這些旗子,這象徵了附近村莊的支持。

4月22日由企業主辦的第一次環評前說明會成了反對力量的嘉年華。會議原定十點開始,九點鐘就到了五百多人。不僅自救會拉起了白布拿著大聲公表達訴求以理服人,小農也把現場變成了當地農產展示會,到處都是好吃好喝以情動人。還有遠近社運組織前來聲援, 大學老師列隊發言,也開始有民意代表政治人物表態支持。

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 成功
大龍泉反工業區設置自救聯盟 成功

自救會決定繼續舉辦一系列民間說明會,龍泉村的聚會時間定在5月21日。他們特別強調這是「第一次民間說明會」,計畫這樣的說明會要一場一場辦下去,走遍受建廠影響的周邊所有村莊,為的是保住故鄉好田好水留予子孫後代。

那天正逢大雨,但仍未影響人氣,成了龍泉過年之外人最多的一天,會址龍泉寺外早早就開始塞車。會議正式開始之前,首先迎請附近九大莊頭的地方公廟主神,將令旗一一傳遞到臺上,「除了宗教信仰上的禮尚往來之外,也是當地歷史悠久的莊頭結盟傳統。」

此後對龍泉的媒體關注熱翻天,在一次媒體節目錄製現場,政府代表雖未明確承諾,但說「不會讓你們失望的」。隨後不久,就有了本文開頭的一幕,有了我們再三解讀的這張圖。

旗子右上六個字「愛鄉土護水源」,是龍泉土地抗爭的核心訴求。為公平正義伸張為子孫後代福祉,總要有人站出來。為公平正義伸張為子孫後代福祉,總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

*作者為自由作家、紀錄片獨立製片人。著有《一切從改變自己開始》、《行動改變生存--改變我們生活的民間力量》、《可操作的民主》等著作;先後建立了「北京手牽手文化交流中心」、「泰安愛藝文化發展中心」等公益組織,發起了「北京水源保護基金會飲水思源愛藝文化基金」。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