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物語:再消極下去 台灣在南海一口湯都喝不到

2014-08-29 05:38

? 人氣

擁有太平島,在南海就有話語權。(取自網路)

擁有太平島,在南海就有話語權。(取自網路)

從前有一個富家,擁有一大片後院。家道中落後,四周鄰舍翻牆而入,種菜築舍。富家主人喊著,後院是我的,但沒有任何的驅離和經營行動。時間久了,後院出現一番繁榮景象,鄰舍劃地為界,爭奪地盤,早忘了主人的存在。只有在火光四射之時,才微微聽到主人的呼喚。這不是別人,是台灣在南海的真實景象。

本月25日,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在台大社會科學院舉行「南海情勢與我國南海政策」論壇會議。主持人是學會會長楊永明,日本通,曾任國安會副秘書長。主講人有師大政治學研究所教授王冠雄、中山大學海科院海事所教授宋燕輝、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劉復國等,他們長期參與南海議題相關的國際會議與論壇,均為國內研究南海議題的一時之選。

這次論壇在處暑舉行,題目嚴肅,卻座無虛席,發言踴躍。這和官方對南海議題的無感,以及「不痛不癢」甚至引起錯亂的聲明形成強烈反差。論壇聽到最後,予人一種悲憤之感,我國明明在南海擁有最大島嶼(太平島),卻在南海諸國當中的聲音最小,也最沒有作為。

每當周邊聲索國侵入我國主張U形線主權範圍內,政府向來是消極回應,除了口頭抗議,沒有任何具體反制措施。因此,菲律賓可以在我經濟海域內隨意放槍抓人,越南巡邏機也可在太平島的禁制水域對我鳴槍警告。久而久之,國人對於南海主權開始產生錯覺,甚至麻痺。2012年中國與菲律賓發生黃岩島事件,國人竟誤認為是中菲對峙,事不關己;這種錯覺同樣發生在中國與越南在西沙981鑽井平台的爭議上。殊不知,這些相關的海上權益,全部與我南海主權有關。

這幾年,南海周邊聲索國凡遇島礁乃至瀉湖,無不用心經營,菲律賓甚至在1999年,以1艘破舊坦克登陸艦「坐灘」(擱淺)在仁愛礁上,派兵長期駐守,造成既成事實,以一點控制附近海域,陷中國於被動。相較於太平島,中共有關人員曾詢問我方學者,4-5年來他們的船經過太平島,每次看「長得都一樣」,絲毫沒有變化(建設),真不知道台灣是怎麼想的。太平島若在他國手中,絕對會經營成南海最重要的戰略要地。

遲至今日,太平島總算有了變化,2月起國工局代辦「南沙太平島交通基礎整建工程」正式動工,包括「碼頭新建」及「機場跑道強化」等兩項工程;4月10日,海軍在太平島進行近年最大規模的「衛疆計劃」,實施「規復作戰」(失去外島奪回作戰)的實兵登陸演習。如果不是火燒屁股,鄰國爭強,這種「覺悟」恐怕還很難實現。

這不禁讓人想起2013年5月中旬,國軍與海巡署舉行海空「護漁聯合軍演」,如果不是菲律賓執法人員瘋狂槍殺我漁民,造成舉國震驚的「廣大興事件」,如此規模的護漁行動恐怕也是不易啟動。

有人說,政府囿於內外政治形勢,在南海只能低調行事。經過這次論壇會議,與會學者提出多項建議,均可在現有的條件下推動,如強化U形線的法律論述、從事島礁建設,並舉行雙邊或多邊的議題研討(如海洋生態)等。這些不必觸動兩岸關係或台美關係,就能劍及履及。

面對敏感的兩岸關係,外界擔心兩岸一旦在南海聯手恐破壞南海現狀,學者則認為,兩岸可以在「功能性合作」上有所作為,如推動海洋環保、漁業保育等議題,採取類似ECFA的南海合作框架,排除外界疑慮。有學者指出,不必迴避兩岸共同的歷史,應在U形線的法理基礎上,找出兩岸共識,共同面對國際質疑。

總之,台灣在南海可以有積極作為,條件比東海還好,因為手握太平島的地緣優勢。機遇稍縱即逝,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等到南海周邊國家準備就緒,不要說石油,台灣可能連一口湯都喝不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