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貿易或國安孰重孰輕?看川普如何選擇

2020-02-29 06:4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見圖)雖不認同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但中共內部形勢若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並不符合美國當前的利益。(資料照,AP)

美國總統川普(見圖)雖不認同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但中共內部形勢若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並不符合美國當前的利益。(資料照,AP)

川普上台後,視中共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對中政策成為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軸。《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黄安偉(Steven Lee Myers)日前撰文指出,川普政府內部對中立場分為兩派:一派以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為代表的所謂「貿易派」,支持與中共建立強大商業關係;另一派是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為首的所謂「國家安全派」,主張美國應試圖與中共經濟脫鉤。川普目前的態度,傾向於站在「貿易派」這一邊。

中國大陸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全球性恐慌,為「國家安全派」譴責中共統治,提供了有力的藉口。他們認為,不能指望共黨會披露所知的情況,或妥善控制疫情。蓬佩奧就指責中共在冠狀病毒暴發時,沒有做到公開透明,認為新冠病毒削弱了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但川普的態度卻與眾不同,他公開讚揚習近平對危機的處理,甚至表示「我知道習主席愛中國人民,他愛他的國家,他在非常非常艱難的情況下做得非常好。」

川普政府自中美貿易戰開打後即多次針對華為。(AP)
美國總統川普(見圖)公開讚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危機的處理,甚至表示「我知道習主席愛中國人民,他愛他的國家,他在非常非常艱難的情況下做得非常好。」(資料照,AP)

有人認為,川普坐視兩派立場並立,可能是美國政府在玩「黑白臉」的把戲;但我認為,這是川普的策略運用,主要基於下列兩點考量。

第一,是選舉的算計。影響美國總統大選的因素,一直是以內政為首。川普強調「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他在今年2月4日發表的《國情咨文》中,提及三年前首次競選時的主軸「偉大美國回歸」(the great American comeback);但他了解,讓美國選民真正有感的,不是那些空泛的口號,而是生活是否過得更好,因此不能讓經濟和中國脫鈎。

第二,川普雖不認同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但中共內部形勢若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並不符合美國當前的利益。以中共目前領導班子,除習近平外,還看不出有穩定大局的繼任人選。此外,中國大陸爆發新冠肺炎也暴露了共黨體制的弱點,讓川普因此產生信心,認為除非中共進行體制改革,否則美國的超強地位不會輕易受到挑戰。

美國實施民主政治,行政部門基於本身官僚利益,對政府政策採取不同立場,乃是司空見慣。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柯林頓政府執政時期,根據美國學者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的說法,柯林頓早在1994年時,就決定對中共採取「全面交往」(comprehensive engagement)的政策,但卻始終拿不出一套達成目標的優先次序,結果是每一個政府部門都在追求它本身的中國政策,彼此少有聯繫。例如,當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威脅要針對開放市場和智慧財產權問題進行制裁時,商務部卻增加對中國大陸的投資行動;當國務院對中共違反人權和核武擴散行為展開批判時,國防部卻致力發展與共軍聯繫。當然最後的政策還是由柯林頓拍板定案。美國實行三權分立,國會對行政部門有制衡的作用,但國會通過的法案,仍須經總統的裁示才能具體落實。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