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貿易或國安孰重孰輕?看川普如何選擇

2020-02-29 06:4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見圖)雖不認同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但中共內部形勢若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並不符合美國當前的利益。(資料照,AP)

美國總統川普(見圖)雖不認同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但中共內部形勢若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並不符合美國當前的利益。(資料照,AP)

川普上台後,視中共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對中政策成為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軸。《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黄安偉(Steven Lee Myers)日前撰文指出,川普政府內部對中立場分為兩派:一派以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為代表的所謂「貿易派」,支持與中共建立強大商業關係;另一派是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為首的所謂「國家安全派」,主張美國應試圖與中共經濟脫鉤。川普目前的態度,傾向於站在「貿易派」這一邊。

中國大陸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全球性恐慌,為「國家安全派」譴責中共統治,提供了有力的藉口。他們認為,不能指望共黨會披露所知的情況,或妥善控制疫情。蓬佩奧就指責中共在冠狀病毒暴發時,沒有做到公開透明,認為新冠病毒削弱了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但川普的態度卻與眾不同,他公開讚揚習近平對危機的處理,甚至表示「我知道習主席愛中國人民,他愛他的國家,他在非常非常艱難的情況下做得非常好。」

川普政府自中美貿易戰開打後即多次針對華為。(AP)
美國總統川普(見圖)公開讚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危機的處理,甚至表示「我知道習主席愛中國人民,他愛他的國家,他在非常非常艱難的情況下做得非常好。」(資料照,AP)

有人認為,川普坐視兩派立場並立,可能是美國政府在玩「黑白臉」的把戲;但我認為,這是川普的策略運用,主要基於下列兩點考量。

第一,是選舉的算計。影響美國總統大選的因素,一直是以內政為首。川普強調「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他在今年2月4日發表的《國情咨文》中,提及三年前首次競選時的主軸「偉大美國回歸」(the great American comeback);但他了解,讓美國選民真正有感的,不是那些空泛的口號,而是生活是否過得更好,因此不能讓經濟和中國脫鈎。

第二,川普雖不認同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但中共內部形勢若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並不符合美國當前的利益。以中共目前領導班子,除習近平外,還看不出有穩定大局的繼任人選。此外,中國大陸爆發新冠肺炎也暴露了共黨體制的弱點,讓川普因此產生信心,認為除非中共進行體制改革,否則美國的超強地位不會輕易受到挑戰。

美國實施民主政治,行政部門基於本身官僚利益,對政府政策採取不同立場,乃是司空見慣。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柯林頓政府執政時期,根據美國學者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的說法,柯林頓早在1994年時,就決定對中共採取「全面交往」(comprehensive engagement)的政策,但卻始終拿不出一套達成目標的優先次序,結果是每一個政府部門都在追求它本身的中國政策,彼此少有聯繫。例如,當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威脅要針對開放市場和智慧財產權問題進行制裁時,商務部卻增加對中國大陸的投資行動;當國務院對中共違反人權和核武擴散行為展開批判時,國防部卻致力發展與共軍聯繫。當然最後的政策還是由柯林頓拍板定案。美國實行三權分立,國會對行政部門有制衡的作用,但國會通過的法案,仍須經總統的裁示才能具體落實。

美國前總統比爾柯林頓。(美聯社)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見圖)早在1994年時,就決定對中共採取「全面交往」(comprehensive engagement)的政策,但卻始終拿不出一套達成目標的優先次序。(資料照,美聯社)

以川普目前的聲勢看,他獲選連任的勝算極大;而若連任,他第二任期的對中政策,對兩岸關係將有關鍵性的影響。民進黨上台後,執政當局對美國提供的支持仰賴甚深,尤其在蔡總統勝選連任後的未來四年,中共對臺政策可能出現難以預期的巨大變化,故川普對中共的態度,值得吾人密切關注。

臺灣一向把美國的民主制度奉為圭臬,但卻沒有體會官僚體系在民主政治運作可以扮演的角色。就以政府這次的防疫作業程序為例,陸委會職責所在,當然可以就臺商包機返鄉一事表達自己的立場;同樣地,衛福部也有權站在防疫的第一線,提出自己的看法。這當中沒有誰是誰非的問題,如果防疫只停留在政務的層級,就由行政院長做最後的裁示;如果升高到國安層級,就由總統拍板定案。

但在過去這段期間,事件的發展沒有如此「按表操課」。陸委會因宣布有條件開放陸配子女入境,引發民眾反彈。這項措施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撤回後,陸委會在臉書發文致歉,而且表示「謝謝所有網友們給的批評與建議」。陸委會或許不解錯在哪裡,道歉也因此搞錯了對象;但顯然政府是在網友的壓力下出現政策急轉彎,「網民治國」竟然成為今天臺灣民主政治的一個特色。影響所及,不但引發臺灣內部在人道和防疫兩個議題進行口水戰,也讓對岸藉題發揮,讓本已緊張的兩岸關係雪上加霜。

20200223-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23日舉行記者會,指揮官陳時中出席。(盧逸峰攝)
陸委會因宣布有條件開放陸配子女入境,引發民眾反彈。這項措施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見圖)撤回後,陸委會在臉書發文致歉,而且表示「謝謝所有網友們給的批評與建議」。(資料照,盧逸峰攝)

病毒是人類社會的公敵,兩岸因防疫問題隔空叫陣,實在沒有必要,並且應是可以避免的。針對先前蘇貞昌院長禁止口罩出口令引發的爭議,蔡英文總統1月30日召開緊急會議後表示,「基於人道考量,若行有餘力,願向大陸提供必要協助。」她同時也對受肺炎衝擊的大陸民眾,表達關切和慰問之意,蔡總統透過記者會傳達上述的訊息,難得出現在對岸的電視螢光幕上。我不認為總統此說只是基於人道考量,但她刻意向對岸釋出的善意,沒有得到對岸官方的積極回應。

至於滯留湖北臺胞返鄉包機的問題,本來以2003年臺商春節包機的模式來處理就好了,但對岸卻因政治因素,而把整個問題複雜化。例如,國臺辦發言人把飛機延宕責任推給我方,還指控民進黨政府「以疫謀獨」、「趁疫打劫」,以及「企圖以犧牲人道精神來獲取政治利益」。坦白說,我實在看不出口罩和包機兩件事,和「臺獨」有什麼關聯性,有的只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而已。

在缺乏溝通又沒有互信的情况下,我認為兩岸在處理共同面對的防疫工作上,存在太多的誤判。雙方都沒有以「同理心」考量問題,即不理解對方在不同政治生態下,可能採取的不同作法。結果就呈現目前因兩岸民意對抗和政府對撞,所形成的惡性循環。我認為,兩岸官方和民間都應努力阻止這種循環持續下去,因為兩岸若出現擦槍走火,這肯定會是一個導火線。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