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無聊對乏味 這難熬的2016

2014-07-07 05:17

? 人氣

藍綠最具人氣的政治領袖朱立倫和蔡英文,都很難再給予選民任何新鮮感。(吳逸驊、余志偉攝)

藍綠最具人氣的政治領袖朱立倫和蔡英文,都很難再給予選民任何新鮮感。(吳逸驊、余志偉攝)

缺乏驚喜的二0一六,遑論今年底的九合一。這將是國民黨贏不了的兩場戰役。

不必再討論朱立倫是否直取大位了,更不必揣度朱立倫的誠信問題,儘管政治人物的誠信和衛生紙一般,用了即丟可矣。當朱立倫確定留在新北市選連任開始,國民黨選情幾成定局,年底選舉國民黨固守縣市必將失守若干席,輸得少,朱立倫逼宮黨權的空間有限;輸得多,國民黨要在二0一六扳回一城,可能性近乎於零,朱立倫與其追逐天邊遙不可及的彩虹,不如掌握手中權力與資源,這是穩勝之局,卻也凸顯他缺乏膽識突破並扭轉現實的一面。

國民黨後馬時代,吳敦義不討人喜歡,朱立倫也沒什麼新鮮感,放眼無人。這是國民黨的窘境,其實何嘗不是民進黨的窘境?蘇討不討人喜歡,蔡英文的清新感同樣快速流失,權力人物必有其侷限性,朱立倫突破不了黨內權力框架,蔡英文突破不了民進黨的兩岸政策樊籬,甚至即使她跨出最後一哩,她虛幌的政治語言,還是會成為藍營譏嘲的箭靶。

藍綠困境,正是台灣的困境:結構性的偏安局面既成,連政治領袖格局都限縮。

當選舉成為常態,當權力成為邏輯,當所有超出政治遊戲規則之外的人與事,都無可避免陷入權力算計之必然的時候,台灣免不了要接受現實:民主選舉就是俗人政治,選民以選票一次又一次為自己製造政治災難,「明君」這件事,只能拋諸腦後。

沒有驚喜,等待意外,但意外一般很難出現,真出現了或許也未必被接受。柯文哲屬於「意外」,這個意外能否成為現實,並納為政治研究之特殊案例,還有待觀察。

柯文哲自我解嘲說,台灣這些年累積相當大的民怨,所謂柯文哲現象是這股民怨的反射,「不是白色的力量,而是白目的力量。」柯文哲十足了解他在民意心中的「清新」,就在於他的政治語言不同於一般政客,直接、直率,是一種不轉彎的腦筋急轉彎,謂之「白目」基本符合真實。

柯文哲的「白目」特質,其實也曾出現在連勝文身上,沒人忘得了連勝文以「丐幫」、「大明王朝」批馬政府時的白目直率,當時他的聲望讓馬英九屬意的行政院長江宜樺望塵莫及,一旦投入國民黨初選、成為政黨提名參選人,政治身段、權力邏輯就無可避免地成為套上他頭上的緊箍咒,不參選,或僅僅參選多席次的立委,問題不大,一旦競選單一席次的首長,他政治世家的出身就註定逃不開哥哥爸爸阿姨嬸嬸的框架,他連比照柯文哲自我調侃都不能,因為他的身世就是高人一等,自嘲反成矯情。

民意喜「新」,但是,經過兩次政黨輪替,民意其實非常清楚,「新」未必等於「好」,但憑喜好的投票最終很大可能是輕重不一的政治災難,陳水扁如此,馬英九何嘗不是如此?柯文哲創造的「白目新鮮感」,不代表是適任的市長,選民早有忐忑,卻毫無辦法。

二0一四如此,二0一六亦復如是。選民要新鮮怕忐忑,不要忐忑卻有對無聊感到的乏味,在政治這池混水中,所有的驚喜都將成過往,蔡英文無聊,朱立倫乏味,而自認機謀高人一等的吳敦義,也被看透,這兩年,不必對台灣政治寄予太多期待,怎麼熬過政治悶局,維繫台灣經濟的生命力,才是當前最大的難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