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墨玉名單」曝光》「我的心都碎了!」海外維吾爾人:中國沒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2020-02-19 08:10

? 人氣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新近洩露的「墨玉名單」證實了許多人長久以來的懷疑:中國僅僅因為宗教和文化的原因便逮捕關押維吾爾人。德國之聲就此採訪了曾被關入「再教育營」維吾爾人的家屬。

如果不用心查找,很難發現這座位於土耳其伊斯坦堡「Sultan Murat」鬧市區的清真寺。它坐落在一個燈光明亮的地下室裡,連接這裡的樓梯非常狹窄,而且沒有任何標識。

中國新疆和田境內一處戒備森嚴的「再教育營」

在下面,一個小女孩在白色和金色的柱子間奔跑嬉戲,十幾名男子在淺藍色的毯子上禱告。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還穿著冬天的外套。

他們是維吾爾人,來自中國西北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穆斯林。

在他們的家鄉,類似的午後禱告可能會讓他們身處險境。2016年以來,中國政府逮捕大量維吾爾人,將他們關入官方所謂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而在西方人們一般稱之為「再教育營」。

當被問到有多少人在新疆的親人曾被關入中國的監獄或「再教育營」時,所有人都舉起了手。

這些男子紛紛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機,展示他們親人的身份證;失蹤的妻子,孩子和父母的照片。

「我甚至不知道我女兒究竟是生是死,」一個男子看著一名年輕瘦小的女子照片, 如此說道。

「中國政府希望完全控制和消除住在那裡的所有人,」清真寺阿訇比劃著手勢憤怒地對德國之聲表示。「他們想殺死維吾爾人和他們的文化。」

很難確定究竟有多少維吾爾人遭到關押。有人估計超過100萬維吾爾人在中國當局用監獄和「再教育營」所構建的網絡內被與外界切斷聯系。

當地傳出的報道顯示,一些人被無限期關押,而另一些人則被轉移到勞改營。那些被允許回家的人則受到當地政府的嚴密監視,行動自由受到嚴格限制。

中國政府聲稱,建立「職業培訓中心」是為了打擊「極端思想」並為維吾爾人提供「有價值的技術」。據稱,被關押者在營地內經歷嚴格的思想灌輸過程,並要上普通話課程。

在最近訪問柏林期間接受訪問時,中國外長王毅表示,一些非政府組織,記者和外交官曾獲准前往新疆,「他們沒有看到任何集中營或再教育營。」他同時表示「在新疆沒有(針對維吾爾人的)迫害行為。」

中國以宗教和文化理由關押維吾爾人

盡管中國政府一再重複其官方話語,德國之聲及包括北德廣播公司(NDR),西德廣播公司(WDR)和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在內的數家德國媒體伙伴新近獲得的一份文件講述的故事卻是另一個版本:這份文件顯示中國關押維吾爾人是因為他們從事宗教活動和堅持自身文化,而不是他們有極端主義行為。

這份長達137頁的文件以前所未有的詳盡程度揭示了數百名維吾爾人的命運。文件巨細無遺地紀錄了這些在2017和2018年間被關押的311名維吾爾人的姓名和身份證號碼;具體內容還包括每個人的家庭成員,社交圈和宗教活動。此外,文件還提及了1800多人的姓名、身份證號碼和社會生活習慣,比如某人是否在家禱告或者閱讀古蘭經。另有數百人也被提及,但沒有以上提到的那些具體信息。

清單中所有案例都來自於新疆西南部的和田地區墨玉縣。這一地區靠近西藏和中印邊境。因此這份文件也被稱為「墨玉名單」。

最新曝光的新疆再教育營機密文件,詳細記錄遭關押者的個人資訊與家庭狀況(美聯社)
最新曝光的新疆再教育營機密文件,詳細記錄遭關押者的個人資訊與家庭狀況(美聯社)

盡管該地區只是新疆的一小部分,文件顯示官方搜集數量驚人的維吾爾人數據。他們在新疆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具備臉部識別技術的安保攝像頭以及強迫安裝的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序的監控。

一些人成為監控對象是因為超出規定生育,另一些人則是因為曾申請護照。有些人僅僅因為蓄胡就遭到關押。還有一人因為大約六年前曾下載一條宗教影片就被拘捕。

許多專家都認為,就其所使用的語言以及記載的內容而言,這份信息量巨大的文件,一個沒有任何官方圖章或印鑑的PDF文檔可能是真實可信的。德國之聲也採訪了多名家人在名單上的維吾爾人,他們確認了文件中的一些關鍵事實。

吹哨人:「他們抓人不需要理由」

曾留學美國,現居挪威的維吾爾學者阿尤普(Abduweli Ayup)向德國之聲提供了這份文件。阿尤普曾嘗試在新疆開辦一所維吾爾語學校,此後入獄15個月。

盡管他仍在新疆的家人可能因此面臨風險,阿尤普仍然決定將這份文件公諸於世。他對德國之聲表示,他已經遭到中國政府的監視。最近幾個月,他妻子的幾個親戚遭到逮捕。在與德國之聲記者見面前不久,他曾接到威脅電話,要他放棄爆料。

「是的,這很危險,」他聳聳肩說道。「但是總要有人發聲,告訴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第一次看到這份文件時「被驚呆了,」他在挪威的一家酒店裡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

他很快意識到,中國的拘留系統根本不是用來對付所謂的極端主義。「我想:他們根本不用任何理由就抓人。」

阿尤普決定有所行動,並開始尋找文件上那些人的親屬。他找到了29個人,並開始通過電話聯繫他們。這些人中的一大部分住在土耳其。

他表示,這是一份折磨人的差事。他聯絡的人中,許多人多年沒有和新疆的家人聯絡,因為很明白從國外打去的電話會惹來不必要的關注,並可能讓家人因此入獄。

這時認真誠懇,語氣柔和的阿尤普便不得不告訴這些生活在國外的維吾爾人,他們仍在新疆的親人們已經被關入「再教育營」。「我不得不告訴他們,他們的家人被逮捕了,然後他們就會哭,」阿尤普說道。

被捕者的姐姐:「心都碎了」

阿尤普聯繫的其中一位是土赫提(Rozinisa Memet Tohti),一名有三個孩子的30多歲家庭主婦。

德國之聲的一名記者在伊斯坦堡一處裝潢漂亮的公寓內見到了她。客廳的桌上為客人拜訪著各種甜食,水果和堅果。

在采訪中,土赫提表示當得知自己最小的妹妹也在名單上的時候,心碎欲裂。「我好幾天都吃不下睡不著。我從沒想到我的小妹妹也會被關進大牢。」

土赫提有很多親人的照片。其中一張是公園裡的家庭聚會,一對年輕夫婦抱著一個嬰兒,羞澀地看著鏡頭。另一張是一個留著長鬚,頭戴羊絨帽,表情嚴肅的老年男子。

在整個采訪過程中,土赫提都小心地拿著這些照片,將它們緊緊攥在手心。這或許是她的姐妹和父母所留下的最後紀念。

她之前就知道,大姐和年邁的父母在2016年都曾被關押。他們家的一個好朋友在前往土耳其出差時告訴她這個消息。

但是,她從沒聽說自己最小的妹妹在2018年3月也被抓了。她仍在新疆的親人已經和她失去聯繫,土赫提擔心聯絡他們會給他們帶來麻煩。

土赫提的妹妹和丈夫一起經營一家蛋糕店,看上去根本不像是會惹上牢獄之災的人。

「我真的被嚇到了,」土赫提強忍眼淚說道。

中國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關押逾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國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關押逾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美聯社)

新疆農村地區的維吾爾家庭允許生三個孩子,城市家庭可以生兩個。不過許多維吾爾人不願意遵守這個規定,並誤以為最多就是罰款而已。

土赫提的小妹正是因為孩子太多而被關押,文件詳細記錄了她的案子。「其親屬中無嚴打收押,送培送教人員,其姐姐2001年出嫁至土耳其,本人與其從未聯繫,經社區與英也爾鄉闊什闊尕其村聯系,其親屬積極配合該村工作,表現較好,本人無現實危害,建議結業,社區列管。」

目前仍不清楚的是,土赫提的小妹是否已經被釋放。如果確實如此,她也可能依然處於嚴密監控下;她的一舉一動都會遭到監視和記錄。

土赫提表示,曾經聽一名兩年前逃亡土耳其的前獄囚說過在監獄內所受到的非人待遇,因此對家人非常擔心。

「我聽說,如果他們要是彼此交談就會挨打,並會單獨關押。」

她也聽說過關於犯人器官被移除並賣到中國其他的傳言。德國之聲在伊斯坦堡採訪過的其他一些新疆維吾爾人親屬也都一再提到有關「摘取器官」的說法。

土赫提表示,懷疑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女被送到官方在新疆專門為關押者子女設立的孤兒院。一些專家表示,這些孤兒院被用來進行嚴格的洗腦教育,旨在消除維吾爾文化和身份認同。

維吾爾武裝「準備戰鬥到底」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取得中共內部機密文件,揭露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內遭受思想灌輸及監獄式管理。(AP)
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內遭受思想灌輸及監獄式管理。(AP)

中國政府表示設立這些再教育營時為了對抗武裝暴力,北京政府也確實有理由為維吾爾極端主義感到擔心。2009年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爆發種族騷亂,造成140多人死亡,數百人受傷。抗議者襲擊漢族居民並焚燒汽車。

2014年,烏魯木齊一處集市發生恐怖襲擊,31人被打死。作為對此的回應,中國政府加強對於維吾爾人的監視和控制。

中國的維吾爾穆斯林長期以來在文化和政治層面遭到歧視待遇,導致廣泛的不滿和暴力對抗。

德國之聲在伊斯坦堡的一家小店鋪內見到一位穿著得體的短髮維吾爾男子,店外拉著簾子,外人難以一探究竟。他表示,自己曾在2015年與五六十名維吾爾男子一起前往敘利亞接受「自由敘利亞軍」的軍事訓練。

這位預備戰士表示,他們學習如何使用AK47沖鋒槍以及發射榴彈。

他說到敘利亞參加為期六個月的訓練營,目的就是為了回到新疆與中共作戰。他們計劃打擊軍事設施。除此之外,所有為政府工作的漢族人都是合法的攻擊目標。

他表情平靜地表示,他們「準備戰鬥到底。」

他承認,目前計劃已經失敗,因為他們中的好幾名成員分別在土耳其和歐洲遭到逮捕。

盡管如此,他表示仍在等待機會將計劃付諸實施。

雖然德國之聲無法獨立核實他的說法,但確實有其他維吾爾團體接受「自由敘利亞軍」培訓的案例。有報導稱,數百名維吾爾人曾加入「伊斯蘭國」軍事組織。

德國外交部去年年末編寫的一份秘密報告中表示,德國政府認為維吾爾分離主義者和阿富汗塔利班以及「基地組織」之間可能存在「聯繫」。

盡管如此,中國似乎正在以「打擊恐怖主義」的名義懲罰一整個族群,針對維吾爾語言,宗教和文化,並將民眾置於持續電子監控的天羅地網之下。

類似土赫提的兩個姐妹那樣的女性也成為了中國「反恐」鬥爭的犧牲品,而她們的「罪行」僅僅是生了太多孩子和申請護照。

「他們沒有理由也可以抓走你,」一名男子這樣對德國之聲表示。他妻子的小弟也在名單上。因為害怕中國政府的報復,他不願意用真名接受採訪。

但他堅持自己的小舅子是個安靜的大學生,沒有做任何壞事,

「他就是個普通人,」他表示,如果中國政府連他那個書呆子小舅子都要抓,那沒有人是安全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