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全世界供應斷鏈危機

2020-02-19 07:10

? 人氣

2020年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恐將重創中國經濟,若中國繼續推遲復工,則電子等科技產業為主、以中國做為生產製造上游起始點的全球供應價值鏈,極可能會陷入莫大的世界性困境。(資料照,AP)

2020年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恐將重創中國經濟,若中國繼續推遲復工,則電子等科技產業為主、以中國做為生產製造上游起始點的全球供應價值鏈,極可能會陷入莫大的世界性困境。(資料照,AP)

由於目前中國對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已達三分之一左右,比美國、歐洲和日本等強權國家合計貢獻率份額更高,以致此次新冠病毒疫情的衝擊影響,正倍受國際社會密切關注;對究竟會否引發全球生產製造供應斷鏈危機,尤更倍受警覺。

全球科技製造業生產大停滯風險

受新型冠狀病毒(nCoV, 世衛組織已給予定名COVID-19)擴散感染疫情影響,肇致生產製造活動的大停滯風險,中國當局為防制病毒疫情擴散,指令工商企業春節假期後延長停業,同時為避免企業員工假後復工出勤,而致疫情失控,目前確認已發出指令的省、直轄市和自治區,至少達到25個,約佔整體一級地方政府數之8成;截至目前大多數工商企業以停業至2020年2月9日復工情況為多數。但是,倘若在進一步推遲復工,則電子等科技產業為主的,以中國做為生產製造上游起始點的全球供應價值鏈,極有可能會在2020年第一季後半,就要立即停擺而陷入莫大的世界性困境。

中國政府本來已決定將截至2020年1月30日的春節加強延長至2020年2月2日。北京市2020年1月31日發出通知,要求市內企業在2020年2月9日之前原則上避免出勤。提出除電力和通信基礎設施、醫療機構和醫藥製造相關之外的企業,透過員工在家辦公等處理業務。目前,上海市和廣東省等地亦已將企業復工時間延長至2020年2月9日;湖北省則將春節更延長至2020年2月13日。

2020年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恐將重創中國經濟(AP)
倘若進一步推遲復工,則電子等科技產業為主、以中國做為生產製造上游起始點的全球供應價值鏈,極有可能會在2020年第一季後半,就要立即停擺而陷入莫大的世界性困境。(資料照,AP)

全世界半數以上智慧科技供應「產製斷鏈」

十年來中國早已承擔智慧手機和個人電腦等世界電子產品的大部分生產製造。英國英富曼公司(Informa plc)的調查估算,全世界智慧手機約65%、個人電腦約45%目前都在中國生產製造;中國大陸係從韓國、臺灣和日本等地,進口生產製造電子產品所絕對不可或缺的半導體和電子零部件,再匯聚於中國大陸電子製造服務(EMS)工廠,而後向全世界需求市場供應其最終產品。也就是說,今天中國生產製造職能角色,早已是全球供應價值鏈上游階段的最關鍵製造量能領頭羊,一旦萎退縮減或停擺,全球整體供應價值鏈勢必為之「斷鏈」或「頭段坳折」。

顯然,中國在廿一世紀20年代世界經濟架設中已是更具主導地位的領先者,而且也已更大程度地掌握到全球科技產業經濟部門的生產製造供應鏈絕對優勢,被整個世界高度競爭市場共同倚望最為價廉物美的核心製造工廠國家,乃至是全世界已然超越美國的最大內需消費市場,對產業及民生經濟影響力極其龐大深遠;世界金融海嘯危機後12年期間,中國更一直是全球經濟穩健成長的終極援手。

對全球高端科技產業經濟的嚴重性更可怕

今天幾乎全球科技產業經濟部門的絕大部分的生產製造過程中,祇要遭遇到有必不可少的小部件短缺,都必然會想到要從中國覓得補足,否則就可能讓整條生產線都得停擺或中止運轉,亦即「產製供應斷鏈」問題;而這一類型問題已然相當普遍發生於世界各地,尤其,越是先進國家越是輒見發生。

2011年3月11日於日本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及其伴隨而至的海嘯餘震,爆發的大規模世界級災害,就曾出現過這種「產製供應斷鏈」問題,帶給全世界製造業廠商莫大艱困挑戰;初時還有許多企業以為,祇要轉單到不同的供應商,必可以補足所欲購買的零部件,而有效趨避零部件供應短缺問題,但結果卻發現,「真正核心關鍵部件」竟然都是由同一家工廠所生產製造的。

當年日本震災海嘯「產製供應斷鏈」問題,似乎也將在武漢新冠病毒風暴出現,國際社會普遍研判認為,對全球高端科技產業經濟的後效嚴重性將愈益可怕。

日前,在武漢擁有工廠的本田和大金工業決定工廠復工為2020年2月17日;祇要外資廠商復工日的延長後情況與時間擴大至湖北省以外,影響將更巨大。

富士康的流水線工人,也是華為與眾多競爭企業獲取蘋果商業機密的管道。(圖/取自Flickr)
今天幾乎全球科技產業經濟部門的絕大部分的生產製造過程中,祇要遭遇到有必不可少的小部件短缺,都必然會想到要從中國覓得補足,否則就可能讓整條生產線都得停擺或中止運轉。(資料照,取自Flickr)

世界各地企業面臨零部件用盡問題挑戰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資料顯示,中國已是世界智慧經濟產業電氣和電子零部件的最大出口國,出口總額是德國5倍,占全球總出口額30%。

安聯研究院(Allianz Research)認為,新冠病毒疫情很可能導致全世界智慧經濟製造業在2020年上半年全面陷入衰退;其中,尤以智慧化產業核心的電子產品和電腦產業「供應斷鏈」風險最高。

亞洲新興經濟體尤其容易受到「推遲復工」的嚴重衝擊影響。韓國、越南、印尼和菲律賓,都有超過三分之一的製成品進口,來自中國的供應。

今天可以明確看出來的是,中國在全世界供應價值鏈的核心地位,已經扎扎實實加大了這種「推遲復工」所肇致「供應斷鏈」災難將蔓延至其他國家的可能性。尤其以亞洲新興經濟體將會最為脆弱,科技和電子產業的工商企業,亦是如此。

2020年中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恐將重創中國經濟(AP)
中國在全世界供應價值鏈的核心地位,已經扎扎實實加大了這種「推遲復工」所肇致「供應斷鏈」災難將蔓延至其他國家的可能性。(資料照,AP)

半導體關聯產業的供應斷鏈危機

今天中國既是美國半導體行業主要製造中心,更是美國產品的主要消費市場;美國半導體產業與中國關係早已根深柢固,雙方供應鏈關係乃人所共知的複雜,愈發使武漢新冠病毒疫情,對兩國半導體關聯產業的供應價值鏈影響更難逆料;以高端智慧電視機產品為例,每一個智慧部品都可能由幾十個更小零部件組成,而每個更小的零部件又是由更多其他零部件所組裝而成;絕大多數廠商公司本身,往往並不知道其主力供應鏈,究竟存在多少第三和第四層級(tiers)的供應商。

英特爾的中國客戶在2019年為其創造了約為200億美元的收入,高占其全年總營收額的28%;而手機晶片主要製造商高通,對中國市場的經濟依存程度更高,既有47%的年營收額(近120億美元),完完全全來自中國市場。

更引人矚目的是,全世界最大委內代工服務(In Sourcing)電子製造代工服務業(EMS, Electronic Manufacturing Services)巨擘公司臺灣鴻海精密工業,迄有生產製造工廠等固定資產之7成以上設置在中國大陸,各個基地總計擁有70萬~100萬名員工;鴻海的河南省鄭州市工廠,先前已被要求「工廠復工」必須延長至2020年2月9日;鴻海鄭州廠現在擁有的是,被視為今天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美國蘋果iPhone組裝基地工廠。

中國半導體重鎮武漢若疫情控制不如預期,恐牽動後續研發進度。(翻攝自紫光集團網站)
美國半導體產業與中國關係早已根深柢固,雙方供應鏈關係乃人所共知的複雜,愈發使武漢新冠病毒疫情,對兩國半導體關聯產業的供應價值鏈影響更難逆料。(資料照,翻攝自紫光集團網站)

全球智慧電子產業產品的失速停擺

鴻海在中國代工生產智慧手機、家電、遊戲機和伺服器等所有電子產品,向世界各地供應;自2020年2月下半月起,預計2020年3月上市的廉價版iPhone的供貨即將全面啟動,倘若因疫情停工長期化而導致生產陷入停滯,勢必導致這款新機種產品上市時間和庫存準備的推遲。

由於擔憂新冠病毒疫情延燒,中國地方政府已取消富士康2020年2月10日設定最低開工率50%的復工生產計畫;富士康是當今全球最大的iPhone組裝商,生產華為(Huawei)智慧手機、亞馬遜(Amazon) Kindle平板電腦以及echo音箱,同時還為惠普(HP)、戴爾(Dell)和多數主要電子產品品牌供貨。富士康復工生產計畫的推遲,當然更惡化了蘋果(Apple)、亞馬遜(Amazon)、谷歌和華為(Huawei)等全球智慧電子企業的「供應斷鏈」。

2020年2月10日週一《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指出,鴻海富士康已接獲中國政府同意鄭州廠復工,而深圳廠則還在協調當中;鴻海富士康的中國鄭州廠為iPhone最重要的生產據點,主要負責生產iPhone 11系列、iPhone SE2等,該廠立即可妄達成的復工率大約在40至60%左右。

富士康在中國湖南省衡陽市的代工廠。(取自中國勞工觀察)
由於擔憂新冠病毒疫情延燒,中國地方政府已取消富士康2020年2月10日設定最低開工率50%的復工生產計畫。(資料照,取自中國勞工觀察)

世界汽車產業最嚴重的供應斷鏈危機

過去不到15年時間,武漢已經發展成為中國蓬勃的汽車部件及配件出口樞紐;這一期間汽車部件及配件產業出口額整整成長了兩倍以上,而發動機和電動機的出口也成長了三倍以上。但因為這波新冠病毒疫情,已肇致很多生產工廠關閉。

中國2019年的汽車產量約為2570萬輛,在10年時間裏增至近2倍。零部件工廠不斷聚集於整車工廠的周邊,近年來出口也在增加。據中國媒體的報導顯示,中國2017年汽車零部件的出口額達到686億美元。按地區來看,對美國出口為25%,日本為10%,韓國為5%,德國為5%。

目前已是世界最大汽車消費市場,同時又作為全球零部件的供給基地向世界各地供貨的中國,由於受到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的擴大及中外資製造工廠停產「可能長期化」的影響,勢必會對全世界汽車生產重大衝擊。

中國以外地區也在這次疫情風暴中,真實感受到汽車產業零部件配件的匱乏。

義大利-美國汽車製造商飛雅特克萊斯勒(Fiat Chrysler)已經發出警訊,最近幾個星期內再不能從中國供應商拿到關鍵部件,勢必就要被迫停產,最有可能先行停止歐洲工廠的一部分生產;韓國汽車製造商現代(Hyundai)已被迫在2020年2月第一周關閉其在韓國本土的工廠;德國大眾(Volkswagen)也將其中國工廠的復工時間推遲至2020年2月17日。

祇要此次新型肺炎的影響持續發酵,則連美國本土汽車行業也無法置身事外。美國2018年從中國進口了110億美元的汽車零部件;作為進口來源地,僅次於墨西哥,排在第2位,進口對象廣泛,包括引擎零部件和驅動系統零部件等。除了來自中國的直接採購之外,在日本和墨西哥的零部件工廠進行二次加工之後進口的情況也很多。美國汽車廠商高管表示,「來自中國的零部件透過船運抵達,所以到採購停止還有2個月左右的時間。假設整車生產停止,日本和韓國首當其衝,但如果長期化,遲早需要壓縮產能」。

韓國現代汽車因來自中國零部件供給陷入停滯,在2020年2月4日以後,逐步停止位於韓國國內3地全部工廠的運行;現代汽車在屬於主力的蔚山工廠,自2020年2月4日起停止了高檔車「勞恩斯(Genesis)」的生產線的運行。關於停工時間,勞資雙方正在磋商,據稱至少將在約1周裏中斷生產活動。「現代」品牌的轎車和SUV的生產線也將在近期停工。

在瀋陽華晨寶馬大東工廠,工人在生產線上裝配汽車(新華社)
中國以外地區也在這次疫情風暴中,真實感受到汽車產業零部件配件的匱乏。(資料照,新華社)

對日本汽車產業衝擊特別令人擔憂

武漢新冠病毒(nCoV)疫情擴散感染影響,已經逐漸彰顯出生產供應鏈的大風險,對於全世界市場新霸主的日本汽車產業,可能產生的重大衝擊尤其最令人擔憂。

日本企業的生產對中國的依賴正在提高,電子和原材料等製造業整體都在受到影響;其中,更以對汽車零部件採購及其物流情勢的影響為最大。

近年來,中國汽車產業快速成長,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統計顯示,2018年來自中國的汽車零部件進口額達到約3470億日圓;達到「非典」(重症急性呼吸症候群SARS)2002~2003年爆發時10倍之多。中國當地勞動者技能提高,豐田和本田等在日本國內的工廠也廣泛採用中國製造的零部件。

本田在廣州擁有4家乘用車工廠,預計一部分工廠自2020年2月10日早晨恢復生產,但武漢工廠停工「可能長期化」必將對本田公司的整體經營造成影響。本田武漢工廠的年產能達到60萬輛,佔中國整體的約一半;而在中國的新車銷量2019年約為155萬輛,創出歷史新高,兩者支撐了今天本田的最關鍵業績,工廠一旦停產,造成本田業績的下行,將勢所必然。

豐田在中國國內運營與當地企業成立合資的「一汽豐田」和「廣汽豐田」兩家公司擁有總計4處工廠,都在2020年1月29日決定「停工至2020年2月9日」。關於復工生產的時間,則將視採購和物流狀況,綜合進行判斷;倘若停產狀況。陷入長期化」,就必然肇致可能對豐田年度業績的莫大影響。

豐田紡織向日本進口在浙江省生產的椅套,並向日本東海理化的基地供應在上海生產的安全帶的帶子部分;豐田旗下的中央發條向日本供給在中國製造的門鎖纜等;豐田公司評估認為,這幾種汽車內裝配件,目前都找不到可替代生產品類。

五十鈴汽車從中國進口汽車零部件「渦輪增壓器」的一部分零部件在武漢生產;雖然也致力採取從武漢以外城市採購零部件等,但祇要中國國內物流和通關耗費較長時間,都同樣會影響日本國內本廠的生產。

在位於嘉定的上汽大眾生產車間內,工作人員在生產線上安裝汽車底盤(新華社)
武漢新冠病毒疫情擴散感染影響,已經逐漸彰顯出生產供應鏈的大風險,對於全世界市場新霸主的日本汽車產業,可能產生的重大衝擊尤其最令人擔憂。(資料照,新華社)

「全世界供應斷鏈危機」可能率不高

究竟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的延燒會否肇致「全世界供應斷鏈」危機?

固然已成為當下全世界經濟社會所最大焦慮的政經環境變遷核心要項;但是,仔細審視做出如此推計測算的絕大多數跨國智庫機構設定「前提假設條件狀況」,幾乎都認定:其一,武漢新冠病毒疫情漫延擴散的頂峰階段未過;其二,行政當局強制干預民間部門工商業復工復業「可能定制長期化」;其三,中國產業經濟復工復業恢復正常營運時間,可能遞後到「連續兩個季度乃至三個季度」以上。

然則,從過去廿年數度「非典流感」或兩次持續演進的「新型冠狀病毒」經驗,冠狀病毒疫情的嚴重性如何,可以從「感染率」、「感染者死亡率」以及「疫情持續期程長短」為論段;依前二指標,以2007年N1H1冠狀病毒疫情為最嚴厲,2003年SARS第一次出現非典冠狀病毒流感居其次,而以刻正在於全國球轟傳的COVID-19最為輕微;前兩次疫情的經驗顯示,從爆發感染到消退期程,最長五個月或兩個季度不到時間,短者不超過一個季度亦即不逾三個月;這次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爆發於金鼠年除夕前一日,迄今尚未滿一個月,頂峰階段已經越過,估計在三月中旬前,可以消退,不過等同於多放了三個年假後復工,其所產生的製造供應落差,祇要「政府髒手」不作太多干預,經濟自行修復能力,可以很快復正。

因此,可以推斷:「全世界供應斷鏈危機」可能率不高。除非特定國家如美國,刻意政治化操弄,支使「類網軍」(美國操控下的主要西方媒體)以其廣泛作戰職能之空心配合,絕不報導百倍嚴重的美國nCoV疫情,同樣盛行中的歐洲疫情,單單祇卯足全力猛攻猛打中國武漢疫情之危殆,以政治性達成「唱衰中國經濟」「唱衰習近平統治力」之「大國博弈」致勝大戰略「敵中抑中抗中」目的。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