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愛滋(10):記者們慘遭迫害

2014-04-05 06:37

? 人氣

記者報導愛滋村孤兒也遭到迫害。(作者提供)

記者報導愛滋村孤兒也遭到迫害。(作者提供)

一部河南汙血愛滋病流行史,完全是一部血淚史。不僅維權病患者和將講出真相的醫務人員遭遇迫害和監控,報導河南愛滋危機的記者們也遭遇多方迫害,甚至演出央視記者被當地公安圍追堵截的場面。

2000年初,最早在華西都市報發表河南愛滋重災村文樓村報導的張繼承,很快失去在《河南科技報》的工作,而到另一家媒體就業。2001年8月,河南省委宣傳部下達檔,禁止任何省內媒體聘用張繼承。張繼承後來到北京,先後在《華夏時報》、《鳳凰週刊》和《南方都市報》工作,持續關注河南愛滋議題。

2000年10月,紐約時報記者羅林發佈河南愛滋危機長篇報導,採訪高耀潔醫生在病患者中的人道工作。隨後,中央和地方黨政部門開始迫害高耀潔,並稱紐約時報記者為美國特務。

2001年11月,中央電視臺記者陪同一名醫學人員去河南省睢縣東關村看望愛滋患者,受到十多輛員警追擊。據目擊者稱,場面儼然一場警匪大片。我們等待記者們將來公佈拍攝的鏡頭。

2002年1月14日,法國解放報記者在上蔡縣後楊村受到政府驅逐,引發村民暴動,記者一度被村民扣押,作為與政府談判的籌碼。後楊村是文樓村鄰村,也有3000多人口,近千人感染愛滋。

2002年5月初,義大利攝影記者ZIZOLA FRANCISCOZIZOLA FRANCISCOZIZOLA FRANCISCOZIZOLA FRANCISCO和翻譯彭定鼎剛到鄭州,就被河南省安全廳扣押。記者受到驅逐,翻譯被拘押兩天后,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押回北京後獲釋。

很多記者講述了在河南採訪愛滋議題的地下工作經驗。比如,北京的一名攝影記者,為了進入愛滋重災村而不被發現,提前幾天就不刷牙、不洗臉,蓬頭垢面,不易發現是外地來人。然後,跟隨送葬人流進入村莊,進行採訪。

著名攝影記者盧廣拍攝了愛滋重災村大量圖片,包括病危前的患者、孤兒等。他通常夜晚進入村莊,白天躲在人家裡,晚上再在各家走動,採集攝影素材。他後來講述自己數次逃脫當地政府抓捕的經歷。當時,當地政府對盧廣有專門的抓捕計畫。

根據未經核實的消息,2004年,河南省專門成立一個打擊記者片面報導、維護愛滋病報導公正性的委員會,專門對付外來的記者。河南省政府也開始主動接觸媒體,發佈對政府有利的消息。

最嚴重的情況就是,柘城縣公安局2003年專門成立了「防疫派出所」,就設立在當地愛滋重災村雙廟村裡,阻止記者們和公民組織來瞭解情況。

李長春擔任河南省長和書記的九十年代中期,河南出現汙血愛滋流行。2002年底,李長春擔任分管文宣的中共中央常委,中國媒體對河南愛滋議題的報導逐漸受到控制,河南愛滋議題成為中國最為敏感的政治議題之一。北京愛知行研究所網站因發佈一封要求追究李長春、李克強在汙血案中罪責公開信,而於2011年3月被關閉。

2011年12月1日,筆者的新浪微博帳號被關閉。隨後再關閉幾個新建立的微博帳號。基本都和發佈和河南汙血愛滋的資訊相關。我個人博客發佈河南汙血案的文章,在李長春任內,也是大多被刪除。

*作者為北京愛知行研究所、國立清華大學當代中國中心訪問學人(編按:作者投入中國河南愛滋防治與公衛研究多年,四年前流亡美國,仍持續關心大陸愛滋病人權議題。《風傳媒》特別商請作者以每周一篇,深入解析大陸愛滋病與公衛人權等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