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萬延海專欄:江天勇律師失蹤了!

中國維權人士江天勇自11月22日「失聯」迄今。(AP)

中國維權人士江天勇自11月22日「失聯」迄今。(AP)

江天勇律師「終於」失蹤了。和以往不同,這次人們不確切知道他是被誰逮走的,或出現什麼意外。但是,消息傳來,我依然是震驚和感慨萬分。最為難受的是,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可以幫到他本人或他的家人。好在他家人已經來到美國定居。

北京時間11月22日淩晨,江天勇的妻子對外發佈江律師失蹤消息。之前,江律師到長沙看望其他被捕律師家人,隨後,江律師乘坐高鐵準備返回北京。在他失蹤前最後發給親友的資訊是:在11月21日晚間從長沙南站乘高鐵返回北京,正點抵達時間為11月22日早晨6點30分。江天勇隨後與外界失聯。

近年來,我已經非常節制了對中國政府的批評,但對過去一起工作的同事出事卻無法保持平靜。我的思緒回到了十年前的春天。

江天勇與金變玲。(江妻金變玲提供)
江天勇與金變玲。(江妻金變玲提供)

2005年底,我們把大陸各地因為賣血、輸血或用血液製品而感染愛滋病毒的受害人召集在一起,商討維權、要求醫療單位和衛生部門賠償的大計,成立「中國輸血和用血製品感染愛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工作委員會」。委員會有十名委員和十名觀察員,委員必須是受害人本人或其家人,秘書處設立在我所負責的北京愛知行研究所。

春節剛過,委員會就在我的辦公室召開第一次工作會議。突然,消息傳來,有一些律師求見,希望為汙血愛滋受害人提供法律幫助。

我當時是有顧慮的。一方面,汙血愛滋受害人數之眾需要大量律師參與提供法律支援;一方面,我清楚明白,多領域協作維權無疑增加了政治敏感度。但委員會實行一人一票表決制,秘書處只能是執行委員會的各項決定。我把問題提交給了委員會。

於是,律師們被請進來接受委員們的面試。一問一答後,律師們退出門外,委員會討論和表決,同意律師們參與委員會相關汙血愛滋受害人群體維權工作。於是,我和江天勇律師們開始了合作,迄今已經十年過去了。

我們的合作是多方面的。我們也建立了私人友誼。江律師為人直率,願意為公共利益赴湯蹈火,完全是經典教材中的英雄氣概。他的無私無畏,許多人把他當作朋友。

2016年6月的北京街頭,王全璋律師的兒子給江天勇的一吻。(高曉攝/取自江天勇推特)
2016年6月的北京街頭,王全璋律師的兒子給江天勇的一吻。(高曉攝/取自江天勇推特)

江天勇1971年生,河南省信陽人。1995年大學畢業,到鄭州市第六十六中學,任語文教師。2001年取得律師資格證書,算是半路出家。2004年11月在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供職。那個所誕生了一批中國維權律師。

2009年7月,因參與維權工作,江天勇被北京市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我把他請到愛知行幫忙,給他發一份工資,算是他曾經的老闆。

2011年2月19日,北京茉莉花風起,員警抓捕了一批維權律師,包括江天勇、滕彪等。我當時已經來到美國。除發佈救援聲明外,能夠做的非常有限。他們教會朋友提醒,此去可能出不來了,是死是活都無法預測,需要把他家人接到海外來了。

我一分鐘沒有耽誤。北京時間一大早,我打電話給他太太。她和女兒當天晚上到達香港。原本準備安排她們來美國,但她太太擔心出走後不利於天勇安全,而且如果天勇出來後,知道妻子女兒走了,內心感觸一定淒涼。在香港居住一段時間後,她們回到了北京。

2011年2月16日被北京警方帶走而「失蹤」的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滕彪和江天勇(從左到右)。
2011年2月16日被北京警方帶走而「失蹤」的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滕彪和江天勇(從左到右)。

我時常炫耀自己救人的經驗。我也告訴老美的援助機構,不要反反覆覆的討論,不要多個機構協商,不要等到數十人知道了,半年後才安排好路程,但人卻被扣在北京機場。

兩個月後,天勇獲釋,但人已經很大變化。我們每次通話,他都試圖打斷,並告訴我,不要多說,他需要時刻彙報。我告訴他,不用擔心,需要彙報材料,我可以幫他準備,於是我們恢復了正常一點的通話。好在我們確實沒有什麼需要保護的秘密,除了服務物件的個人隱私外。

作為曾經被拘禁和經歷過酷刑的人,我明白他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試圖撰寫文章,分享個人經驗,幫助人們找到走出來的道路。我告訴自己,無論發生什麼,即便把我賣了,他們都是我的朋友。

後來,江天勇公佈了自己失蹤期間的經歷。他有點擔心,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最近幾年,我越來越遠離中國維權人士的圈子,因為幫不上忙,也擔心給自己、家人和同事帶來影響。我也對政局有一些抱怨。

江天勇律師失蹤了。再次出現是否可以出來、是死是活的問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只能是給他在美國的太太打電話,問候她和女兒的情況。再寫一篇文章,告訴世人,我沒有忘記這個朋友。回想十年前,意氣風發,恍如隔世。

*作者為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成員,投入中國河南愛滋防治與公衛研究多年,數年前流亡美國,仍持續關心大陸人權議題。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