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還是要追垃圾車!從「小燈泡媽媽」到立委 王婉諭:多了份責任感 

2020-02-09 08:00

? 人氣

從政治素人到國會立委,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王婉諭表示,自己並非為了從政而從政,因此進入立法院後還是會保持原本的調性,維持一樣的立場。(資料照,顏麟宇攝)

從政治素人到國會立委,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王婉諭表示,自己並非為了從政而從政,因此進入立法院後還是會保持原本的調性,維持一樣的立場。(資料照,顏麟宇攝)

「小燈泡媽媽」王婉諭承載著時代力量超過百萬票的民意,進入立法院成為不分區立委。提到當立委的感覺,王婉諭說,除了每次進入立法院時,對駐衛警的問候感到很不習慣外,就是在 「心情上多了一份責任感」。王婉諭思考了一下也說,她沒有刻意改變,下了班回家,同時還是媽媽、家庭主要照顧者的角色,甚至還是要每天買菜、倒垃圾。

談到現在的每天生活,王婉諭笑著說,還是要去菜市場買菜、煮菜給3個小孩吃,「也要感謝現在有24小時的超市,才可以讓我下班回家還能買菜」,就只是現在工作上多了一個角色。王婉諭也提到,她一樣常常會提著垃圾,去追垃圾車,「其實生活都是一如往常」。

20200201-立法院第十屆立委1日宣誓就職,時代力量主席邱顯智和立委王琬諭出席。(顏麟宇攝)
立法院第10屆立委在2月1日宣誓就職,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王琬諭(左)和時代力量主席邱顯智(中)共同出席。(資料照,顏麟宇攝)

對於從一個全新的政治素人,一路從參選到當選立委,到現任正式開始立委的工作,家人對於她的新工作,也是充滿好奇的。王婉諭說,「會啊,小孩都滿好奇的」;像是其實小孩就有問她,「如果當立委4年,想做的事情沒做成,那要怎麼辦?」王婉諭則回覆,有些東西的過程很重要,要盡力做到最好,不要愧對自己角色,也要隨時再面對、再調整。她也說明,很多時候與小孩的溝通, 都是用討論、對話式,盡量不要讓小孩有「上對下」的感受。

一腳踏入政治圈, 王婉諭認為,她從參選以來的生活,原本重心都是家裡,變成步調緊湊、行程很滿,很多事情都是一層一層的加上去,更從小孩的托育轉到工作為重心、倡議自己的角色。王婉諭也說,她身為一個委員,事情要看得比較全面,要聽到不同的意見,同時也要兼顧時代力量所堅持的公平正義立場。

「小燈泡」事件促關注司法 進立院議題無設限

過去在大學時是念地質科學,而到了研究所的時候則是轉為念材料科學,後來在「小燈泡」事件發生後,也開始關注司法議題。王婉諭指出,她從過去參與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經驗,希望未來著重在兒少、犯罪被害人的協助,「就是要讓許多應該改善的地方,可以更好」;同時過去有的專業,包括地質、材料等,往後也會多加關注環保議題,「不會有任何侷限」。

20191216-女童小燈泡案16日更一審開庭,被告王景玉出庭。(顏麟宇攝)
2016年,內湖發生隨機殺人的「小燈泡事件」,震驚各界。圖為被告王景玉。(資料照,顏麟宇攝)

對於未來在國會的初步想法,王婉諭認為,最該質詢的東西,就是很希望對台灣下一代好的立場, 能夠清楚表達給行政部門了解。王婉諭進一步說,其實跟公部門過去也已經交流很密切,自己的態度一致,就是不管是要面對哪個單位、角色,就是會依照專業、關心的議題,多講多了解。

「慢了就卡!」談吐節奏特殊 王婉諭慣以文字呈現議題

在訪談的過程中可以發現,王婉諭談話的語速其實不慢,甚至比許多人還要快上很多,同時也有著特殊的節奏。提到此事時,王婉諭坦言,確實知道自己講話很快、速度快,但已經有慢慢調整,比過去慢了;王婉諭也笑著說,原本還一度放慢「就會卡住」,根本沒辦法講話,經過一些時間的鍛鍊後,已經有比較好,「不過還是很多人說我講話很快啦」。

因此對於未來要呈現、實踐的議題,王婉諭認為,她主要會以文字、新聞稿的方式處理,因為她不是會一直講話的人,很長時間也都有透過書寫來整理情緒,「文字跟我的步調比較接近」,不會刻意改變。

最後,王婉諭也談到,她並非為了從政而從政,畢竟初衷很重要,就是要保持原本的調性,維持一樣的立場。王婉諭也舉例,像是她過去就有提倡應該要減少燈節提燈的使用,因此最近交通部觀光局送來提燈的時候,也預計會退回去,不會因為當了立委就有所改變。

從政治素人到現在已經是立委的身份,雖然時間是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但已有許多人都認為王婉諭的成長相當驚人,相信能夠如何維持初心,同時捍衛心中的公平正義,許多人都對她接下來的表現也持續關注著。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信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