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髮無情卻相思,頭髮是女人的青春與生命:《愛欲京都》選摘(2)

2020-02-09 05:10

? 人氣

日本御髮神社位於嵐山,來參拜的人如果希望頭髮永遠烏黑光澤又健康,可以委託神職人員,用剪刀將自己的頭髮剪掉五根,長度約兩公分。然後,裝在專用紙袋後,埋進「髮塚」。  這麼做,是以行動示志,表示堅信頭髮神藤原采女亮政之會因此庇護自己的冠頂與事業。(取自維基百科)

日本御髮神社位於嵐山,來參拜的人如果希望頭髮永遠烏黑光澤又健康,可以委託神職人員,用剪刀將自己的頭髮剪掉五根,長度約兩公分。然後,裝在專用紙袋後,埋進「髮塚」。 這麼做,是以行動示志,表示堅信頭髮神藤原采女亮政之會因此庇護自己的冠頂與事業。(取自維基百科)

二○一八年九月的燕子颱風,把嵐山長一百五十五公尺渡月橋東側的木頭欄杆吹毀了約一百公尺,所幸沒造成大礙,讓計畫在深秋赴嵐山賞楓的人鬆了口氣。

由於燕子颱風來襲、跑道被淹,關西機場的所有班機都被迫停飛。(美聯社)
由於燕子颱風來襲、跑道被淹,關西機場的所有班機都被迫停飛。(美聯社)

嵐山與社寺、廟宇、古城最大的區隔在於大自然景觀。尤其秋季,獲選為日本賞楓百景之一的嵐山,吸引遊客前來獵豔,渡月橋上絡繹不絕,直至夜幕低垂。

嵐山也適合夜遊。

十三世紀,龜上天皇(一二五九~一二七四年)在川上泛舟,吟詠詩景「くまなき月の渡るに似る」(萬里無雲夜空上的月亮,彷彿橫渡了整座橋似的)。架在桂川和大堰川上的整座古橋,完全沈浸在月色當中。「渡月」這個語彙和造景的意象,從此名垂歷史。

直到現在,月亮俯視的渡月橋仍在,鷹峰三山依舊挺拔,橋墩北邊的松樹也蒼翠千年。

唯老的是人,白的是頭髮。

日本唯一的「頭髮神社」(御髮神社)建立於此(一九六一年)。頭髮,是人的分身。骨骼以外,人體中,唯一能與大自然持久抗衡的,也只有頭髮了。

理容美容業者、想考國家證照的、要治療髮疾的⋯⋯,不能不到這裡拜個碼頭。

「髮位於人身上位,係造化之神所賜至美之自然冠頂。」告示牌清楚地點出頭髮的尊貴與重要性。

護髮有儀式可循。

來客如果希望頭髮永遠烏黑光澤又健康,可以委託神職人員,用剪刀將自己的頭髮剪掉五根,長度約兩公分。然後,裝在專用紙袋後,埋進「髮塚」。

這麼做,是以行動示志,表示堅信頭髮神藤原采女亮政之(生年不詳,一三三五年七月十七日歿),會因此庇護自己的冠頂與事業。

藤原是日本理髮和美容業者的祖先,原為武士之子。其父受宮廷所託保管寶物,未料寶物被竊。為了追回失落的寶物,他隨父親行腳全國,行腳時為了營生,沿路替婦人梳髮挽髻。因為手藝極為巧妙,牽一髮動全身,每能讓婦女煥然一新,彷彿重生。

頭髮是女人的青春與生命,這一點,無庸置疑。

くろ髪の 千すじの髪の 乱れ髪 かつおもひみだれ おもひみだるる。

烏黑的千絲亂髮,愈相思髮愈亂,髮亂愈是相思。

日本前衛女作家與野謝晶子(一八七八~一九四二年)的詩作「亂髮」,隱喻被愛情撩撥的心猶如千絲亂髮,被吟誦至今。

古代魔髮師藤原被以髮為業的現代後人仰慕追隨,十九世紀後,他的忌日成為理髮業的公休日,直到現在。頭髮神社的位處偏僻,低調沈靜。但和渡月橋一樣,於我都是難忘的景點。

二十五歲那年春天,與母親一起出遊嵐山。站在渡月橋上眺望無邊春景,被遺世的靜寂深深地吸引,種下二度求學時選擇京都的種籽。

如今,同遊的母親已作古多年,而我,也開始長白髮了。

《愛欲京都》平面書封。(蔚藍文化提供)
《愛欲京都》平面書封。(蔚藍文化提供)

 *作者為自由作家。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愛欲京都》(蔚藍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