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蔣介石(3):寸土片石 所在必爭

2014-02-21 07:44

? 人氣

蔣介石對付軍閥盛世才遊刃有餘,對付蘇卻備極艱辛(圖為盛世才,取自維基百科)

蔣介石對付軍閥盛世才遊刃有餘,對付蘇卻備極艱辛(圖為盛世才,取自維基百科)

八年抗戰,中國慘勝,丟了外蒙,周邊包括釣魚台主權歸屬依然爭議不斷。釣魚台的主權歸屬的是非很清楚,日本是戰敗國,領土限於本土四島。楊天石以〈蔣介石與釣魚島的主權爭議〉為題,指出1971年「保釣」運動風起雲湧,蔣介石提出:「寸土片石,亦必據理全力維護」的論述,係得之時任外交部長的魏道明,再經張群提出。蔣介石的用心固有安撫人心,與中共爭取海外華人特別是留學生和知識分子的一面,但畢竟表達了維護中國固有領土的決心。馬英九於2012年即引用蔣介石的用語說,「寸土片石,在所必爭」。

釣魚台之外,還有新疆。通過楊天石撰寫的〈蔣介石收復新疆主權的努力〉,可以看到蔣介石在抗戰階段,演出西線無戰事,而能保護國土完整的重要成就。就楊天石的看法,1942至1944年期間,若非蔣介石「因勢利導」,促使原來企圖獨立,加盟蘇聯的新疆軍閥盛世才內附,從而收回新疆主權,確保版圖,消除其分裂、叛變的可能。

楊天石指蔣介石「因勢利導」是指蔣介石為爭取盤據在新疆的盛世才內附的過程,其中又涉及蘇聯想要藉由蔣介石拉下盛世才,提供盛世才的判國證據,又以此要挾盛世才,蔣介石終於發揮了「因勢利導」的才華,既要安撫盛世才,又不宜得罪仍屬盟友的蘇聯。

1942年7月3日,蘇聯外交人民委員莫洛托夫以信函譴責盛世才並同時通報重慶。內容大致如下:盛建議蘇聯政府迅速在新疆、陝甘等地實施共產主義,推翻中國中央政府。蘇聯政府認為盛的「立場錯誤而有害」,曾向盛聲明,蘇聯政府斷不能同意在落後之新疆實施共產主義之政策,對中央政府,應矢誠擁戴,並與中央政府統一戰線,以與帝國主義奮鬥。

西安事變時盛世才支持張學良。蘇聯政府當即嚴斥張學良的「暴亂行為」,「徒為日本之侵略為虎作倀」,「有損於中國人民之利益」,同時勸盛世才以電報回覆張學良反對,更不能與彼「結合作亂」。

1941年1月,盛世才又建議,使新疆「叛離中國」,「成立新疆蘇維埃共和國」,「加盟蘇聯」。蘇聯政府堅決反對盛世才的建議。

雖然這是來自蘇聯的指控和要挾,但可以看到盛世才原初依附蘇聯的政治認識。盛世才和蘇聯交惡主要來自蘇聯對新疆資源和掌控一切的野心逐漸淩駕盛世才,加上盛世才弟弟盛世騏遭槍擊離奇死亡,讓盛世才驚覺自身地位不穩,而有反蘇之心,轉而求助中央。在反目的過程中,蘇聯暴露盛世才叛國投蘇,其實是威脅,並要進一步掌控新疆資源特別是石油。

盛世才為求自保也只能找上蔣介石。7月10日,盛世才起草致蔣介石書,陳述十年來「親蘇之實際詳情」,求蔣介石「察情見原」。盛世才自承對馬克思主義「夙居信仰」,1938年赴蘇,加入共產黨,以及被迫簽訂探採新疆錫礦合同經過。同時指控蘇聯計畫暴動,刺殺盛本人及軍政各機關忠實幹部,成立的蘇維埃政權,脫離中國版圖。現已認識到「蘇聯國家確實離開馬克斯主義,走向帝國主義侵略道路」,「掛著馬克斯主義假招牌,以援助落後國家與民族為名,暗中進行其侵略伎倆」。對莫洛托夫所述各事逐一以辯解,聲稱蘇聯一面是恫嚇,一面是挑撥,而「另一方面則是防制職與鈞座之接近。」

7月16日,蔣介石在重慶黃山官邸接見潘友新。蔣首先對潘友新面交莫洛托夫覆盛世才函表示感謝,甚至說自己「特別感動」,同時告訴潘,盛督辦亦已有檔報告。蔣稱:「我中蘇兩國本同為革命國家,更為同患難之友邦。若論現時處境,情勢尤屬如是。」蔣再次強調:今後兩國凡有關新疆之事,深盼能由蘇方中央政府與中國中央政府「洽商協議」。「只要一秉公平之精神,開誠商討,無不可解決之事。」

8月29日,蔣介石到蘭州,親筆書就致盛世才函:「千里咫尺,未克面晤為念。今日內子飛新,代中慰勞,聊表拳拳之心而已。餘托內子面詳,不盡百一。諸維心照。」 當日,宋美齡偕善於處理邊疆問題的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等飛抵迪化。第二天,雙方舉行秘密會談,就允許國民政府軍隊進入新疆,籌備設置新疆省黨部等問題達成一致。為了消除盛世才失去權力的疑慮,增強其內向之心,吳忠信特別和盛世才長談兩小時,告訴他:「中央對新絕對信任。此後新疆需要中央幫忙,中央即幫忙。如果不需要中央幫忙,則中央必一本過去政策,少加過問。」31日,宋美齡攜盛世才覆函飛返,盛函稱「所有尊夫人轉達鈞座一切意旨,均已敬悉。職今後唯有遵照鈞座一切指示,切實奉行,諸請勿念。」 這些往復函電顯示,蔣介石和盛世才之間的關係已經得到改善,但是,在日記中蔣介石總覺得,盛世才其人「多疑不決」,「心神不安」,還必須有所警惕,「預防萬一之變」。

9月5日,蔣介石聽取宋美齡的訪新彙報之後,認為盛對中央「已無恐惶之心」,決定「一以誠意待之,至其結果成敗,固不計也。」9月13日,蔣介石在日記中寫了一段「預定」,其中大體規定了中國東北、西北、西南的領土、國界和國防重點:

中國應以天山與昆侖山為西部國防之鎖鑰,而以阿爾泰山與希馬拉耶(喜瑪拉雅)山為其屏藩;東部以鴨綠江與黑龍江為國界,而以長白山與內外興安嶺為鎖鑰。東以山海關外東三省為東範圍,西以玉門關、星星峽外新疆、西藏為西範圍,即以新疆為我國前門之廣場,而嘉峪關實為中華東西緯線之中心。

第二年2月9日,蔣介石寫《三十一年總反省錄》,憶及盛世才內向及馬步青軍撤回青海等事件時寫道:「蘭州以西直達伊犁,直徑三千公里之領土全部收復,此為國民政府自成立以來最大之成功,其面積實倍於東北三省也。此不僅領土收復而已,蓋新疆歸誠中央以後,我抗戰之後方完全鞏固,日本更不能再有消滅我政府之妄圖,而俄國與中共之態度亦大為轉變,不敢復為抗戰之害。此非上帝賜予中華民族之恩澤,決不至此也。」

案,新疆當時是中國最大的行省,其面積是四川省的4倍,湖南省的8倍,安徽省的12倍,浙江省的15倍,將河西走廊及新疆的主權收歸中央,自然是一項重大成就。然而,後來的史實表明,蔣介石高興得太早了。盛世才雖有反覆終究離開了新疆,但蘇聯則積極在新疆活動,1944年11月12日,新疆出現「東土耳其斯坦人民共和國」臨時政府,就是蘇聯在幕後支持。歷史證明,蔣介石對付盛世才一流軍閥遊刃有餘,但是,對付蘇聯即備極艱辛,而這又不僅是新疆而已。

*作者為資深評論人,歷史學者

編按:楊天石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研究生院教授、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清華大學兼職教授。長期研究中國文化史與中華民國史。此前已根蔣介石日記手稿本及相關檔案發表《找尋真實的蔣介石─蔣介石日記解讀》1、2冊,第3冊即將出版,《風傳媒》特別邀請歷史學者、資深評論人王靖為作者導讀,全文分四篇逐日刊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